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咕嘟咕嘟~”

坩埚之中带上了点点红色的汤水在不断沸腾,当叶风将那切成薄片的羊肉放到坩埚之中的瞬间,一股浓郁的肉香随之飘起,亦是此时叶风掏出了自己的魔杖。

“忘记带筷子了,就用这魔杖先将就一下吧。”说话间,叶风随手擦了擦自己的魔杖就直接将魔杖伸到坩埚中,将放到里面的羊肉豁开。

讲台上,疑惑万分的斯内普看到叶风居然用魔杖搅拌坩埚之中的‘魔药’当即就气得暴跳如雷,因为魔药学是他非常喜欢的学科,他不允许有人在这门课上乱来。

“你叫叶风是吧?能告诉我你在做什么吗?”

听到声音叶风抬头就看到了一张异常阴沉可怕的脸,就在他旁边的赫敏哈利他们听到声音看过了的瞬间就被吓到了,赫敏更是因为离得更近直接失手将坩埚都给打翻了。

“嗤!”

被打翻的坩埚洒出来的半成品魔药发出了剧烈的滋滋声,一股黑色的烟雾直接升腾而起,吓得斯内普当即就掏出了魔杖,用一个小魔咒直接将那团黑烟给驱散了。

看到这本来就生气的斯内普更加的生气了,他眼神凶厉的盯着叶风跟赫敏说道:“我觉得,你们不太合适魔药课。”

叶风虽然没有看完哈利波特系列电影,但一些比较基础的‘知识点’他还是知道的,所以他以前对这个虽然会处处针对霍格沃兹,但却在暗中一直默默保护哈利的老男人并不讨厌。

但是,当斯内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叶风生气了。虽然叶风不知道斯内普是用什么标准评定的,但仅仅只是因为打翻了一个坩埚就当着所有同学的面说赫敏不适合魔药课,而且还是在被吓到的情况下这绝对是不对的。

于是,叶风直接将之前放到旁边的试管拿了起来。

“斯内普教授,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们格兰芬多学院,但仅仅只是因为一点小事情就说出如此伤人的话,我觉得这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该做的事情。”说话间,叶风幌了幌手中的试管。

看到叶风居然敢反驳自己本就气在头上的斯内普当即就好开口训斥一番叶风,但他的话还没有开口就闻到了混杂在肉香之中的一丝淡淡‘异味’,这让他豁然看向了叶风手中的试管。

“这是…治疗疥疮的药水?而且看颜色跟味道,品质还相当的不错,都快赶得上我炼制的水平了。”

看着叶风手中的魔药斯内普沉默了,因为他从未见过在魔药方面如此有天赋的学生,他得承认哪怕是他,也绝对不可能在只听过一遍之后就能按照书本的要求找到正确的材料,并按照正确的顺序,数量添加进去熬制成功。

而叶风,他不但熬制成功了,而且品质还非常的不错,甚至可以说这品质已经比一些魔药课的老师熬制出来的还要好了。

这一刻斯内普纠结了,他想收回自己的话,因为叶风确实太过优秀了,但作为老师他又有点抹不开面子,特别是叶风还是格兰芬多的,而且还是在哈利的面前。

最终,斯内普甩了下袖子转身往讲台上走去并气愤的说道:“叶风先生,虽然你熬制出了质量不错的魔药,但因为你顶撞老师,格兰芬多还是要被扣掉五分。”

“还有,能给我解释一下你现在熬制的这锅‘魔药’吗?我可不记得教过你往魔药中加切好的羊肉片的,而且还用魔杖来搅拌。”

“魔杖之所以能发挥作用就是因为它是用蕴含后魔法元素的材料制造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制作魔杖的材料也是可以用来熬制魔药的。”

“叶风先生,告诉我,你用魔杖去搅拌熬制中的魔药,你是想将魔杖也当成材料加进去吗?”

看到斯内普服软了不再咄咄逼人,叶风也没有揪着不放,开口解释道:“斯内普教授,其实你误会了,魔药我早就已经熬制好了,现在我面前的这锅并不是魔药,而是我的早餐,而这个在我们的国家,我们将它称之为——火锅!”

斯内普:“……”

“呼~~”

沉默了好一会斯内普长长的吐了口气,语气平静的说道:“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在用坩埚煮东西吃,而不是在熬制魔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