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欢哥哥亲你吗?”江觅柔声问。

但是声音刚落下,小朋友热烈的亲吻就落在了他的侧脸上,吧唧吧唧吧唧,好像要将他整张脸都抹上属于他的痕迹。

“好了,梁小狗。”江觅笑着将梁锦奕抱远了一些。

而这个时候,楼下也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江觅抬手擦了擦梁锦奕小朋友在他脸上留下的黏湿痕迹,叮嘱梁锦奕,“哥哥的爸妈好像回来了,哥哥去看看,你乖乖的。”

江觅走了出去,刚准备下楼梯,果不其然,看见了正上楼来的妈妈。

刘琴手里拎着一个纸袋子,见江觅换了睡衣,她举高了手里的纸袋子,“刚刚回家的路上经过一家服装店,锦奕今晚上不是在我们家睡吗?我给他买了身睡衣。”

江觅说:“刚刚林叔送了他的洗漱用品和睡衣来。”

刘琴顿时感到遗憾。

江觅伸出手,“妈,你买的什么样的睡衣?”

刘琴将袋子递给江觅,江觅接过后打开,发现居然是一件特别可爱的恐龙连体睡衣,睡衣后面还带个绿色的小尾巴,恐龙睡衣上帽子也带两个尖尖的绿色耳朵。

刘琴很亢奋:“我开车经过橱窗时,看到这身衣服就觉得很适合锦奕,他长的太好看了,穿上一定很乖。”

江觅也正有此感。

于是他拿着小恐龙连体睡衣回了房,梁锦奕看见江觅回来了,双膝跪坐在江觅床上,眼神变得兴奋。

江觅举起了手里的恐龙睡衣,说:“锦奕,我们换件衣服穿好吗?”

梁锦奕无所谓穿什么衣服,见哥哥提出换件衣服,他立刻点头道:“好啊。”

于是很快,江觅就把他身上的睡衣脱掉了,换上了他妈妈买的小恐龙连体睡衣。

梁锦奕没穿过连体睡衣,尤其是没穿过还有尾巴的衣服,他小身体被裹在毛茸茸的睡衣里面后,整个人都有些懵然,愣愣地望着江觅。

江觅又笑着给他戴上睡衣上的帽子。

而刘琴女士看着这一幕,看着穿着毛茸茸玩偶睡衣的漂亮小孩在模样清俊的少年怀里发呆的样子,没忍住,拍下了梁锦奕和江觅人生第一张合照。

有江觅的陪伴,梁锦奕在江家度过了一个乐不思蜀的晚上和一个早晨。

上午十点,梁家来接梁锦奕回去的车停在了江家小区门口。

江觅抱着梁锦奕走了过去,只是他想把梁锦奕塞在车厢里,梁锦奕双手紧搂着他的脖子,不愿意放开。

“锦奕,昨天晚上你是怎么答应哥哥的?”江觅声音沉了点。

梁锦奕身体颤了颤,心不甘情不愿地松开了江觅,一双像是布偶猫般漂亮眼睛满是不舍地望着江觅。

梁绪平站在车门边,让林叔快点开车,把梁锦奕带回去,转过头问江觅,“我们现在去买给张瑞的礼物?”梁绪平不和林叔回家,今天是他们朋友张瑞的生日,他们和张瑞关系不错,上周就邀请他们这周日一起吃午饭,吃午饭前他俩计划先去买生日礼物。

“嗯,现在买了,再去烤肉店正合适。”江觅做好了直接出门的准备。

“行。”梁绪平说。

林叔刚给梁锦奕小朋友系好安全带,准备关上车门,梁锦奕脑袋忽然从他身体旁边探出来,“哥哥,你不去,学校?”

江觅解释:“哥哥现在要去和朋友一起吃饭。”

梁锦奕身体在安全带里挣扎,再次向江觅伸出手,“哥哥,带我,一起去。”

真是个无敌粘人精,江觅心里暗道,“你昨天不是答应哥哥,今天上午乖乖回家吗?”

“可是,哥哥,还不,学校去。”梁锦奕小朋友有自己的一套逻辑。

江觅思索如何打消梁锦奕还想跟着的念头,梁锦奕好像看出了哥哥不太想带着自己,他脑袋微动,看向了他同父异母的亲哥哥,说出了人生第一次对他的请求,“哥哥,我想,和一你们,一起去。”

梁绪平:“……”

被亲弟弟眼巴巴求着的梁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