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那熟悉的狗叫声,叶风笑容灿烂的往自己家的方向走去,而跟在他身后的张秋看着越来越远的狗叫声隐隐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不过当她看到路过看到叶风的同村人都对他们露出灿烂的笑容并热情的跟他们打招呼时有放下了这些疑虑。

“呦,好俊俏的小女娃啊。小叶,你这是从哪拐来的?”

“三叔,这是我的同学,她是来我家玩的,不是我拐来的,拐人可是犯法的,被抓到可是会被直接打死的。”

听到叶风这话,那因为常年在地里劳作虽然一身腱子肉但却佝偻着身子的三叔认真的点了点头道:“好像也是,上个月隔壁村就有一伙拍花子进村拍人被发现了,结果等公家人到的时候就剩一个还能喘气了。”

“那可不,听说那个还能喘气的在送去医院的半道上也蹬腿了。”

村里基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所以农闲亦或者晚上吃午饭很多人都喜欢聚在树荫下谈天说地,现在这话题一起没等几分钟这里就汇聚了不少的人。

“要我说啊那伙拍花子活该,他们来动手的时候也不打听打听,隔壁村那可是等闲时连公家人都不愿意进村的大村,这伙拍花子居然敢进他们村拍人,那不是妥妥的厕所里点灯——找屎(死)嘛。”

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一人一句一件在二零年代以后很罕见,但在八九十年代在农村,特别是某些偏远落后之地却很常见的事情就被描绘了出来,将跟在叶风后面的张秋听得目瞪口呆。

看到张秋微张着小嘴一幅呆萌可爱的模样叶风不禁莞尔,不过看到这伙人聊的话题越来越偏越来越不能播,叶风赶紧道了声告辞拉着张秋离开了,而在叶风他们离开不久,随着炊烟慢慢消散不在人群也快速散去。

在农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是很正常的事情,现在太阳已经出来了,村里人也要趁着太阳还没有升高阳光还没有那么‘毒’赶紧吃早餐去做一顿农活了。

而叶风,他们闻着村中那不不浓郁繁杂的食物芳香一路前行很快就在一栋小别墅前停了下来。

这栋小别墅叶风也是出了一点力的,毕竟哪怕是双职工在这个年代想要盖一栋小别墅也非常的困难,哪怕是在乡下。

但是,现在让叶风尴尬的一件事发生了,他忘了今天并不是周末,也就是说,他的父母还在学校根本就不在家。

“唉,看来得违反一下校规才行了。”

“芝麻开门”

张秋:[・_・?]

看着那随着叶风的话落缓缓打开的大门,张秋的小脸上满是疑问之色。

“不是…阿拉霍洞开吗?”

听到张秋这话叶风一边往里走一边开口解释(胡诌)道:“阿拉霍洞开这个咒语开的是外国的门,但这里是华国,华国的门用外国的开门咒很显然是不行的,所以在国内,芝麻开门才是真正的开门咒语。”

看着叶风那张一本正经的脸,张秋虽然总觉得叶风的这个解释有什么不太对,但又觉得有点道理,所以她一脸茫然的点了点头跟着叶风往里走。

晚上,叶爸叶妈回到家看到那敞开的大门大惊失色。

“孩他爸,我们家不会是进贼了吧?”

“进贼?不能吧?我们家跟乡里乡亲的关系还是挺好的,他们看到了肯定会阻止的,会不会是你出来的时候没有关门?”

“不可能,我记得很清楚出来的时候我是关了门的。”

“会不会是你爸妈来了?我记得他们好像是有我们家的钥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