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过午餐,梁绪平便让林叔来接梁锦奕,梁锦奕得到江觅放假了就来看他的承诺后,才满是不舍地离开。

有同学打趣道:“诶,梁绪平,那不是你的弟弟吗?”

梁绪平手里拿着相机,见梁锦奕小手扒着车窗,满心留念地望着江觅,梁绪平拍了一下江觅的肩膀说:“我送给我江哥了。”

江觅冲着梁锦奕摆了摆手,见梁家宾利车开远了,他将手上拎着的书包随意地挎在右肩,笑着嗯了一声,“是我的亲弟弟了。”

话落,江觅笑着道:“走吧,不是说去网吧打游戏吗?”

“对对对,好久没玩诛仙了,我们快去,晚了就没机子了。”一个男生急忙忙催促道。

于是一群十六七岁的少年在午后温煦的阳光下,笑闹着冲向不远处的网吧。

游戏玩到下午五点,一行人打道回学校,能进云德高中的学生成绩都很不错,能进一班的,更是学霸里的学霸,大家虽然周末玩的挺激动,但是回到学校,上了一节晚自习后,就都回到头悬梁锥刺骨的勤奋里。

江觅自然也不例外。

学校里的生活枯燥无味,却也足够充实,偶尔晚自习下课,他还能接到梁锦奕小朋友打来的电话,也说不长,最多十分钟。

一晃就又是周四。

江觅一般晚上十一点过洗漱睡觉,今天遇到两个比较有意思的数学题,耽搁到了十一点半,他合上练习册,起身去阳台洗漱,洗漱后他准备睡觉了,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江觅宿舍里还有同学奋笔疾书,江觅不想打扰他们,拿起手机,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外,关上阳台玻璃门后,才轻声接通了电话。

这个电话号码是林叔的,不过梁锦奕小朋友没有手机,给江觅打电话,一般都用林叔的手机。

不过梁锦奕小朋友一般在江觅下晚自习时候打,现在都十一点半了,他有点奇怪,今天为什么打的这么晚。

江觅刚叫了声锦奕,这个时候,梁锦奕略带虚弱的小奶音在手机那头响起,“哥哥,我病了,你来,看看我,好吗?”说完,他还重重地咳嗽了几声。

病了?

“病了,什么病?”江觅语气稍显急切。

电话那头传来窸窸窣窣动静声,间或者还有林叔压低了的说话声,半分钟之后,江觅听到了林叔的声音,“江少爷,小少爷昨晚上着凉了,今天有些发烧,不严重。”

江觅微微松了口气,这时候,电话那头又传来了梁锦奕中气不足的小奶声,弱弱的,“哥哥,你来,看看我,好吗?”

江觅还没回答,林叔声音先响了起来,“锦奕,现在已经十一点半了,哥哥明天还要上课,我们不是说给哥哥打个电话就好吗?”

“哥哥。”梁锦奕听不进去林叔的话,在电话那头虚声撒娇道。

江觅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都已经十一点四十了,明天早上他还要六点半起床。

江觅声音放的很柔,“锦奕,哥哥明天就放假了,放了假就来看你。”

“哥哥。”梁锦奕在电话那头不死心地喊。

“你现在也应该乖乖睡觉了。”江觅又说。

梁锦奕这才彻底打消了要求江觅来看他念头,他小身体在床上躺好,自己把被子扯到下巴,语气有点闷闷的,但依旧乖巧,“我,睡觉了。”

“真乖。”江觅又温声和梁锦奕说了几句话,才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后,江觅拉开宿舍玻璃门进去,脱掉拖鞋上了床,但是躺在床上,闭了一会儿眼睛后,脑袋里自动浮现了梁锦奕小小一团,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地说哥哥来看看我的样子。

江觅犹豫了一会儿后,忽然睁开了眼睛。

江觅宿舍一共四个人,梁绪平学习用功,但是睡眠比较多,晚上睡不好第二天学习效率就会减弱,十一点就上床睡了,现在隔着薄薄一层床帐,还能听到他均匀的呼吸声。

而另外两个室友还在埋头苦读,见江觅轻手轻脚地从床上下来后,穿外套裤子鞋子,一副要往外走的样子,室友停下了手里的笔,转过头问他:“江觅,你还要出去?”

“嗯,有点急事。”江觅系好鞋带,叮嘱道:“不要告诉老师,我过会儿就回来。”

室友比了个OK的动作。

云德中学是寄宿制高中,过了十点之后,不能随意外出,不过江觅也不打算走大门,他绕到学校后门最矮的那堵墙旁边,踮起后脚往上一跃,双手够住围墙墙头后,江觅双脚借力在墙上一踹,十六岁运动细胞发达的少年很容易就爬到了墙上,跳到墙外后他拍了拍膝盖和双手的灰尘。

云德高中位置不算特别偏僻,加上北市是首屈一指的大都市,没过多久,江觅就打到了一辆出租车。

小半个小时后,准备休息的林叔接到了一通来自江觅的电话。

“江少爷,有什么事吗?”林叔问。

“林叔,我到你们别墅区的大门口了,麻烦你通知保安,放我进去。”

***

十分钟后,林叔亲自打开了梁家别墅主楼巍峨气势的黄花梨雕花大门,他带着江觅上了二楼,动作轻柔地推开了梁锦奕的房门,说话的声音很轻,“小少爷在床上躺了大半天,十来分钟前才睡着。”

“我去看看他。”江觅说话声也很小。

林叔嗯了声。

江觅抬脚走了进去,梁锦奕卧室里的墙角亮着两盏光线柔和的小夜灯,借着夜灯氤氲朦胧的光线,江觅走到梁锦奕小朋友的床边,梁锦奕小朋友睡觉喜欢蜷缩着身体,他的肉基本都在小脸上,身上没有几两肉,蜷缩着小身体,本来就小的小人儿越发小了,只有小小的一团。

江觅仔细地端详了梁锦奕的脸色,见他脸色不是很苍白,他准备退出去了,这时候梁锦奕小朋友翻了个身,被子滑落到了他的小屁股上。

江觅弯腰,动作轻和地将被子拉高到小朋友的脖下,准备收回手的时候,他的食指忽然被小朋友的小手紧紧攥住了。

江觅抬眸看着梁锦奕,就见梁锦奕掀开了一点眼皮,意识朦胧地叫了声哥哥。

江觅轻轻地应了声,双眼朦胧的梁锦奕小朋友抓紧江觅的手指,闭眼继续睡了过去。

梁锦奕小朋友其实是精力特别旺盛的小朋友,他睡眠少,第二天,依旧是天还没亮就睁开了眼睛,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握着一截被子的小手,不太开心地松开了它。

林叔扭开房门,见梁锦奕已经坐了起来,林叔笑着走进去,柔声问梁锦奕小朋友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梁锦奕不爱理人,所以就没回林叔的话。

然而林叔找到了对付梁锦奕的办法,“你江觅哥哥昨晚上来看你的时候,还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