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轻鸢睡醒的时候,窗外晨光微明,风很大。

淡月在外头听见动静,一脸欢喜地跑了进来:“娘娘,您醒了!”

苏轻鸢皱了皱眉:“我怎么回来了?父亲退兵了?”

淡月冷笑道:“他又不傻,几万金吾卫将士几乎死了个干干净净,他不退兵,难道留下来等死吗?”

“怎么会?”苏轻鸢有些疑惑。

父亲是带了一辈子兵的老将,就算仓促之间没本事攻进水榭,也不至于损失那样惨重啊!陆离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陆离呢?”她忙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头疼得好像要炸开一样,肚子里也是火烧火燎的,十分难受。

万幸的是,孩子还在。

淡月平静地道:“他这几天不是在朝乾殿就是在御书房,这个时辰多半是在朝乾殿。”

“这几天?”苏轻鸢糊涂了。

淡月皱了皱眉:“原来你不知道?今儿是初四了。”

苏轻鸢呆了:“初四?这么说……”

“嗯,你睡了两天三夜。要不是余太医拍着胸脯说你不会有事,我们差不多都要吩咐内廷司准备素衣白幡了。”淡月板着面孔,一本正经地道。

苏轻鸢“嗤”地一笑,心情好了许多。

淡月有心思开她的玩笑,说明外面的局势还控制得住。

可是,过去了这么久,她终究还是不放心。

落霞带了几个小宫女端着参汤和各式清粥小菜,满满当当地摆了一桌子,然后连桌子给她抬到了床前。

苏轻鸢哭笑不得:“你们这是做什么?一桌子摆十几种粥,炫手艺吗?”

落霞垂下头,低声道:“太医说,娘娘连着几天不曾进食,醒来之后肚里一定难受,但胃口未必好。所以奴婢们就想着多做几样,总有一种是您爱吃的。”

“可是你们怎么知道我今早会醒?”苏轻鸢疑惑地问。

落霞抿了一下唇角,脸上微红。

淡月拍手笑道:“我们又不能未卜先知,谁知道你什么时候醒?落霞她们几个得空便去厨房熬粥,凉了就放在炉子上温着,温半天不见你醒就倒了重做——这几天也不知浪费了多少好东西呢!”

苏轻鸢拉过落霞的手,重重地握了一下:“我自己任性,倒连累你们操心受累的,让我怎么过意得去?”

落霞挑了一碗银耳莲子羹,用小匙送到了苏轻鸢的嘴边:“娘娘可千万别说自己任性。那晚您以一己之力破了那个妖妇的局、挽回了整个局面,奴婢们眼睛里都看着呢!您为了皇上殚精竭虑,奴婢们便是为您累死了也情愿的。”

苏轻鸢喝了两口粥,抬起头来翻了个白眼:“我跟你客气两句,你倒矫情起来了!熬个粥而已,怎么就累死你了?”

落霞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

苏轻鸢好容易喝下了小半碗粥,肚子里难受得厉害,便不再吃了。

落霞忙着叫人去请余太医来,苏轻鸢却拉住了她的手:“先跟我说说,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陆离现在的处境怎么样?”

落霞叫人撤了桌子,在床边坐了下来:“那天夜里,反贼没能攻进水榭,天亮的时候就撤了。皇上早在宫外埋伏下了人马,薛大人带着金甲卫将士围追堵截,把反贼的亲兵和金吾卫杀了个七七八八……”

“薛大人?薛厉?”苏轻鸢皱眉追问。

落霞点了点头:“其实,薛大人他们只在狱中关了一两天就放出来了。皇上秘密安排他们在外面带兵,防备的就是苏翊谋反的这一天!”

这倒也是意料之中的答案,苏轻鸢点了点头。

落霞见状便继续道:“反贼逃出城外,与亲信的铁甲将士会合——那时候大司马已经带数万人马偷袭过铁甲军大营,大概杀了有四五万人。苏翊大发雷霆,立时就率军反攻了回来。幸好大司马带的骑兵跑得快,回到城里来关上了门,说什么也不出战了,这会儿城门那里还在耗着呢!”

苏轻鸢听得惊心动魄,许久才又问道:“城里有多少兵马?”

落霞迟疑了一下,黯然道:“连原来的护城军在内,加起来大约有七八万人吧。”

苏轻鸢攥紧被角,黯然道:“可是,铁甲军即使损失惨重,如今怕也还是远远超过二十万!这还不算父亲拉拢的其他势力……”

“皇上会有办法的,娘娘就不要费神了。”落霞低声劝道。

苏轻鸢看她的脸色就知道,如今的局势实在算不上乐观。

想来也是。兵临城下,力量又如此悬殊,谁能乐观得起来呢? 落霞见苏轻鸢似乎有些低落,忙又劝慰道:“皇上的底牌还没有拿出来,咱们一定还有办法的。如今西梁和北燕的使臣都在京城,两国国主绝不会坐视京城陷落……”

苏轻鸢的脸色立时难看起来:“怕的就是那两国从中作梗!铁甲军都是咱们南越的将士,纵然是反叛也不至于太过滥杀无辜,若是处理得好甚至还有招降的可能;可若是西梁和北燕的军队进来,南越就彻底完蛋了!”

落霞闻言脸色大变。

苏轻鸢忽觉心头“怦怦”乱跳,耳边也忽然轰响起来。

她忙用力扶住头,倒在了枕上。

“娘娘——”丫头们吓坏了。

苏轻鸢听见动静,艰难地摇了摇头:“我没事。”

落霞忙在床边蹲下来,急道:“奴婢这就叫人去提醒皇上,娘娘您千万别再费神……”

苏轻鸢点点头,又勉强笑道:“陆离一定早想到了。这几个月局势这么乱,他不可能不留心边关的守将……他若是连这点都想不到,这个皇帝也就不用当了!”

落霞忙笑道:“正是呢,昨日皇上还特地召见了良嫔,一定是因为岳将军在镇守西北的缘故。只要守将们能顶住一两个月不放外人进来,咱们就能自己稳住局势!”

“良嫔……”苏轻鸢低声喃喃着,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落霞知道自己多嘴了,忙又岔开话题道:“落云城那边的护城军足有七八万,再过十多天应当便能调过来。除此之外咱们还有属国,那些国主各自有皇子公主在京中,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明月公主有消息吗?”苏轻鸢打断了她的话。

落霞迟疑了一下,不太确定地道:“应该还在养伤。”

苏轻鸢又坐了起来,急问:“念姑姑抓到了没有?她知道宫城地下的秘密,若是任她逍遥在外,后果不堪设想!还有静敏郡主——静敏的心不坏,可她如今是念姑姑控制着的,谁知道她又会做出什么来……”

她越说脸色越白,额头上又渗出汗来。

落霞忙按住她的手,急道:“皇上都想到了的,您就别费神了!如今已经是这个样子,若是再累着了,您让皇上怎么办?”

苏轻鸢怔怔地坐了许久,终于哑声叹道:“我不问了。”

落霞连连点头,又安慰道:“如今朝中百官对皇上都十分恭敬,每天朝堂上都争相献策;京城里的百姓也大多信了娘娘的那番话,所以皇上的处境其实已经好了很多。现下咱们所缺的只是时间——铁甲军晚一天攻进来,咱们的胜算就多一分!”

“真的吗?”苏轻鸢的眼睛亮了起来。

落霞笑着,又重重地点了点头。

苏轻鸢坐了这一会儿,又有些倦了,便扶着床沿又躺了回去。

落霞忙道:“娘娘再歇一会儿吧,奴婢下去叫人准备糕点。”

苏轻鸢闭着眼睛道:“多叫人跟着陆离。一人计短两人计长,如今他手头的事情千头万绪,只怕难免有疏漏的时候,你们凡事多帮他提着些总是好的。”

落霞连连答应着,带着小丫头们退了下去。

苏轻鸢困倦得厉害,这会儿却睡不着。脑壳里面像是装了什么尖锐的东西,钻心彻骨的疼。

她知道这是那夜心力耗损太过的缘故。这也相当于受了一次不大不小的伤,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如今是陆离最需要人的时候,她却不能再帮他什么了。

那些杂七杂八的事,里面一定隐藏了许多有用的信息,可是她却不能帮他一一理出来……

这种无能为力的滋味,实在难受!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

苏轻鸢觉得脑壳里似乎松快了许多,便撑着身子坐了起来。

这一次,余太医居然在。

见苏轻鸢醒来,余太医便笑道:“娘娘果真福泽深厚,受了那么重的损伤,居然三天便醒过来了。”

“三天还少吗?”苏轻鸢赏他一记白眼。

余太医笑了:“娘娘的性子就是太好强了。若是旁人,这会儿是断然不肯坐起来的。”

苏轻鸢叹道:“躺得久了也要命——你这会儿还在我这里做什么?”

余太医笑道:“微臣给娘娘送药过来,顺便有几句话要说给娘娘听。若是托旁人转达,只怕娘娘又当成了耳旁风。”

苏轻鸢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你如今是越来越过分了,连我都要受你管?”

余太医昂首挺胸,一点也不惶恐:“这是皇上的吩咐,娘娘心里若不服气,不如找皇上说理去!”

苏轻鸢没辙了。

她就知道是陆离在背后搞的鬼!

彤云在旁边看着热闹,笑道:“这一次在水榭,余太医立了大功,皇上赏他还来不及呢!娘娘要找皇上告余太医的状,只怕是告不倒的!”

苏轻鸢不乐意了:“余太医立了大功,难道我就没有立功吗?”

彤云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只好在一旁傻笑。

落霞进来笑道:“娘娘当然更是立下了天大的功劳。只是您跟皇上是一家人,皇上当然要先赏余太医。”

“先赏余太医,然后就忘了赏我!”苏轻鸢气呼呼地道。

落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在旁笑着。

余太医摇了摇头,笑叹道:“看来是微臣多虑了。娘娘自己心里有数,想必不会再冒那样的风险。”

苏轻鸢正了正脸色,垂眸道:“你放心,我自己的命还是要的,不会轻易砸了你的招牌。”

余太医闻言一笑,起身告辞。

苏轻鸢忽然叫住他:“那天陆离的掌心好像流血了,你给他上药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