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德中学的高二一班和高二二班都是理科重点班,这周四,因为一班调课,两个班都在下午第三节课上体育课。

云德中学的体育课很简单,简单散跑步后,体育老师便让他们自由活动。

于是,也不知道哪个班的同学先提议,两个班的同学准备来一场篮球比赛。

经过半个小时的厮杀,二班以微弱的一分优势领先,然而就在二班以为他们要胜利时,就在下课铃响起的前一秒钟。

一班的江觅同学抢到了球,然后一个转身,曲髋投篮。

篮球砸在篮球板上,快速旋转两圈后,掉进了篮筐里。

下课铃声这时响了起来。

一班的同学们忽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叫好声,其中不乏江哥牛逼江觅我的神,这一类拍案叫绝的声音。

被喝彩的江觅同学倒显得很平静,他漫不经心地撩起校服衣摆擦了擦额头的汗水,等球场的人散了一半后,才和他在班上关系最好的梁绪平同学抬脚上楼。

梁绪平刚刚也参与了那场激烈的角逐,他脑子还没彻底从那场火热的球赛里走出来,一个劲儿地夸道:“江觅,你最后那个三分投篮简直帅死了!”

江觅灌了口水,一边上楼一边扭头问:“我只有最后一个投篮帅吗?”

梁绪平草了一声,“全场都帅,全场都帅,你没听到球场上叫江觅的声音有多响亮吗?我都怀疑要是我们在室内,那群女生都能把屋顶叫破了。”

两个人笑闹着上了三楼,刚进高二一班的教室,就见十几位同学都围在讲台上,不知道在看什么。

梁绪平的好奇心挺浓郁的,立马也往讲台中心凑,然而在得知他们看的是这次的月考成绩单后,他忙不迭从人群里退了出来,嘱咐江觅:“你帮我看吧。”

他又叮嘱:“要是我在全班前二十,你回到位置就立马告诉我我的成绩,要是我在二十名以后,你就别说话,给我点心理接受时间。”

江觅:“行。”

梁绪平一阵风似地跑到了位置上。

江觅则往人群里挤去,正在看成绩单同学看见江觅过来了,转头佩服道:“江觅,你还是第一,全班第一,年级第一。”

听到同学这样说,江觅同学心里那一点忐忑顿时现消失了大半,他挤到最前面,看见了这次月考的成绩排名。

最上面的赫然是江觅两个大字,他一目十行地看过各科成绩,最后又看了看他和第二名的分数差距,随后视线下挪,寻找梁绪平三个字。

两分钟后,江觅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出了下节自习课准备看的化学书。

梁绪平一直在关注江觅的动作,见他从讲台下来,见他从讲台下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见他回到了位置上就拿化学书,他心道一声完了。

然而就在这时,江觅脑袋转了过来,笑着对他说:“这次不错,全班第七,年级十三。”

梁绪平愣了两秒钟后,猛地拉开椅子,向讲台上的成绩单冲了过去。

三分钟后,他志得意满地回到了位置上,偏过头和江觅说话:“靠,我这次真的是全班第七啊,而且我只比第六名少零点五分。”

江觅也夸赞:“这次是不错。”

梁绪平嘿嘿两声:“不过还是没有你厉害,你都比第二名多了四分。”云德高中是北市重点高中之一,尤其是他们是重点班,总分咬的很紧,经常一两分就能拉开好几个名次。

江觅闻言笑了笑。

然而确定自己这次月考考的不错后,梁绪平得意了起来,他将椅子拉到江觅身旁,兴奋地商量道:“江觅,这周来我家打游戏呗,我们都好几个月没打游戏了。”

“我上个月还去进了一批新货呢。”

“而且我前些日子让林叔把我房间的屏幕换了,现在和客厅里的屏幕一样大,显示效果一样好,我们在我房间里打,也碰不见我弟了。”梁绪平说。

“你就这么讨厌你弟?”江觅翻开化学书,问,“游戏都不愿意在客厅里打了。”

“什么讨厌啊,我是有点害怕,我给你讲过的,我觉得他……他很诡怪。”十月的风并不是很冷,然而此刻的风从大开的窗户吹进来,梁绪平觉得自己周身都凉飕飕的,“不会说话,就用一双阴恻恻黑漆漆的眼珠子盯着你,要是他再大几岁,我都怀疑他半夜会拿着把刀守在我床前。”

梁绪平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江觅很无语瞅了他一眼:“你至于吗?他就一六岁小孩,你可比他大十来岁。”

梁绪平语气生硬地说:“你要是见过他,就知道我所言非虚,他是真的有些可怕。”

“算了算了,不要说他了,周末来我家打游戏吗?”梁绪平哥俩好地将手搭在了江觅的肩膀上。

江觅想了几秒钟,说:“行啊,周六吗?”

“可以,周六。”

***

周六。

江觅和梁绪平约好的见面时间是下午两点。

出租车在梁家别墅大铁门前停下,江觅拿出手机给梁绪平打电话,通知他到了。

“你等我一下啊,我弟弟好像下楼了,我先看看他在不在客厅里。”

江觅很无奈,“你至于吗?”

“当然至于!”梁绪平义正言辞地说。

几分钟后,梁绪平在数百坪的客厅逡巡了一遍,没看见他弟的人影,他松了口气,“他没在客厅里,你到哪儿了?”

“到你家大门口了。”江觅回答。

江觅声音落下没几秒,梁家主楼的铁门从后面滑开,梁绪平给江觅开了门,两个人一起上楼。

两家主楼一共三层楼,梁绪平住在二楼。

江觅和梁绪平虽然才认识一年多,但是两个人住一间宿舍,军训时候关系就很好,江觅已经来过梁家好几次。

他熟门熟路地跟着梁绪平穿过金碧辉煌的客厅,上到二楼,走到了梁绪平的房间门口。

梁绪平抬起手,扭动房间门把手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