“轰轰轰…”

当一个比赛之中所有人都开始针对你,将你当成‘猎杀’的目标不再关注比赛本身的时候,哪怕你实力再厉害也无法跟他们正面抗衡。

叶风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所以他不再想着反杀后面追杀他的其他选手,他开始利用各种陷阱阻拦身后的敌人,并以最快的速度朝终点赶去。

“呜呜呜呜…”

当叶风骑着重机呼啸而过将一棵小臂粗的杂树撞断之后,一辆冒着炽热蒸汽的火车拉着汽笛隆隆冲了出来。

叶风虽然也不知道陷阱被触发之前到底是什么,但陷阱都是他布置的,所以一看陷阱发动的波动就能大概猜出来是什么了,因此他在用魔法放大的玩具火车冲出去的瞬间就拉升了。

不过他身后的那些人就没有那么好运了,他们因为追得太紧了直接被疾驰的火车呼啸着从脸上碾了过去,不少人的重机扫帚直接就被撞散架了。

看着身后突然少了一截的追击者叶风暂时松了口气,但很快他就不得不再次拧死油门,因为在他被这些人缠住的时候,邓布利多他们又摸到前面去了,这让他不得不改变路线,不然他就算能冲过去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终于,在一阵阵魔法的爆炸与闪耀之中,你追我赶的参赛者队伍冲出了禁林区域进入了黑湖区,而只要冲出黑湖区,终点就近在眼前了。

“咻~”

领跑的叶风当先冲向黑湖,而在叶风冲进黑湖赛区的同时,湖底的鱼人亦行动了起来。

“嗵嗵嗵…”

道道水柱冲天而起,许多巫师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直接被水柱击中冲了下来,而且这些水柱并不是瞄准飞天扫帚而是直接瞄准了上面的巫师,这导致不少巫师被击飞之后还没来得及掏出魔杖就被第二波水柱击中。

好在叶风在赛前全部分发有防护符箓,所以一这些人虽然有些被击飞甚至受不了强大的冲击晕过去了,但伤势最多也只有轻伤,不过如果任由他们落入黑湖之中,后续会不会出现什么危险那就不知道了,因为这些水柱攻击并不是叶风安排的。

叶风之所以如此肯定,除了他确实没有经手布置之外,更重要的是这些水柱有一大半是冲着他来的,而且更过分的是这些水柱中有不少还夹杂着锋利的鱼叉。

“卧槽,你们这是想要杀了我吗?”躲过一枚鱼叉之后叶风忍不住喊道,而喊完之后他看到了水中有一条巨大的鱼尾一闪而逝。

“鱼人?”

“我不是已经将钓到的鱼人送回去了吗?而且还赔了不少礼物跟丹药来着,那个鱼人离开的时候也是千恩万谢带着笑容离开的,现在怎么就翻脸不认人了?”

带着深深的疑惑,叶风赶紧拉升高度,不然继续下去肯定会被打下去,毕竟他的飞天扫帚在经过好几轮的惨烈遭遇战之后已经破得不成样子了,基本上也就只剩下一个壳了。

但是,水里的鱼人可不想就这样放他离开。

“轰!”

滔天的水柱冲天而起,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些水柱冲天而起之后并没有跟之前那样落下,而是宛如活物一般居然化作了道道触手朝他席卷而来。

“轰!”

几乎是在叶风躲过了其中一道湖水触手的同时,一道比他加飞天扫帚还要粗的水柱悍然拍下,水柱拍到湖面上掀起的激流差点将叶风都给打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