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轻鸢立时睁开了眼睛。

烛影摇处,屏外转进一个人来。

“念姑姑。”苏轻鸢咬牙。

念姑姑的脸上立时现出怒色:“你叫我什么?”

苏轻鸢侧过身子,慢慢地坐了起来:“怎么,我叫错了?你不是念姑姑?那我该叫你什么?老妖婆?”

念姑姑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拧住苏轻鸢的手腕:“你大概还没认清你的处境?这会儿只要我想要你死,神仙也救不了你!”

苏轻鸢昂起头,不肯示弱。

念姑姑空出一只手,在苏轻鸢的肚子上慢慢地摸了一圈。

苏轻鸢的冷汗立时就下来了。

念姑姑“嘿”地笑了一声,令人毛骨悚然。

苏轻鸢绷紧了身子一动也不敢动,肚子里的小家伙却剧烈地跳了一下。

“居然还活着,果然祸害就是命大。”念姑姑缩回了手,在衣服上用力地蹭了蹭。

苏轻鸢努力地瞪着她,冷笑:“祸害确实命大,巫族上万人都死了,偏偏留下一个祸害不死……”

话未说完,她的脸颊上已经挨了重重的一巴掌,耳朵里立刻轰鸣起来。

念姑姑铁青着脸,咬牙怒斥:“我若是那时候死了,也就生不出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来了!”

“又不是我求你生的。”苏轻鸢没能挣脱她的手,只好努力地偏过头,瞪着眼睛跟她较劲。

念姑姑发出一声嘲讽的冷笑,终于放开了手。

苏轻鸢倒在了枕上,仍旧仰起头保持着戒备的姿势。

“你不用瞪我,我若真想杀你,你活不到现在。”念姑姑皱了皱眉,在床沿上坐了下来。

苏轻鸢立刻向里面挪了挪。

她知道念姑姑没有说谎。

一个熟悉宫中所有的地道、并且能够掌控人心的女人,确实可以为所欲为!

看到苏轻鸢黯然的神情,念姑姑满意地笑了:“还倔吗?”

苏轻鸢闭上眼睛:“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你要杀就杀吧。”

念姑姑笑着,重新抓住了她的手腕:“傻孩子,至亲骨肉何必闹得你死我活的?让人笑话!”

苏轻鸢没有睁眼,装死。

念姑姑皱了皱眉,俯下身来:“你几次三番违抗我的命令,我还没找你算账,你反倒跟我耍脾气?我问你,当初是谁答应替我搅乱陆离的朝堂、让他众叛亲离的?你答应我的事,哪一件做到了?”

苏轻鸢睁开眼睛,理直气壮:“我哪一件没做到?你没见他把定国公、崇政使一干心腹下狱的下狱、革职的革职,惹得朝中议论纷纷么?他的谏官都挂印出走了,这还不算众叛亲离?他在清音池馆大兴土木,接连一个多月未进朝堂,惹得民间议论纷纷,这难道不是我的功劳?”

念姑姑重重地“哼”了一声:“原本我也以为你的功劳不小,可是后来事实证明,他的心腹根本没有下狱,却是在宫外替他秘密带兵;他‘大兴土木’建的那座水榭分明就是一座堡垒,害得你父亲出师不利、刚刚收到麾下的金吾卫倒有一半折损在了那里!”

苏轻鸢委屈地咬了咬唇角:“可是,我也被他蒙在鼓里啊……我以为我都做到了的,谁知道他连我也骗!说不定他早已经识破了我的心机,拿我当傻子哄呢!”

“真不是你跟他合谋的?”念姑姑低下头,一脸狐疑。

苏轻鸢别过头去不肯看她:“你不信我就算了!我也没求你相信……总之你们都算计我、利用我,你和陆离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鸢儿!”念姑姑攥着苏轻鸢的手腕摇了摇。

苏轻鸢眨了眨眼睛。

念姑姑便笑道:“就算你是无心的,这次你寸功未立也是事实!娘在你身上下了那么大的功夫,你却连一点小事都做不好,是不是有点儿说不过去?”

苏轻鸢终于又转了回来:“你还说我!要不是你派那么多人来算计我,我也不至于搞成一团糟!你自己算算,你让苏青鸾来给我捣了多少次乱?还有静敏身边的那个小宫女……总之你一边信不过我、一边给我添乱、一边还要我帮你做事——你这不是自己拆你自己的台嘛!”

念姑姑细细地想了一阵,脸色有些难看:“苏青鸾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但你自己也不是没有错!我本来是叫她出来扶持你的,是你不领这个情,三番两次打压她,后来的局面才会越来越糟!”

苏轻鸢坐直了身子,一脸气恼:“我为什么要领她的情?你又没跟我说过,我怎么知道她是来帮衬我的?我只看见她像蚂蚱一样上蹿下跳,还以为是她自己耐不住性子跳出来跟我争宠呢!再说,就凭她,能帮到我什么?她不给我添乱就不错了!我跟了陆离那么多年,该怎么讨他的好,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好好好,这件事算是为娘的画蛇添足了,你别生气成不成?”念姑姑拍拍苏轻鸢的手,打算息事宁人。

苏轻鸢闷声道:“苏青鸾那样也就罢了,静敏郡主那里又怎么说?你住进毓秀宫,几次让那小宫女和静敏郡主在背后搞那些小动作,难道不是为了害我?”

“当然不是,”念姑姑正色道,“本来我是想让贵妃夺了你的宠,替你背负祸国殃民的罪名——谁知道你把陆离看得那么紧,寸步也不肯离他的身!要不是这件事上你伤了我的心,那天在水榭我也不至于逼你那么紧!你自己想想,我该不该生气?”

苏轻鸢拧着眉头细想了一会儿,终于扁了扁嘴:“就算你有你的打算好了……可是在水榭的时候,你差一点就害死我了!”

念姑姑白了她一眼:“害死你?我看还差得远呢!我们太后娘娘巧舌如簧,硬是把黑的说成了白的、把臭的说成了香的,一番慷慨陈词扭转乾坤,这会儿天下人可是敬仰你得很呢!”

苏轻鸢晃了晃肩膀:“要不是你逼得那么紧,我也不至于……”

念姑姑叹了一口气,抓着她的手放在了掌心里:“好了,都是过去的事了,咱们都不提了,好不好?”

苏轻鸢低下头,闷闷的。

念姑姑笑叹道:“我虽然生你的气,心里倒也满欢喜的。你在巫术上的天赋比我原本想象的还要好,脑子转得快、嘴皮子也利索,若肯用在正途上,还是能有点出息的。咱们现在还不算失败,接下来的事可真的要靠你了。”

“我现在一动脑筋就头疼,巫术完全不能再用,差不多已经是个废人了,还能帮你什么?”苏轻鸢一脸委屈。

念姑姑伸手搂住她的肩,笑道:“谁说你只能用巫术?我如今都快要后悔死了,当初教你巫术是为了给我帮忙的,可你只会添乱!今后你不必再用巫术了,你这个人,你这张小脸、你肚子里的孩子,这些可都比巫术有用得多!”

“你要我做什么?”苏轻鸢抬起了头。

念姑姑笑道:“你也知道,陆离现在的处境很艰难。你父亲带着二三十万铁甲将士在外面围城,城里有居心叵测的西梁、北燕使团,朝中能用的武将一大半都是你父亲的人……”

“所以呢?陆离已经四面楚歌了,这场战事的胜负差不多已经有了定论,你总不会想让我帮陆离扭转局面吧?你想让他们再多打一阵,顺便把当年铁甲军屠杀巫族子民的仇也报一报?”苏轻鸢连珠炮似的接连追问。

念姑姑摇头苦笑:“你可真是糊涂!我巴不得陆离的江山今天就分崩离析,我帮他做什么?我是想说,陆离已经快撑不住了,你需要让他崩溃得更快一点、让他败得更彻底一点!但是最好不要让他死了——让他活着痛苦,是不是比杀了他更有趣?”

苏轻鸢扁了扁嘴。

念姑姑歪着头,认真地看着她:“怎么,心疼他?”

苏轻鸢迟疑着,点了点头。

念姑姑见她没有掩饰,反倒放下心来,又耐着性子劝道:“你已经知道他当初是为什么宠你了,怎么还那么糊涂?你自己想想,这次你帮了他那么大一个忙,他对你说过一个‘谢’字没有?他完全不在乎你的安危,只关心你的肚子!如今你的身子弱成这样他都不肯陪你,你还不明白他的心思?你疼他,谁疼你?”

“他也许是忙……”苏轻鸢闷闷地道。

念姑姑叹了一口气,恨铁不成钢:“真是个糊涂丫头!他又不会亲自上阵打仗,能有多忙?这会儿他是忙,他忙着在永福宫跟旁的女人调情呢!”

“永福宫……娴妃是定国公的女儿。”苏轻鸢闷声道。

“着啊!”念姑姑拍了一下巴掌,“娴妃是定国公的女儿,这会儿他用得着定国公,所以肯定会对娴妃百般讨好,你说是不是?你在这里独守空房,人家那边可是春风帐暖!他若是真心疼你,他舍得你伤心吗?”

苏轻鸢无言以对。

念姑姑又叹道:“你呀,就是太年轻,总是容易被人三言两语就哄了去!他的心里有你没你,你不是早就知道吗?”

苏轻鸢迟疑许久,点了点头:“我知道……我虽然心疼他,可是我也不糊涂!等到将来天下平定之后,他一定还会纳很多妃子……”

“所以?”念姑姑笑了。

苏轻鸢咬牙道:“所以我不能让他天下平定,不能让他称心如愿!他若是一直待我好,我就把他拴在我身边;他若是三心二意,我就……”

她的脸色冷了下来。

念姑姑十分满意:“先前我只怕你糊涂,想不到竟是我多虑了。鸢儿,你心里有数就好。”

“你需要我做什么?”苏轻鸢冷声问。

念姑姑笑道:“做你最喜欢的事就好。”

苏轻鸢不解。

念姑姑便笑道:“我要你今后日日缠着他,寸步不离。”

“可是,别人会不会……”苏轻鸢有些担忧。

念姑姑瞪了她一眼:“你又糊涂了?别人会不会说闲话,跟你有什么关系?”

苏轻鸢失笑:“我确实又糊涂了——所以,你的意思是让我再做几件失分寸的事,把原先的浑水再重新搅起来?可是如今父亲已经反了,谣言不谣言的,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啊!”

“你不必多问,只要照办就是了。”念姑姑笑得高深莫测。

苏轻鸢迟疑着,点了点头。

念姑姑攥着她的手,微笑:“这一次,你不会再搞砸了吧?”

“我应该不至于那么笨!”苏轻鸢昂起头,有些不服气似的。

念姑姑笑了笑,从袖中摘下一只银镯子,替苏轻鸢戴在了手腕上。

“我不要,太丑了!”苏轻鸢嘟着嘴道。

念姑姑眯起眼睛,笑吟吟地看着她:“不要就摘下来吧。”

苏轻鸢闻言果然低头去摘,却发现那银镯子紧紧地贴着她的皮肉,既没有搭扣也没有缝隙,竟像是原本就长在她腕上的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苏轻鸢吓坏了。

念姑姑笑道:“你不用怕,这是咱们巫族秘传的法器,对你的精神恢复有好处,你只管戴着就是了。”

“可是,万一我变胖了,这镯子岂不是要勒进肉里去了!”苏轻鸢失声尖叫。

念姑姑被她嚷得有些哭笑不得:“你放心,它会长的!”

苏轻鸢将信将疑。

念姑姑笑着站了起来:“这会儿夜深了,你好好睡吧。下次有事我再来找你。”

苏轻鸢并未挽留,念姑姑便向她安抚地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从始至终,廊下守夜的小太监连半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估摸着念姑姑走远了,苏轻鸢扬声向外面叫道:“人都死了吗?给我来一个!”

彤云忙不迭地闯了进来:“娘娘有什么吩咐?是哪里不舒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