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先生,我的胡子是不是已经被你烧成灰撒入黑湖了?”

邓布利多这话瞬间让以为已经逃过一劫的他僵在原地,而当他转过身看到邓布利多正用一副‘果然如此’的目光看着他时,叶风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咕噜~”

“邓布利多校长我可以狡辩不是,我可以解释的。”

“您知道的,我还只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一个十一岁的孩子爱玩是很正常的吧?唯一有点不同的是我喜欢玩的东西不同,我比较喜欢钓鱼。”

“您也知道的,钓鱼的时候人在岸上是看不到水里的情况的,所以我想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信吗?”

叶风的话说完邓布利多并没有说话而是面带着微笑静静的看着他,这让叶风的心里有点发毛。

“邓布利多校长,您信我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会钓到您的胡子的,我还以为那是独角,是有鱼咬钩了才提竿的,我真的不知道那是您的胡子!”

“邓布利多校长,您是知道我的,虽然我经常会做出一些跟其他学生不一样甚至比较出格的事情,但我对您还是很尊敬的,就算‘偶尔’会打扰您的休息,给您的菜里加辣椒,在您喜欢的甜点里抹芥末,但我并不是一个坏学生。”

“一定是黑湖干得!”

“没错,邓布利多校长,您想啊,我一个一年级的小巫师怎么可能掌握得了类似幻影移行的魔法,所以一定是黑湖里面的水怪啊什么的搞的鬼,没错,一定是!”

黑湖:“¥#@%…”

此刻的黑湖肯定觉得很冤,毕竟他虽然叫做黑湖但其实湖水还是很清澈的一点都不黑,可现在一口巨大的黑锅直接就盖在了它的身上,要是洗不清的话黑湖就真的成为黑湖了。

看着极力撇清自己关系的叶风邓布利多却突然笑了,因为他在这一刻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

之前因为叶风无论是行事作风还是思考问题的方式跟角度都跟大人一样,所以邓布利多一度怀疑过叶风是某个老怪物利用某种魔法侵占了这具年轻肉身之后的化名,但这一刻叶风那种孩子气般的帅锅行为跟做法完全打消了邓布利多的这个想法。

是,之前叶风的想法跟做法确实与和他同龄的小巫师有所不同,但其实他在心性上依然还是一个孩子,只不过相较其他的同龄人他要更加成熟罢了。

因为看破了这一点,虽然叶风不知道用了什么原因薅掉了他的一大把胡子,但邓布利多却不怎么生气了,因为用这一撮胡子换一个如此重要的信息,他觉得太值了。

Σ(っ°Д°;)っ

看到邓布利多居然笑了叶风瞬间寒毛直竖。

说实话叶风不怕邓布利多生气甚至罚他,因为无论是什么惩罚只要罚了那就代表这件事到此结束了,所以被罚什么的叶风并不害怕。

但邓布利多在他‘解释’完之后居然笑了这就有点恐怖了。

“邓布利多校长,我错了!”

“邓布利多校长,您罚我吧!我保证一个月之内再也不到黑湖这里来钓鱼了,您…能原谅我吗?”说完,叶风小心翼翼的抬头看着邓布利多。

看到叶风被吓成这样邓布利多也终于回过神来了,他收起了脸上的笑容严肃的说道:“叶先生,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轻易的就承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