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见过念姑姑之后,苏轻鸢独自离开了毓秀宫。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陆离回到养居殿,又钻地道偷偷地摸进了芳华宫。

天色还早,苏轻鸢却已放下帐子,说是睡了。

陆离熟门熟路地钻进被窝,搂住她:“有这么累?”

苏轻鸢睁开眼睛,冷冷地看着他。

“怎么了?”陆离有些紧张,努力笑着。

苏轻鸢勾起唇角,淡淡道:“我见到‘她’了。”

“这我知道。”陆离伸手捏捏她的脸。

苏轻鸢避开他的手,冷笑:“你知道?那么你在百里静敏的寝殿里呆着的那两个时辰,有没有想过我、有没有担心过我会有危险?我说要早些铲除后患,你心里却只惦记着静敏的病情——在你的眼里,到底是她重要还是我重要?”

“你怎么会问这种……”陆离有些不知所措。

苏轻鸢背转身去,甩开他的手:“我一直劝我自己要相信你,你不想解释的事我就不问,可你……如今我是越来越不懂了。陆离,我不是不知进退的人,只要你明白告诉我,我不会死皮赖脸地缠着你!我知道静敏是个好姑娘,你疼她爱她很正常,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你何必在我面前遮遮掩掩!”

听她一口气说完,陆离怔了好久,喃喃道:“你简直……无理取闹!”

苏轻鸢闭上眼睛,黯然许久,终于叹道:“你就当我是无理取闹好了。”

陆离试探着伸出手,重新将她捞进怀里:“你别胡思乱想。静敏是小孩子心性,生病的时候又格外娇气,非要人哄着才肯睡……至于念姑姑那里,你是她的亲生女儿,她总不会……”

苏轻鸢咳了两声,自嘲地笑了。

念姑姑是什么样的人,陆离岂会不知道?知道却不担心,那就只有一种解释能说通了。

他不在意。

他相信她的坚强,相信她的手段,相信她永远可以把自己保护得很好——所以他就可以有更多的精力去保护别的女人了。

她总怕他太累,所以很努力很努力地让自己强一点、再聪明一点,希望可以为他分忧。

现在她后悔了。

她的身子越来越重,常常腰酸背痛难以入眠,睡梦中也常常因为胎动或者脚抽筋而惊醒。她心疼他费心劳神,连翻个身都要小心翼翼,生怕惊扰了他睡眠,生怕他担心忧虑……

他说静敏是小孩子心性,可他却忘了,她原本也是同静敏一样的性情啊!

她学得越来越懂事、越来越精明、越来越凶悍,可他喜欢的却一直是性情刁蛮、蠢笨憨顽、只会缠着他撒娇的女孩子。

所以,是她错了吗?

苏轻鸢越想越觉得委屈,却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她把脸埋进枕头里,无声地垂泪——连哭都已经不愿被他看见。

陆离终于还是意识到了不对。

他抓着苏轻鸢的肩膀用力将她转过来,看见枕上一片湿痕,心中骤然一紧:“阿鸢,到底怎么了?是念姑姑对你说了什么,还是……”

苏轻鸢擦干眼角,淡淡道:“我这不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么。”

“可是,你不太对劲!”陆离也不傻。

苏轻鸢避开他的目光,还想背转身去,陆离却按住了她的肩:“阿鸢,不要胡思乱想。咱们说好了的,你有心事,一定要告诉我!”

苏轻鸢定定地看着他。

她确实有心事,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想说了。

她怕换来失望,怕换来虚情假意,怕自己的心事有朝一日会成为别人枕边的笑谈。

从陆离近日的表现来看,她的未来,实在不容乐观。

静默许久之后,苏轻鸢淡淡开口:“后天,陪我去一趟驿馆。”

陆离皱眉:“你要见百里云雁,派人去接她进宫就是了,焉有亲自登门之理?”

苏轻鸢垂下眼睑,依旧不肯与他对视:“去北燕那边。”

“那边没人,你去做什么?”陆离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苏轻鸢面无表情:“去偷人。”

“偷人?偷谁?”陆离一时没有回过神来。

苏轻鸢平静地道:“北燕三皇子。”

陆离怔了半天,终于回过神来:“你说——你要去偷人?”

苏轻鸢点了点头。

陆离黑着脸,攥住了她的手腕:“你去偷人,还叫我陪你去?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放心,到时候会有人把你引开的。”苏轻鸢终于抬了抬眼皮,横了他一眼。

陆离挫败,放开了手:“你又要跟念姑姑斗法?需要我准备什么?”

苏轻鸢抬起手臂,遮住了眼睛:“随便你。火药、弓箭手、刀斧手、毒药……什么都行,总之事情结束之后,我要见死的。”

陆离听得心头一寒,许久才叹道:“阿鸢,她是你的母亲。”

苏轻鸢扯了扯唇角,语气依然冷淡:“总之你备好一口棺材就是了。她若不死,近期我应该能用得上。”

“不许乱说!”陆离急了。

苏轻鸢移开手臂,看了他一眼,悠然一笑。

陆离叹气:“我叫人去准备就是了。你确定她会去?”

“当然,”苏轻鸢微笑,“要在合适的时机引你离开,又要在最恰当的时候引你回来,要排除一切干扰、保证你看到的是最精彩的一幕——这么大的一场戏,她不可能放心完全交给旁人的。”

陆离细细地盘算了半天,终于叹道:“你倒真豁得出去。”

苏轻鸢见他松了手,便重新侧过身子,仍旧背对着他。

陆离抚着她的肩,笑叹:“除了你手腕上的这只镯子之外,念姑姑应当也在秦皎的身上动过手脚——幸亏那小子走了,否则我宁可错失良机,也不会让你去唱这一场戏。”

苏轻鸢再次拨开他的手,扯过被角蒙住了头:“我睡了,你忙你的去吧。”

“阿鸢?你……是不是不舒服?”陆离不放心地掀开被角,追问。

苏轻鸢闭目不答。

陆离心里有些疑惑,苦恼地想了半天,终于重重地在额头上拍了一把:“真是糊涂!”

他以为自己已经明白了:阿鸢这样一个重情的人,要与自己的母亲生死相搏,心里自然是难过的。

这件事,他帮不上忙。

走到这一步,已经没有化干戈为玉帛的可能。他除了安静地陪伴她、在合适的时机劝慰她之外,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了。

可是这会儿,显然不是劝慰她的好时机。

于是陆离只得选择安静地陪着她,攥着她的手腕、拥着她的腰,任她怎么推拒避让,他都不肯再放手。

但此时天色尚早,要想不被人打扰是不可能的。

没过多久,小路子就从养居殿追了过来,说是关于护城军内鬼的事有了进展,崇政使正在御书房候驾。

陆离只得起身,正要叫苏轻鸢同去,她却拉下被角露出半张脸,平静地拒绝道:“‘她’说,我已经不必再辛苦跟着你了。”

陆离的心中一阵失落。

他刚刚习惯了不管去哪儿都带着苏轻鸢,她却忽然不必跟了。

虽然知道她确实需要休息,陆离还是难免有几分不情愿。

他很想问问她,以后还能不能常常带她上朝?

可是想到苏轻鸢此时心情不佳,他又只得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等陆离出门,苏轻鸢便披衣起身,走到镜前坐了下来。

落霞进来添炭火,猛然看见她,吓了一跳:“娘娘怎么坐在这儿?这窗子虽说封着,到底还是比别处冷些,您穿得这样薄……”

苏轻鸢回头看了她一眼,很勉强地笑了一下:“我略坐一坐就回去。”

落霞不放心,到底还是凑了过来,笑着劝道:“皇上这一阵子事忙,娘娘您就体谅体谅他,少让他操点心吧!”

苏轻鸢脱口而出:“我不肯让他操心,自有别人让他操心,我又是何苦?”

“这又是怎么了?吵架了?”落霞大惊失色。

苏轻鸢苦笑:“这个时候,我哪敢跟他吵架!”

落霞笑了:“也是,吵架嘛,得是闲着的时候吵。这会儿兵临城下呢,正该是您两位同心协力的时候,哪有心思吵架!”

“是啊!”苏轻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她跟他同心协力,要对付的人却是她的亲生父母。

事成之后,她就真的什么也不是了。

这样的处境,如何同心?怎能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