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回京?要这么急吗?”苏轻鸢有些紧张。

陆离拥着她站起来,笑道:“总要回去的。那么重的担子,总不能一直让钧儿挑着不是?”

苏轻鸢倒不排斥回京,她只是隐隐有些担忧——却说不上具体是为了什么。

陆离紧扣着她的手,低头送她一个笃定的微笑:“万事有我,你只管放心就是了。”

“你不会把我带去卖了吧?”苏轻鸢开玩笑地问。

陆离顺手在她腰上捏了一把:“我倒想卖,只怕无人肯买。”

“喂!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苏轻鸢恼了。

陆离欣赏着她张牙舞爪的样子,心情大好。

早有底下服侍的小兵把马车赶了过来。苏轻鸢正要上车,忽然又站住了。

“怎么?”陆离忙问。

苏轻鸢向百里昂驹的背上看了一眼,皱眉:“那把刀……不会惹出什么乱子来吧?”

“倒差点把它给忘了!”陆离忽然笑了起来,忙回头吩咐亲兵到百里昂驹那儿去把血刀拿回来,放上马车。

苏轻鸢更紧张了:“为什么要带着它?我有点怕它,总感觉它是活的。”

“那就对了,”陆离笑道,“这可是好东西!被巫术驯服过的兵刃,吹毛断发、削铁如泥,挂在屋子里还能镇邪祟,这就是个宝啊!”

苏轻鸢将信将疑。

陆离指指先前奉命去拔刀的两个士兵,使眼色叫苏轻鸢看。

只见那两人萎靡不振地站在马车旁,神色茫然,不住地搓手。

苏轻鸢大为惊奇。

陆离扶着她上车,解释道:“这把刀认了你做主人,旁人就不能动它了。以后你把它带在身边,可保安全无虞。”

苏轻鸢撇了撇嘴,一脸不情愿。

她为什么要带一把刀……而且是一把那么丑的刀!

血刀颤了一下,发出“叮”地一声轻响。

陆离向苏轻鸢眨眨眼睛:“它生气了。”

苏轻鸢吓得往他怀里一缩:“生气了会怎样?它会不会杀我?它的煞气那么重,会不会控制我去杀人?昨天晚上,我……”

陆离见她实在担心,不忍继续吓她,便细细地向她解释道:“这是你的刀,它只杀你希望它杀的人。”

苏轻鸢细想了想,发现这把刀似乎确实没有违抗过她的命令,这才暂时放下了心。

马车摇摇晃晃的,在崎岖的山路上走得挺艰难。

陆离将苏轻鸢揽了过来,让她趴在他的怀里,悠然地把玩着她垂落下来的头发,低声问:“你怎么会忽然想起来弄这么一把刀的?”

“一时兴起嘛,觉得挺好玩的!”苏轻鸢眯着眼睛,笑得很坦然。

陆离叹了一口气,没有揭穿她。

他一声不响地从怀中掏出一把玉梳,帮苏轻鸢把结成了疙瘩的发丝一点点梳开,盘了起来。

“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手艺!”苏轻鸢抬手摸摸光滑的发髻,不吝赞美。

“特地为你学的。”陆离邀功。

苏轻鸢眉梢一挑,唇角勾了起来:“用谁的头发练的?”

陆离无奈,赠之以白眼。

苏轻鸢又顺手把他手中的梳子抢了过来:“我竟没想到,你还会随身带这种东西……”

她忽然怔住了。

这把玉梳,似曾相识。

细看看却又是陌生的——金镶玉的材质,工艺十分精巧,那玉质却也不过尔尔。

苏轻鸢翻来覆去地看了许久,始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他这样贴身收藏着,该不会是哪个女人的定情信物吧?

想到这种可能,苏轻鸢的脸色便难看了起来。

陆离一直在悄悄地留意着她的脸色,苏轻鸢一变脸,他立时紧张起来,劈手便把梳子夺了过去。

苏轻鸢的脸色更黑了:“这么宝贝它?”

“嗯!”陆离重重地点了点头。

“哪只小狐狸精送的?!”苏轻鸢向他瞪眼,一副凶巴巴的模样。

陆离忽然笑了,顺手在她脸上捏了一把:“这只。”

“咦?”苏轻鸢疑惑了。

陆离小心地把梳子揣回怀里,轻叹:“真的忘了?”

苏轻鸢细细地想了许久,终于摇了摇头:“你别想糊弄我,我可没送过梳子给你!”

“我知道——可是我送过你。”陆离抿紧唇角,神色有些黯然。

苏轻鸢紧蹙了眉头,疑惑地看着他。

陆离躲闪着她的目光,脸色十分尴尬,只差没在额头上写上“心虚”两个字了。

苏轻鸢差点想破了脑袋,终于灵光一闪,抓到了一点线索:“这是……你先前在庙会上随手买来送我的那只?可是那一只明明摔碎了,我叫丫头们拿去扔了的……”

嘿,这么一想,好像还确实就是那一只。难怪那上面的花纹越看越眼熟呢!

陆离的眼神躲闪得更厉害了。

苏轻鸢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一手揪住他铠甲上的护心镜,另一只手便伸出去抓他的脸:“你给我说清楚!当初那只破梳子,你该不会偷偷地嘱咐落霞她们替你收起来了吧?”

“什么‘破梳子’?那明明是我送你的定情信物!”陆离有些不满,转过脸来愤怒地瞪着她。

“哦——”苏轻鸢拉长了声音,阴阳怪气。

陆离心虚地低下头:“我也不是故意把它摔碎了的……当初它摔碎以后,我心疼得要命,你倒跟没事人似的!”

苏轻鸢一把推开他,气哼哼地道:“恕我眼拙,当时还真没看出您老人家‘心疼得要命’!我心疼我自己都顾不过来呢,哪有工夫心疼一只破梳子去!”

陆离见势不妙,忙从后面把苏轻鸢抱进怀里,讨好地将下巴搁在她的肩上蹭着:“阿鸢——”

“哼!”苏轻鸢怒气未消。

陆离只得尽己所能地放软了声音,柔声细语:“我把梳子修好带在身上,就是想时时刻刻记着我先前做过的那些蠢事——类似的事情,永远不会再发生了。”

苏轻鸢闷闷地坐了许久。

陆离忐忑着,又不敢打搅她,只闹得自己心里像被几百只耗子同时抓扯着一样,又痒又痛,万分煎熬。

眼看着马车已经翻过了一座山头,苏轻鸢终于长舒一口气,转过身来。

陆离忙挤出笑容,讨好地看着她。

苏轻鸢板着面孔,伸出了手:“梳子给我。”

陆离迟疑着,慢吞吞地向怀中掏了出来,放在她的手里。

苏轻鸢接过来,看也不看,直接从打开的车窗里扔了出去。

“阿鸢!”陆离有些急了,立刻便要起身下车。

苏轻鸢伸手拉住他,皱眉:“一把破梳子而已,你紧张什么?”

“可是……”陆离有些不甘。

苏轻鸢拉着他在原处坐下,重新在他怀里躺了下来:“坏了的东西就该扔掉,修修补补那是穷人才干的事!亏你还是当皇帝的,那么小气!”

陆离见她不像是要发怒的样子,心里稍稍放松了几分,忙试探着问:“你……不是要把我也扔掉吧?”

苏轻鸢瞪大了眼睛:“你——坏了?哪里坏了?”

陆离一怔,忽然眼珠一转,缓缓地翘起了唇角:“哪里都没坏。你若不信,用一下试试就知道!”

苏轻鸢眯着眼睛,以同样的笑容回应他:“既然没坏,为什么要扔掉?”

陆离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拍拍胸口:“吓死我了!”

苏轻鸢举起胳膊,指尖在陆离的下巴上有一下没一下地画着,笑容淡淡:“我只喜欢新鲜的、好玩的、好用的东西……”

“你放心,绝对好用!”陆离慌忙自陈,恨不得赌咒发誓证明自己物美价廉且随时可以验货。

苏轻鸢没忍住,笑出了声。

陆离慢慢地抬起胳膊,试图把苏轻鸢扶起来。

后者却不肯受他摆布,仍然赖在他的腿上,一动也不肯动。

陆离泄气,只得把手放在他最喜欢的地方,先揩够油再说。

苏轻鸢白了他一眼,继续道:“……所以一旦什么东西坏掉了,你不用修,直接给我换新的就成。”

“好,我们重新开始!”陆离认真地道。

苏轻鸢继续白眼:“你怎么还没听明白啊?我是说你该给我送点更好的礼物啦!你又不穷,太寒酸的‘定情信物’应该拿不出手吧?”

陆离的一肚子感慨被她闹得烟消云散,无奈只得陪她笑闹:“回宫之后我带你亲自到库房去挑,你看上什么,我就把什么搬到你那里去,这样总可以了吧?”

“这还差不多!”苏轻鸢笑眯了眼睛,一副小财迷模样。

陆离哑然失笑。

过了一会儿,苏轻鸢皱了皱眉头,慢慢地坐了起来。

陆离已成惊弓之鸟,见状立刻紧张起来:“怎么了?”

苏轻鸢在他腿上拍了一把,撇嘴道:“铠甲太硬了,硌得慌。”

“硌着你的恐怕不只是铠甲。”陆离认真地补充道。

“总之都是讨人嫌的东西!”苏轻鸢愤愤的,推开陆离,自己找了个舒适的角落靠着了。

陆离却偏又跟了过去,继续贴在她的身边:“这一次,你可休想再甩开我了!”

“我累了,想睡一会儿都不成吗?”苏轻鸢哀嚎。

“你可以在我的怀里睡。”陆离很坚持。

苏轻鸢拿他没办法了,只得依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