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箭在弦上,“嫁”或者“不嫁”,已经由不得苏轻鸢自己做主了。

陆离回京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跟太卜署重新敲定了册封大典的日子。

八月初九,大吉。

距今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

这三个月,要用来绣制吉服、定制首饰、预备仪仗、熟悉流程……总而言之,是绝不可能闲着的。

苏轻鸢想想就觉得头大。

当然最让她恼火的还是陆钧诺的辈分问题。她始终不能接受自己将和亲外甥变成平辈的事实,可是现在看来,那样的结局似乎已经不可避免了!

倒霉,生气,不开心。

于是陆离去上朝的时候,苏轻鸢就躲在翊坤宫里,谁也不想见。

可是,她不想见别人,却自有别人想来见她。

这一日出现在翊坤宫的不速之客,是静敏郡主和良嫔岳氏。

苏轻鸢看见她们两个,忍不住拧起了眉头。

良嫔见状,立刻柳眉倒竖:“大胆!见到贵妃娘娘,还不行礼!”

苏轻鸢往软榻上一靠,懒懒地道:“如今我给您两位行礼,三个月后你们还得照样还回来,何苦呢?既然都是自家姐妹,好好说话不行么?”

静敏郡主脸色微黄,无精打采的,好一会儿才瞪着眼睛道:“你别做梦了!你真以为皇帝哥哥要册封的皇后是你吗?我敢打赌,不出三个月,你一定会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宫里!”

苏轻鸢皱了皱眉,沉吟道:“若是这样,我就更不必向二位娘娘行礼了——否则等我死了,您二位的礼还没还回来,我岂不是要死不瞑目?”

良嫔气得七窍生烟,静敏郡主却皱了眉头,不住地对着苏轻鸢偷偷打量。

苏轻鸢吩咐彤云送了茶点过来,悠悠笑问:“二位今日到翊坤宫来,是来示威的,还是来示好的?”

良嫔鼻孔朝天,高傲地道:“我们姐妹自然是怕令姑娘在宫中住得不习惯,特地来看看你。记得你刚进宫的时候,在我们这些姐妹面前可是乖巧得很,今日怎么完全换了一副嘴脸?”

苏轻鸢笑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良嫔娘娘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吗?”

良嫔闻言气恼不已:“才来了一个多月,就把狐狸尾巴露出来了?你就不怕皇上看到你的真面目之后一脚把你踢开?”

苏轻鸢笑道:“相比我先前唯唯诺诺的样子,皇上好像更喜欢我嚣张跋扈、目无尊卑呢!——唉,其实我也不想这样,好苦恼啊!”

静敏郡主重重地“哼”了一声:“依我看,恐怕不是露出了狐狸尾巴,而是换了一个人吧?”

“咦?贵妃娘娘如何看出我是狐狸精变的?”苏轻鸢瞪大眼睛作惊诧状。

静敏郡主狐疑地盯着她看了许久,最终还是坚持了自己的猜测:“你不是令巧儿,你是苏轻鸢!对吧,太后娘娘?”

“你们在吵嚷什么?”陆离掀帘子进来,语气有些不悦。

苏轻鸢抢在静敏郡主前面,一头扎进了他的怀里:“你终于回来了!贵妃、良嫔两位娘娘欺负我,一个骂我是狐狸精,一个咒我死了!她们还逼我下跪磕头,还诅咒我活不过三个月!”

陆离安抚地拍着她的背,抬头瞪着良嫔怒道:“谁许你们到翊坤宫来的?巧儿性情温柔、不善与人争辩,你们就这样欺辱她?”

良嫔委屈得眼圈都红了。

静敏郡主怒道:“皇帝哥哥怎么可以如此偏听偏信!如今她是你心尖上的人了,我们哪里敢欺负她!‘狐狸精’是她自己说的,至于诅咒她——我们哪里敢!”

陆离将苏轻鸢抱到软榻上放下,低头看着她:“你怎么说?”

苏轻鸢吸了吸鼻子,委屈道:“贵妃娘娘说我不是令巧儿,而是太后娘娘——谁都知道太后娘娘上月初就已经薨了,她说我是太后娘娘,不是诅咒是什么?”

陆离慢慢地抬起头来,黑着脸看向静敏郡主:“巧儿将是朕的皇后,你却说她是‘太后’——你怕不是在诅咒巧儿,而是在诅咒朕吧?”

静敏郡主吃了一惊,忙跪了下来:“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个女人究竟是谁,你的心里只怕比我更清楚!”

陆离冷笑:“朕自然知道巧儿是谁,倒是你——放你出宫的圣旨已经拟好了,稍后小路子会亲自送到毓秀宫去。你趁早回去收拾一下,明日午时之前出宫回府吧!”

静敏郡主呆了一呆,“哇——”地一声大哭起来。

陆离皱眉,冷声道:“你当初盗图投向百里昂驹的时候,就该想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朕不想浪费太多口舌,你还是给自己留一分颜面的好!”

静敏郡主忽然扑向苏轻鸢,边哭边骂:“都怪你!都怪你这个坏女人耍些鬼鬼祟祟的手段!如果不是你迷惑了皇帝哥哥,他根本不会这样对我……”

陆离忙抢上前来拧住她的手臂,厉声道:“你若不想死,最好夹起你的尾巴,老老实实地滚出宫去!”

陆离从未对静敏郡主疾言厉色过。这是史无前例的一次,静敏吓呆了,连哭也忘了。

陆离放开手,回头向小良子厉声吩咐:“马上带下去!不许她在宫中乱走!”

小良子忙答应着,不管静敏郡主肯不肯,强把她拖了出去。

良嫔在旁听着,吓得跪伏在地上颤作一团。

陆离低头瞅了她一眼,眉头又拧了起来。

那种感觉活像脚边趴了一只癞蛤蟆——它在那儿也不咬人,偏偏让人心里膈应得慌;你要把它踢走吧,又会莫名地心疼自己的鞋子;哪怕它自己乖乖地走掉了,你也会犹豫要不要叫人打水来洗洗地!

这种左右为难的滋味,让陆离发了好一阵子愁。

苏轻鸢见他一直盯着良嫔看,心里又有些吃味。

陆离回过神来,沉声道:“你也回去吧。无事不许到翊坤宫来!”

良嫔如逢大赦,夺门而出。

苏轻鸢瞪着陆离,嘟着嘴,一脸不高兴。

陆离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又怎么了?”

苏轻鸢往旁边挪了挪,不肯说话。

陆离无奈:“我也想打发了她,但总得找个能说得过去的理由吧?我若说是为了你,朝中那帮老东西不是又要跟你过不去?”

“你要想朝中的老东西们过得去,是不是以后还要选妃?”苏轻鸢瞪他。

陆离忙举手发誓道:“一定不会!”

苏轻鸢重重地“哼”了一声。

陆离讨好地从后面搂住她的腰,蹭着她的后背笑道:“我本来有话对你说的,你这么凶,我都不敢说了。”

苏轻鸢听着好笑,身子往后一仰,躺进了他的怀里:“怎么说得我跟母夜叉似的?”

“本来就是嘛……”陆离小声嘀咕。

“嗯?”苏轻鸢瞪眼。

陆离忙道:“不不不,怎么会呢?朕的阿鸢温柔贤淑、娇小可人,怎么会是母夜叉呢?”

苏轻鸢知道他在说反话呢,偏偏又不能反驳,只得向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陆离偷笑了一阵子,终于正色道:“立后的事已成定局,那帮老东西如今不能反对了,却又生出了新的幺蛾子——他们说是皇后不同于偏妃,册封之前不该住在宫里,想让你搬回‘娘家’去住一阵,静待册封大礼。”

苏轻鸢闷闷地道:“我不答应!我又不是真的令巧儿!我才不要住到一个小小的员外郎家里去!”

陆离笑了:“我也没有答应让你你住到他们家里去。他们说的那些,都是礼部在未嫁女子之中选皇后的规矩,在你身上不适用。你是先入宫、再立后,规矩由朕说了算。”

苏轻鸢闻言便松了一口气,又追问道:“既然不适用,你跟我说这些做什么?”

陆离笑道:“我的意思是,不住在宫里也罢了,等段然的婚礼结束之后,咱们就启程南下,让那帮聒噪的老家伙们自己跟自己较劲去吧!”

“好啊好啊!”苏轻鸢举双手赞成。

陆离拥着她叹了口气,欲言又止。

苏轻鸢翻了个身,趴在他的胸膛上,若有所思地道:“那次我假死被念姑姑掳走的时候,听见她说过‘日月同明、神妖共生’八个字。我始终不得其解,只记得她话里话外的意思,好像应该是往南去的。所以我想,咱们是不是先到巫族的旧址去看一看?那边或许会有线索……”

“日月同明?”陆离一怔,搂着苏轻鸢一起坐了起来。

“怎么了?”苏轻鸢忙坐直了身子,看着他。

陆离闭目沉吟许久,皱眉道:“我记得先前在某本闲书上看到过这几个字,一时却想不起来。”

苏轻鸢立时跳了起来:“书上会有那几个字?这么说,会不会真的有那么一个地方?你快好好想想……”

陆离站起来,安抚地拍拍她的肩:“咱们总要过几天才出发,你先别急——我去把朝中那些闲人全都召集起来,让他们到御书房帮我找书去!”

苏轻鸢的心里忽然雀跃起来。

对嘛,全天下最博学的读书人都是“天子门生”呢!那些人也不是白喝墨水的,让他们解释这八个字,总比她自己苦思冥想来得高效些吧?

苏轻鸢的眼前,终于看到了一两分希望的曙光。

陆离已经匆匆出门,跑到御书房去了。苏轻鸢一个人在殿中不住地转圈子,坐立难安。

日月同明,神妖共生……

找到这八个字之中隐藏的信息,或许就能找到那个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