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说说看,你发现了什么?”陆离微笑着,漫不经心。

苏轻鸢从他怀中伸出手去,敲了敲榻上的小矮桌:“那小姑娘,露出了一个很大的破绽。”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看得陆离有些闪神。

“什么破绽?”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追问。

苏轻鸢眯起眼睛,神情十分得意:“丫头们说,明月公主在前厅等候的时候,言行举止十分谨慎得体,一看便知是自幼受过教导的,绝不是一个刁蛮放诞的野丫头。可就是这样一位熟知皇家规矩、自幼受到良好教养的公主,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她居然连自己应该坐在哪儿都不知道,一进门就险些冒冒失失地坐到了我西边的位置上去!”

“原来,你特地叫人搬一只小桌来放在榻上,是为了给她布一个陷阱?”陆离摩挲着苏轻鸢的脸,笑问。

苏轻鸢微微点头,笑得有些冷:“本来只是随便试一下,没想到她竟那么容易就跳进来了。泽国作为南越的属国,数百年来同样也是以西为尊,在皇家礼仪规范之下长大的明月公主,本来是万万不会弄错的——除非泽国王室的规矩,老早就已经改了!”

陆离低下头,在苏轻鸢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喂,你就不评价一下?”苏轻鸢有些不满。

陆离笑了:“我不是已经评价了吗?”

苏轻鸢噘起了嘴吧。

陆离只得笑道:“你这个小陷阱布置得很巧,评价也非常准确。三国之中,只有北燕以东为尊。明月公主那个不经意的小动作已经暴露了——泽国倒向北燕,时日已久。”

苏轻鸢终于满意了,骄傲地挺了挺胸膛。

陆离顺手把小桌上的那只锦袋取了过来,微微冷笑:“已经倒向了北燕,却还要以南越属国的身份来挑拨离间,这就很恶心了。”

苏轻鸢皱了皱眉头:“多年前神雀国的那件事,真的跟西梁有关系吗?”

陆离冷笑:“有关系又如何?三国之间互相使绊子也不是头一回!背叛就是背叛,哪怕有一万个理由,也改变不了这一点!”

苏轻鸢闷闷地想了一想,没有接话。

与“天下”有关的话题总是残酷的,她不想评价。

陆离拆开那些书信,漫不经心地翻看着。

苏轻鸢就靠在他的怀里发呆。

她看到陆离一时拧紧眉头,一时又挑眉冷笑,不免觉得很有趣。

于是,她便不老实地伸出手去,描摹他的眉眼、他的唇和腮边的棱角。

陆离嫌她碍事,却又舍不得推开,只好抓着她的手,攥在掌心里。

忽然,苏轻鸢注意到陆离的脸上现出了怒色。

“怎么了?”她有些诧异。

陆离皱了皱眉,随手把那些信件卷起来往锦袋里一塞:“没什么。”

苏轻鸢不相信,爬起来抢过锦袋,又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地倒了出来。

那些乱七八糟的书信,苏轻鸢是没有兴趣去看的。她在一堆字纸里面胡乱扒拉了一阵,最后找出了一条色彩绚烂的绦子,拿在手里犯起了嘀咕。

这什么鬼?

花纹很繁复、技巧很高明是不假,可是……谁家会戴这样的绦子啊?恨不得把一百种颜色都混到一起,花里胡哨跟野鸡似的!还有中间镶嵌的这一排半红半黑的豆子——丑死了!

陆离偷眼看着苏轻鸢的脸色,神情有点紧张。

苏轻鸢盯着那绦子看了许久,忽然抬起头,准确地捕捉到了陆离紧张的神情。

“你慌什么?”苏轻鸢眯起了眼睛。

陆离立刻移开目光:“奇怪,朕有什么好慌的?”

“你没慌,你躲什么?”苏轻鸢撑起身子,攀上了他的肩头。

“我没躲。”陆离矢口否认。

苏轻鸢笑出了声:“以为我不知道?女孩子给人送这个,一准儿是求爱的意思!那姑娘瞧上你了,你很得意,是不是?”

“我哪敢得意……”陆离一脸委屈。

“‘不敢’,而不是‘不会’。”苏轻鸢抠字眼。

陆离看着她,一脸委屈。

苏轻鸢忍不住,笑了出来。

陆离松了一口气,顺手把那绦子夺过来丢到一旁:“少喝点醋,伤身子!”

苏轻鸢白了他一眼:“来路不明的干醋,我才懒得喝!泽国既然已经倒向了北燕,谁知道她给你送这玩意儿是什么用意?我看,她八成是想舍身为国,跑到你身边替北燕做个卧底眼线什么的!”

“她是想左右逢源。”陆离冷笑。

苏轻鸢皱了皱眉:“野心不小。”

陆离随手把玩着她垂落在肩头的一缕青丝,闭目沉吟。

苏轻鸢又顺手把那条绦子拽了过来,缠在手上摆弄着:“这玩意儿,有什么说法吗?”

陆离随口说道:“应该是她亲手编的,上面的花纹是她们泽国的什么图腾之类。至于中间那几颗豆子——我恍惚记得是有说法的,当地人称‘相思豆’,据说豆子的数量代表了女子的年纪。”

苏轻鸢随手数了数:“十七颗。所以她应当是十七岁咯?”

“你信吗?”陆离睁开眼睛笑问。

苏轻鸢想了一想:“我不知道。瞧着她稳稳当当的样子,我总疑心她有二十岁了。但是说不定人家只是少年老成呢?”

陆离微微一笑,并未接话。

苏轻鸢又笑道:“如果她有二十岁,她的身份——那就有趣了。”

“她的身份,一直很有趣。”陆离笑得意味深长。

苏轻鸢“呼”地坐了起来:“你不许说她有趣!”

陆离咬了咬嘴唇,可怜兮兮的。

苏轻鸢忍住笑,板着面孔:“除了我,你不许对任何女人感兴趣,不管是哪方面的兴趣都不行!”

陆离瞪了她一眼,低下了头。

苏轻鸢有些生气了:“怎么,你不服?”

“我觉得我已经表现得很好了,你非但不夸我,还凶我?”陆离气呼呼地抱怨道。

苏轻鸢歪着头,细细地打量着他:“你表现得很好了?”

陆离坐正了身子,理直气壮:“那个女人说的话,你不是也听见了?有人自荐枕席,我都给杖毙了,你还想让我怎样?”

“嗯?”苏轻鸢细细地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来着。

所以,应该夸他吗?

心里怎么这么不舒服呢?

陆离见她想起来了,便瞪大了眼睛,眼巴巴地等夸奖。

苏轻鸢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撇了撇嘴:“哼,自荐枕席……”

陆离的心里“咯噔”一下子。

苏轻鸢咬住下唇,翘起唇角,抬起头向陆离瞅了瞅,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陆离慌忙缩了缩脖子:“拒绝诱惑是我的分内之事,你若是不想夸,也就算了……”

“皇上,西梁六皇子在御书房候驾,说是有事求见。”小路子在门外小心翼翼地禀道。

陆离坐直了身子,若有所思。

苏轻鸢有些疑惑:“他有什么事着急见你?”

陆离沉吟道:“昨日回京之前,他已经提到过,说是希望尽快启程回国。”

“西梁境内有变故?”苏轻鸢立刻瞪大了眼睛。

陆离摇头:“没有。我原先也疑心这个,特地叫人去打探了一番,一切正常。咱们的探子没有消息传回来,西梁的营中也十分平静。程昱他们疑心西梁在咱这里做了什么手脚,可是也没有证据。何况——他们若是真做了手脚,急着逃走岂不更显得心虚?”

苏轻鸢想了想,忽然重重地拍了一下大腿:“他有没有说过带不带百里云雁走?”

陆离被她吓了一跳,愣了一下才道:“他说不带。”

“还有呢?”苏轻鸢敏锐地捕捉到了他眼神里那一抹躲闪的痕迹。

陆离迟疑了一下,抱着肩膀低声道:“昨天他说为了两国安宁,希望我接百里云雁进宫——不计较名分,哪怕只封作低等的美人或者才人也可以。”

苏轻鸢重重地“哼”了一声。

陆离忙补充道:“我没有答应!昨天他提起来的时候我就拒绝了,今天他若是还提这个话题,我一定狠狠地骂他!”

“你答应他吧。”苏轻鸢沉声道。

陆离打了个哆嗦:“不不不,我真的没那个意思……”

“你答应他,可以看一场好戏。”苏轻鸢眯着眼睛,笑得很贼。

陆离一听“好戏”,立刻来了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