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隔了一日,散朝之后,苏轻鸢同陆离一起乘了銮驾、带了仪仗,大吹大打地出了宫门,直奔北燕驿馆而去。

驿馆之中,北燕武士以鼓乐相迎,穿着紧身舞衣的女子引进院中,使臣躬身迎接,寒暄之后迎入花厅,分宾主落座。

“北燕使臣”轮番起身向陆离敬酒,口中说些“世世交好”、“惠泽万民”之类的场面话,十分殷勤。

陆离来者不拒,不过多时便已微醺,废话多了起来。

“皇帝大概是醉了,小路子快拦着,不许他再喝了。”苏轻鸢皱眉吩咐道。

“北燕三皇子秦皎”起身笑道:“饮酒不醉,岂非辜负了美酒嘉筵?太后娘娘放心就是,北燕驿馆也是皇上自己的家,难道还怕醉了无人照料不成?”

苏轻鸢见状便不再多管,渐渐地将注意力放到了歌舞上。

宴上继续觥筹交错,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北燕使臣也已醉得七倒八歪,不成个样子了。

门外又鱼贯地进来几个小丫头,往每张桌子上送了两壶酒,之后便站在旁边伺候着,没有退下去。

苏轻鸢留意到那几个小丫头的步态和站姿,心里就有数了。

果然,没过多久,便有一个丫头悄悄地走到了她的身旁:“殿中丝竹虽好,听得久了也难免令人心躁。奴婢服侍太后出门清静片刻可好?”

苏轻鸢扶了扶手边的茶盏:“哀家不曾饮酒,你们还怕哀家酒醉不成?”

“嘉筵良辰,酒不醉人人自醉呢。”小丫头抿嘴一笑,显得十分娇俏可爱,只是眼神有些呆滞。

苏轻鸢向“秦皎”使个眼色,笑着站了起来:“想不到北燕驿馆的丫头竟这样伶俐——哀家依你就是!”

“秦皎”笑着向她举了举手中的酒盏。

已经醉倒在桌旁的陆离心中一紧,忙装作提壶斟酒,在桌下悄悄地踢了小路子一脚。

苏轻鸢跟着小丫头出门,穿过花园假山,进了一处隐蔽的楼阁。

小丫头扶着苏轻鸢直接转过屏风,在内室的床上坐了下来:“时辰尚早,太后不妨先在这里歇一歇吧。”

苏轻鸢来时早已将这楼阁细细地打量过一番了。确定周围没有旁人,她便抓住那丫头的手,笑问:“你主子在哪里呢?”

“殿下一会儿就来。”小丫头笑了。

苏轻鸢重重地在她手背上拍了一把:“别跟我来这一套,我一看你走路的姿势就知道你是宫里的人!我问你,你是怎么出的宫门、又是怎么混进驿馆来的?念姑姑在哪里?”

小宫女忙跪下来,低声道:“奴婢是昨日奉了念姑姑的命令,从地道出来的。驿馆里有人接应我们,不用费工夫就进来了。”

“接应你们的是谁?三皇子知情吗?你们一头在宫里、一头在驿馆,应该不方便联络吧?”苏轻鸢继续追问。

小宫女笑道:“三皇子虽不常进宫,可他身边总有人时常进宫的啊。太后放心就是,念姑姑的安排,一定万无一失的。”

“时常进宫?你说的是和靖公主身边的丫头娇儿?”苏轻鸢一惊。

小宫女愣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

苏轻鸢的脸色难看起来。

娇儿不是和靖公主的贴身婢女,而是秦皎身边的一名女官。和靖公主住在宫里的这段日子,这丫头每隔两三天就会在宫城和驿馆之间往返一次。如果是她在中间传递消息,念姑姑怎么可能不知道秦皎已经偷偷离京?

苏轻鸢飞快地在小宫女的手腕上画了几笔,抬头笑道:“你还没有回答我最重要的问题——念姑姑在哪里?”

小宫女眨了眨眼睛,怔怔地道:“就在刚才的花厅里。”

“她在那里做什么?!”苏轻鸢大惊,忍不住站了起来。

小宫女正要回话,外面已经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正是那“北燕三皇子秦皎”进来了。

“你下去吧。”他一进门便向那小宫女吩咐道。

“等一下!”苏轻鸢急了。

“秦皎”一把攥住她的手腕,顺势将她捞进怀里,轻笑出声:“你喊她做什么?箭已在弦上,太后莫非想反悔不成?”

他这么一挡,小宫女便快速地退了出去。

“你放开我!”苏轻鸢急得直跺脚。

“秦皎”捂住她的嘴,笑得邪气:“哟,这都到了床边上了,还带抵死不从的?原来太后喜欢的是这个调调?”

苏轻鸢咬了咬牙,狠狠地在那家伙的腿上踹了一脚:“段然,你个蠢蛋!你误了大事了!”

“秦皎”愣了一下,缓缓地放开了手:“怎么说?”

苏轻鸢在床沿上坐了下来,急得直喘粗气:“刚才那丫头说,念姑姑在花厅!你想想看,她要看好戏,应该到这儿来看才对,她去花厅干什么?那地方那么乱,陆离身边带的人又不多——不行,他恐怕有危险!”

扮作秦皎模样的段然想了一会儿,重新捏起了兰花指,嫣然一笑:“我当什么事呢,就为这个啊?你放心就是了,陆离是属狐狸的,旁人咬不着他!”

“念姑姑的手段,你是不知道!”苏轻鸢脸色发白,忍不住又站了起来。

段然伸手将她按了回去,笑道:“你是糊涂了!陆离带的亲随和侍卫都是咱们的人,‘北燕使团’还是咱们的人,你怕什么?你真当陆离是瓷的,一碰就碎?”

苏轻鸢怔怔地想了一会儿,仍然不放心:“可是念姑姑的巫术厉害,还有许多连我都不懂的东西……而且,如今我有些疑心,她或许早已经知道秦皎不在京城了!如果是那样……”

“将计就计”这一招,念姑姑只怕比她玩得还要顺手!

苏轻鸢越想越觉得不安,心中“怦怦”乱跳。

段然按住她的肩膀,在她身旁坐了下来:“你放心,她不知道。”

苏轻鸢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他。

段然眯起眼睛笑了:“怎么样,是不是忽然发现我比陆离好看多了?要不咱今儿干脆假戏真做算了?说实话,我也惦记你那么多年了,你不会不知道吧?我想娶和靖公主,不过是因为她眉眼间跟你有三分相像而已,如果你肯跟我……”

苏轻鸢随手拍出一巴掌,结结实实地招呼在了他的脸上:“你顶着北燕三皇子的脸,确实勉强还能入眼,至于你自己的本来面目——嘁!”

段然有些恼了:“喂,你刚刚吃什么了,嘴巴这么毒?我段某人再怎么难看,至少也比那娘娘腔强一百倍吧?”

“‘娘娘腔’?这个称呼有意思!改天我要把你这句话学给和靖公主听。”苏轻鸢眯起眼睛笑道。

段然脸上一僵,随后又笑了:“这么说,咱们更该假戏真做了!有了你,我还理会什么‘公主’不‘公主’!”

说罢,他呲了呲牙,装出凶恶的模样,作势要向苏轻鸢扑过来。

这时,一声响箭破空,段然立刻严肃起来。

苏轻鸢站起身,忙着要出门。

段然慌忙拉住她:“你给我站住!陆离安排得很周全,除了花厅以外,整座驿馆里只有这座阁子周围不会被引爆,你这会儿出去……”

话音未落,外面已起了轰然一声巨响,连脚下的地面都颤了几颤。

苏轻鸢紧咬着嘴唇,坐回床沿上抱住了肚子。

段然紧张地在她面前蹲了下来:“喂,你……没事吧?”

苏轻鸢不及回答,爆炸声已经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

“你们到底在驿馆埋了多少火药?”苏轻鸢颤声问。

段然咧嘴一笑:“总有七八十桶吧?每一间屋子里头都有,咱们这阁子底下也有两桶,假山下面也有——如果陆离他们撤得及时,花厅那边也会炸……”

苏轻鸢忍不住,又站了起来。

念姑姑先前在花厅,发生爆炸之后当然也会选择跟在陆离或者“北燕使团”的身边,那样一来,炸掉整座驿馆又有什么用?

伤不到念姑姑还是小事,怕只怕陆离反遭了对方的算计!

段然还要过来阻拦,苏轻鸢急得直跺脚:“咱们必须找到陆离,这样乱七八糟地炸下去,一点意义都没有!”

段然伸手拦住门口,沉声道:“你放心,驿馆外面还有弓箭手。今日除了咱们自己的人以外,谁也不可能活着出去。”

“弓箭手?”苏轻鸢有些发懵。

又是火药又是弓箭的,这阵仗是不是太大了?

段然似乎没有替她答疑解惑的兴致。他只是拦着门口,不许苏轻鸢出门。

爆炸声还在继续。

苏轻鸢走到窗前,眼睁睁看着来时穿过的那座假山轰然倒塌,大大小小的石块四散飞溅,有几块甚至砸在了这座阁子的窗棂上。

因为隔得太远,苏轻鸢并不清楚花厅那边有没有动静。

那个方向似乎也有爆炸,一团火球窜上了半空,很快便熊熊地燃烧起来。

苏轻鸢实在待不住了。

趁段然闪神的工夫,她敏捷地从他的身边绕了过去,快步走下台阶。

段然吓得脸都白了,忙在后面急追:“大肚婆,你是疯了吗?你不要命,陆离还要儿子呐!”

苏轻鸢恨不得插翅飞下去,当然顾不得理会段然的大呼小叫。

下楼之后,脚踩在实地上,那种剧烈的震颤更加明显,几乎连站也站不稳。

段然终于追了上来,艰难地抓住了苏轻鸢的胳膊:“我说姑奶奶,生死关头,咱别闹了好吗?”

苏轻鸢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也不打算细听。

她看准花园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假山已经炸毁,从下面穿过去恐怕不可能了,但她还可以选择从旁边绕过去——那是她唯一记得的,往花厅方向去的路。

最重要的是,假山已经炸过了,她不用担心走到半路上被炸飞。

这样想着,苏轻鸢脚下越走越快。段然虽不情愿,也已知道拦不住她,只好打起精神扶着她,快步往花厅方向去。

正在这时,脚下的地面剧烈地震颤了一下。两人站立不稳,齐齐向前扑倒。

段然大叫一声,努力向前窜出去,把自己垫在了苏轻鸢的身下。

瓦砾和石块漫天飞散,有几块砸在了苏轻鸢的背上,她倒也没觉得十分疼痛。

因为,脚下的剧震和耳边的的轰响,已经夺走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时间似乎变得分外漫长了起来。

苏轻鸢感受着自己“嘭”、“嘭”的心跳,数过了几十下,终于渐渐地觉得地面的震动减轻了些,耳边也不再有石块掉落的声音了。

她缓缓地跪在了地上,用膝盖撑着身子,慢慢地跪坐了起来。

段然忙爬起来,抓住她的手臂,用力摇晃着。

眼前是一片烟尘,苏轻鸢模模糊糊地看到段然在向她说话,却听不见他在说什么。

耳中只有尖锐的嘶鸣声,震得脑仁子发疼。

苏轻鸢知道这是刚才的爆炸声太响的缘故,心里倒也不如何慌张。

她扶着段然的手,缓缓地站了起来,向他露出一个微笑,表示自己没事。

段然见状,终于放下了心。

二人同时回头看向刚才的楼阁,齐齐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回廊尽头只有一篇碎瓦残砖,哪里还有楼阁的影子?

如果刚才两人没有下楼……

段然转过身来看着苏轻鸢,脸色惨白:“咱们差点死了。”

苏轻鸢仍然听不清楚,但她知道段然在说什么。

她想扯一扯唇角,却发现自己的脸僵得厉害,怎么也动不了。

心,更是沉沉地坠了下去。

二人呆站了半晌,驿馆之中的爆炸声终于完全停了下来,脚下的地面也彻底恢复了平稳。

耳中的鸣声渐渐地低了下去,苏轻鸢隐隐听到一些遥远的回声,越来越低,最终归于沉寂。

呛人的烟尘依然在空气中弥漫着,两个人都弄得灰头土脸,但这回儿谁也没心思嘲笑谁。

段然扯了扯苏轻鸢的衣袖:“咱们去找陆离。”

苏轻鸢跟着他走了两步,又站定了。

段然吓坏了:“怎么了?你别吓我!是不是撞着哪儿了?你要是伤了,陆离非撕了我不可!”

苏轻鸢缓缓地摇了摇头。

段然手足无措,急得原地转了两个圈子:“没受伤?那是怎么了?吓到了?腿软不能走了?说实话我的腿也有点软,再说我也不敢抱你走啊!”

苏轻鸢靠着假山石坐了下来,许久才颤声道:“你去找他吧,我不敢去。”

段然立刻否决:“不行,我不能让你落单!陆离身边有侍卫,他不会有事!”

苏轻鸢抬起手捏了捏自己的两边脸颊,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我一点都不担心他,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