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觅觉得梁锦奕小朋友委实讨他喜欢,弯腰将小团子抱了起来,走向秋心苑。

而梁锦奕没得到他比狗狗好的承诺,不满意地追问:“哥哥,你是不是,喜欢我,超过狗狗。”

江觅觉得梁锦奕小朋友独占欲真的蛮强,连和狗狗的地位都要竞争,但是小朋友一般都有独占欲,他记得刘沛沛三四岁的时候,他去她家,恰好她一岁的小表弟也在,他想碰小表弟一下,刘沛沛连忙拉着他的手走远,说和她玩吧。

长了一两岁后,独占欲则明显降低。

梁锦奕虽然比沛沛大一些,但他生活环境和沛沛不同,五个多月前,他长时间独处,没有人和他交流,作为兽的本能更多,等他再长大一点,这些占有欲就会消失很多,所以江觅没太在意。

他随口回答了小朋友的话,“当然更喜欢你。”

梁锦奕小朋友心满意足地搂住了他哥哥的脖子。

这时候,江觅放在衣服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江觅单手抱着梁锦奕,另外一只手摸出手机接通电话,电话是林叔打来的,他说他已经到秋心苑小区正门口了。

“林叔,你等我七八分钟,我正带着锦奕往回走。”

“行。”林叔回。

挂断电话后,江觅手机塞进兜里,提醒梁锦奕小朋友,“林叔来接你了。”

刚刚江觅就和梁锦奕小朋友沟通过他要回家了这件事,梁小朋友虽有不舍,很快接受,他脸蛋贴了贴江觅的脸颊,又奶声奶气地问出一个问题,“哥哥,你下周,会接我放学吗?”

周三接他放学是请了假,周五去接梁锦奕小朋友是因为他们月考,他提前交卷了,下周按理说不能了,“哥哥周五可以接你放学。”下周是云德高中一年一度的校运会,周四周五举办,根据去年的经验,不到五点放学,恰好去接梁锦奕小朋友。

梁锦奕小朋友不由欢呼了一声。

时间一晃而过,一眨眼就到了云德高中一年一度的秋季运动会,云德高中每个年级重点班施行小班教学,人数在三十出头,其他十几个普通班人数都在五十以上,因为人少,江觅班上几乎每个人都报名了一两个项目。

江觅也不例外,报名了一个男子四乘二百接力,和一个男子一千米,运动会高三不参加,高一高二一共四十二个班,他们班接力比赛拿了八名,一千米男子跑步江觅倒是跑了第二,前五名都有有奖品,江觅得到了一个文具盒和一个笔记本。

运动会的闭幕仪式在周五下午四点举办,云德高中每位发言人都言简意赅,不到五点,结束演讲,高一高二放假。

梁家的车已经在校门口等待,江觅和梁绪平去宿舍拿了书包,便坐车去红太阳幼儿园。

大概等了二十分钟,轮到大一班放学,江觅没等多久,就看见梁锦奕小朋友背着小恐龙书包,穿着红太阳幼儿园的英伦风校服从里面冲了出来,扑在他身上。

“哥哥,我好,想你啊。”梁锦奕小朋友从不吝啬表达他对江觅的喜欢。

江觅摸了摸他的脑袋,牵着他的手准备向停车场走,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小朋友喘着粗气,叫梁锦奕的声音。

江觅脚步停下,转过头。

梁锦奕看见来人,很轻地皱了下眉。

很快,背奥特曼小书包的小朋友气喘吁吁地跑到了梁锦奕跟前,他不死心地问:“你后天真的不来我的生日会吗?我妈妈会为我准备五层的大蛋糕,蛋糕上面有迪迦,艾斯,杰克,佐菲,赛罗,泰罗很多奥特曼的!”

梁锦奕撇撇小嘴,不耐烦地说:“我又不喜欢奥特曼。”

庄梓航眉头一扬,“还会有很多小饼干,各种味道的。”

“我也不喜欢吃饼干。”

庄梓航急了,“可是还有很多朋友,我们可以一起玩游戏啊。”

谁要和你们一起玩游戏啊,梁锦奕握紧江觅的手,向庄梓航炫耀道:“我哥哥会陪我玩游戏的。”

只是梁锦奕小朋友的话刚落下,江觅的声音随即响起,“小朋友,你放心,锦奕周日会去参加你的生日会的。”

梁锦奕愣了,他呆呆地看着江觅。

江觅温和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庄梓航得到了梁锦奕家长的承诺,异常兴奋,他开心地对梁锦奕小朋友道:“梁锦奕,那你周末一定要来啊。”

梁锦奕不太乐意地嗯了一声。

庄梓航邀请到了全班最好看的人去他的生日会,心满意足,蹦蹦跳跳地和他的父亲走远了。

梁锦奕小朋友的却不太开心了,他望着江觅,怏怏道:“哥哥,你为什么,答应我,去他的生日宴?”

江觅很有耐心,“锦奕,你在学校里,都是自己玩自己的,不和同学玩,也没有朋友,是吗?”梁绪平其实挺关心梁锦奕的,江觅也是,两个人都很清楚他在学校里的状况,梁锦奕在学校有些孤僻,不喜欢和同学一起玩,喜欢独自做事,玩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