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德中学周五五点半放假,江觅和梁绪平关系最好,下课后两个人一起去宿舍收拾了东西,然后下楼往校门口走。

刚走到操场附近,突然,有女生声音洪亮地叫了声江觅。

江觅转过头,先看见了一个扎马尾,长相利落的女生,女生却没看他,而是伸手使劲把身旁容貌清秀双颊通红的女生往前推,还不忘笑眯眯地冲他说:“于丽有话要和你讲。”

于丽扭过头瞪了一眼身旁的好友,又才看着江觅,结结巴巴地道:“就,就周末愉快。”

说完,于丽转过身,抓着书包飞快地走远了,她身旁的女生也连忙笑着追上去。

梁绪平用胳膊肘碰了碰江觅,戏谑道:“江大校草行情不错啊。”

江觅无奈的同时回答梁绪平的话;“你都叫我江大校草了,行情能不好吗?”

梁绪平笑骂了他一句,又问:“你是明早上来我家吧?”

江觅嗯了声,“明早上来,明天我外婆生日,下午我还得去我外婆家。”

“那行。”

两个人说说笑笑间,就到了校门口,梁家一直有车来接梁绪平,江觅则一般坐地铁回家。

地铁的方向和停车的方向相反,走到校门口后两个人说了声明天见,江觅就准备转身离开了,这个时候,一个小身影突然飞快地穿过了人群,扑在了江觅的大腿上。

江觅低下头。

梁锦奕小朋友双手紧紧地抱着江觅的大腿,软乎乎的声音从他的小嘴巴里传出来,“哥哥,我好想你啊,你,想我了吗?”

江觅没料到会在这儿看见梁锦奕小朋友,他微怔后弯腰抱起了梁锦奕小朋友,顺便回答了他的话,“哥哥当然也想你。”

梁锦奕小朋友闻言,有些激动,又好像有些不好意思地将头埋在了江觅的脖颈处,然后使劲儿地蹭了蹭。

梁绪平在一旁有些震惊:“他居然能说这么多字来吗?”

上周他听见了梁锦奕说话,可只有四个字,还是两个字两个字往外蹦,今天这句话都有十二个字了。

林叔一直跟在梁锦奕身旁,见状在一旁解释道:“小少爷这周都在很努力地练习说话。”

鉴于梁锦奕小朋友忽然来学校门口接人,再加上林叔在旁边为他说话,梁锦奕小朋友每天都盼望着能见到江觅哥哥,江觅便给他妈打了个电话,表示今晚不回家了。

江觅父母是做机械零部件生产的,这周厂里接了个大单子,每晚十一二点才能回家,听到江觅要去同学家住,也只是简单地叮嘱了几句。

挂断电话后,江觅抱着梁锦奕上了梁家的宾利。

江觅刚刚在后车座坐好,梁锦奕就小朋友就爬了过来,指了指江觅的膝盖,示意江觅哥哥他要坐在他的大腿上。

梁锦奕小朋友是真的很会撒娇,而且他那张小脸蛋长的实在是漂亮可爱,那双大眼睛期待地望着江觅的时候,江觅着实很难拒绝。

江觅只好把梁锦奕小朋友抱在了自己腿上。

梁锦奕小朋友度过了非常愉悦的一个晚上和一个上午,他时时刻刻都黏着他的江觅哥哥,江觅哥哥做什么,他都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等江觅哥哥朝他看过来,他一双眼睛就弯起来,露出右侧脸颊的小酒窝,然后笑着扑进江觅的怀里。

不过愉快的日子也就只有这一天。

第二天吃过午饭,江觅就告诉梁锦奕,他等会儿得回家了,今天是他外婆的生日,他必须得回家。

梁锦奕听到哥哥要走,又一次扑到了江觅怀里,说:“哥哥,带我,一起走。”

**

江觅外婆今年不是整寿,没有大肆操办,不过江觅外婆的兄弟姐妹很多,江觅外公的兄弟姐妹也很多,就算只是关系比较亲近的家人吃一顿晚饭,也有四五桌的客人了。

江觅家的家庭条件不错,但是也就是比小康好一些,不过他的妈妈是极爱面子的人,特意定了一个五星级的酒店,装饰的金碧辉煌,为外婆贺寿。

江觅出发之前,给他妈妈打了个电话,得知他们已经去酒店了,江觅便让林叔直接送他和小锦奕去酒店。

江觅穿的还是校服,打底是蓝白色短袖,外面就是宽松的蓝白色运动款校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