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锦奕小朋友盛情难却,江觅只好留了下来。

江觅是第二天上午离开的,去了外婆家,给刘沛沛小朋友补习功课,由于这段时间的补习,加上刘沛沛妈妈这段时间对她严加管教,这次月考,刘沛沛考了一个不错的成绩。

晚上九点,江觅回到了学校宿舍。

张大猛告诉他一件事,“江觅,你知道今天是林宛的生日吗?”

江觅刚刚在洗漱池前洗了脸,头发和眉眼都带着湿漉漉的水珠,他拿挂在衣柜上的毛巾擦了擦,问:“林宛的生日?”

“我看到她刚刚发的空间了,和室友去聚餐了。”张大猛和林宛加入了一个社团,所以有对方的□□。

“你给人家发个生日祝福呗。”张大猛提醒道。

江觅微微一怔,过了两秒后,他拉开椅子坐下,说:“算了吧。”

“算了,什么算了?”张大猛坐在电脑前,已经准备玩游戏了。

江觅说:“还是不说了。”

张大猛不解:“你不是喜欢人家吗?”

“哪里有喜欢她?”毛巾用力擦拭几下头发,江觅回过头说,“只是对她有几分好感。”

“那不就是喜欢吗?”张大猛问。

“当然不是。”江觅想了想怎么解释,“喜欢是想要和对方在一起,好感只是想要和对方发展,看看能不能进展到想和对方在一起。”

“那你现在,好感没了。”宿舍里其他两人约会去了,只有张大猛这只单身狗发出质疑。

江觅道:“我很忙,抽不出时间谈恋爱,算了吧,不要耽搁人家女孩子的时间了。”

“时间是海绵,挤挤就有了呗。”张大猛劝他,“林宛是个好姑娘,除了长得漂亮,她还参加了社工协会,每个月都去敬老院孤儿院或者下乡慰问孤寡老人。”

“那我就更不能耽搁对方的时间了。”江觅说。

张大猛目不转睛地盯着江觅看了一会儿,说:“江觅,你就承认吧。”

“承认什么?”

“你不喜欢林院花。”

江觅笑了一笑,“我从来就没有说过我喜欢她,我一直都说的是,我对她有好感。”

张大猛盯着他的脸看了几秒,咬牙切齿地道:“江觅,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女孩子才能入得了你的法眼。”

江觅也很好奇,他将来到底会喜欢上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会想和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组建家庭。

**

翌日,江觅上午去学生会处理了点事情,吃过午饭便一直泡在图书馆。

临近期末了,图书馆的人有变多。

江觅不知道学习了多久,书桌对面有人坐了下来。

江觅抬起头,林宛同学腼腆地对他笑了笑。

江觅握着笔的手稍紧,但是图书馆四周都是人,他什么都没说,礼貌地对林宛同学颔首。

下午六点,江觅收拾好东西,准备去食堂吃晚饭,林宛同学见状,也跟着江觅收拾东西去吃晚饭,江觅没有拒绝对方。

两人一起出了图书馆,往距离女生宿舍更近的食堂走去。

直到走到未名湖畔,四周行人明显减少。

江觅转过头,对林宛道:“昨天是你的生日?”

林宛伸手,将脸颊侧的一缕碎发撩到耳后,说:“你怎么知道?”

江觅说:“我昨晚看到你发的空间了。”

林宛听到这话,心忽然往下一沉,她不是喜欢发空间的人,大半年才发一条,昨天下午刻意发的那条朋友圈是因为想……

她昨天发了那条空间后,收到了很多同学的祝福,祝福她生日快乐。

但是没有江觅,她以为是他没有看见,但现在他的意思是,他看见了?

江觅见林宛脸色变白了,心里说了句抱歉,又佯装若无其事道:“我想了想,我现在还不饿,你去食堂吃饭吧,我回宿舍了。“

江觅说完,转过身,走向京大法学院男生宿舍。

林宛呆呆地望着江觅的背影,有些想叫住江觅的名字,但她是内敛害羞的性格,去找江觅吃饭,问他明天还来不来图书馆,已经耗费掉了她很多的勇气,现在江觅拒绝的态度那么明显,她没有勇气追问江觅是什么意思。

江觅则是在心里又对林宛说了句抱歉,喜欢江觅的女生挺多,追求他的女生亦不在少数,不过江觅从未对谁产生过歉疚之情。

只有林宛,毕竟她是唯一一个,他给过希望的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