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醒来时只见满窗莹白,却又不像是日光,一时竟看不出是什么时辰了。

陆离走过来,将一块浸了热水的帕子覆在苏轻鸢的眼睛上,柔声命令:“再躺一会儿。你的眼睛肿了,若不好好敷一下,怕是要疼几天。”

苏轻鸢翘起了唇角,哑声问:“你不上朝么?”

陆离握着她的手,在床边坐了下来:“这几日没什么事,雪又下得大。礼部派人到城外迎接北燕使臣去了,我就干脆偷个懒,叫他们散了。”

“下雪了?”苏轻鸢抬了抬头,打算起身。

陆离忙伸手按住她:“雪还没停,别急。等它停了,我带你出去玩。”

苏轻鸢“嗤”地笑了:“又拿我当小孩子哄么?”

陆离笑着,揶揄道:“已经哄了你一宿,又是拍背、又是擦眼泪、又是唱小曲……好容易哄得你睡了,醒来又不承认自己是小孩子了?你见谁家大人一哭哭一宿的?”

苏轻鸢气得用指甲掐着他的掌心,拽着他的手不住地摇晃。

陆离愉悦地笑了起来。

苏轻鸢忽然翘了翘唇角,拉长了声音:“话说——你的小曲儿唱得还挺不错,以后哄孩子睡觉的差事就交给你了,可以省一个教养嬷嬷的钱。”

陆离的脸上不由得一红。想到苏轻鸢看不见,他又放了心,坦然笑问:“连这份钱都要省?咱们穷成那样了吗?”

苏轻鸢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样子:“成由勤俭败由奢,能省一点是一点。”

陆离拉长了声音“哦——”了一声:“这么说,以后孩子你自己喂,还可以省下乳母的钱。”

苏轻鸢委屈地扁了扁嘴。

陆离忽然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还是算了,我舍不得。”

“什么啊?”苏轻鸢没听明白。

陆离凑到她的耳边,哑声低笑:“我的东西,不许那小家伙跟我抢。”

苏轻鸢想了好一会儿才醒悟过来,气得她“呼”地一声扯下了眼睛上盖的帕子,坐了起来:“你要不要脸?”

陆离低低地笑着,意味深长。

苏轻鸢忙又扯过被角遮住身子,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

只可惜,肿得像桃子一样的眼睛,实在没有什么威慑之力,看上去只觉得好笑。

陆离替她擦了擦眼角,叹道:“今儿怕是不能出门了。这个样子,旁人看见会笑话的。”

苏轻鸢起身走到妆台前,看见镜中自己滑稽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起来。

陆离悄悄地松了一口气,从后面揽住她:“当然,在自己的院子里走走还是可以的。我刚刚看见廊下的几树梅花都开了,后面雪亭风景正佳,待会儿去那里坐坐?”

“你当真要在这里陪着我,不忙正事了?”苏轻鸢有些疑惑。

陆离颔首微笑:“这阵子,该是旁人忙正事的时候了。”

苏轻鸢觉得他这句话大有深意,却不打算多问。

于是草草地梳起了发髻,胡乱裹了几件厚实的衣裳,啃了几块点心,便往雪亭去了。

这亭子称名为“雪”,果然是赏雪的好地方。目之所及,亭台花木素淡如水墨,正是一片琉璃世界、冰雪乾坤。

但苏轻鸢却不是个爱好赏雪的雅士。

她急着出来玩,图的是一个热闹。

梅枝上如玉般莹白的积雪,被她毫不留情地摇了下来,同栏杆上的攥到一起,团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雪球,“嘭”地一声砸到了陆离的背上。

陆离吃了一惊,回过头来,看见那张得意洋洋的笑脸,只得无奈地自认倒霉。

苏轻鸢拍着手笑道:“咱们两个人玩,有什么趣处?应该把丫头们都叫出来,热热闹闹地打一场雪仗才好!”

陆离不说话,眯起眼睛盯着她的肚子。

苏轻鸢知道他的意思,只得悻悻地走到亭子里坐了下来:“一点都不好玩!”

陆离拿她没办法,只得陪着她坐下,笑问:“不如改天再传一个戏班子进宫,给你解解闷?”

苏轻鸢闷闷地摇了摇头:“算了,还有正事要做呢……”

正说着话,旁边的花枝上忽然来了一对喜鹊,“喳喳”地叫得欢快。

苏轻鸢立时站了起来。

陆离笑着牵起了她的手:“喜上梅梢,好兆头。”

苏轻鸢踮起脚尖,凑到他的耳边低声问:“你想法子把它们两个抓下来给我好不好?”

“你要做什么?”陆离有些紧张。

苏轻鸢笑得眉眼弯弯:“烤喜鹊吃啊!”

陆离立时黑了脸:“喜鹊也是能吃的?”

苏轻鸢认真地点了点头:“当然可以吃!特别有嚼劲!”

落霞带着几个小太监过来送炉子,听见这话脚下一滑,险些把手里的茶盘给摔了。

陆离强拉着苏轻鸢的手把她拽回亭子里,回头吩咐小太监:“拿两只野鸡过来——要拔了毛掏了内脏的。”

苏轻鸢闷闷不乐地靠着炉子烤着火:“拿野鸡过来做什么?”

陆离白了她一眼:“野鸡总比喜鹊好吃吧?”

苏轻鸢也承认这一点,但还是有些委屈:“那为什么要拿拔了毛掏了内脏的?”

陆离凑低头凑到她的面前,微笑着问:“你还记得前年冬天,你请我们吃的叫花鸡吗?”

苏轻鸢的脸色慢慢地黑了下来。

她当然记得了,不就是忘了掏内脏嘛……

为什么要记得那件事?很丢人好不好!

再说,她不也就失败过那么一次?平时烤的蚂蚱什么的,还是蛮好吃的嘛!

陆离这个没良心的,吃了她那么多好吃的,到头来还要嘲笑她的厨艺,不能忍!

苏轻鸢气鼓鼓的,甩开陆离的手便要出门。

陆离忙拉着她不住地道歉,唇角却怎么也忍不住笑。

静敏郡主风风火火地闯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诡异的场景。

苏轻鸢看到这个不速之客,原本便有些发黑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陆离脸上的笑容也微微地僵了一下。

随后,他若无其事地牵着苏轻鸢回到炉边坐了下来,闲闲地招呼静敏郡主道:“你怎么来了?”

静敏郡主自己入了座,笑嘻嘻的:“这样的天气,一个人呆着多没趣!我估摸着你多半在这里,正缺人一起打雪仗呢吧?我不等人请就自己来了,不欢迎么?”

“说实话,确实是不太欢迎的。”苏轻鸢在心里答道。

陆离转过脸去看着炉子,淡淡道:“要打雪仗,你怕是只能到别处去了。”

静敏郡主扁了扁嘴巴,很快又笑了起来:“不打就不打嘛,赏雪也是不错的!我好容易来一回,太后不会赶我走吧?”

“那要看你乖不乖了。”苏轻鸢勉强打起精神,微笑道。

静敏郡主忽然又直起身子,伸出了手:“你的眼睛怎么了?肿得这么厉害!”

苏轻鸢慌忙往后仰了一下,避开她的“魔爪”:“风太大,吹得太厉害了就这样。”

静敏郡主显然不信。

苏轻鸢也没指望她信。恰好这时小太监提了两只野鸡,快步走了进来。

静敏郡主的眼睛立刻亮了:“你们要烤鸡吃吗?”

“没你的份。”苏轻鸢瞥了她一眼,扭了扭脖子。

“喂!我是客人呐!”静敏郡主不乐意了。

陆离在旁坐着,有些头大。

知道静敏喜欢雪,越是下雪天气越喜欢乱跑,到处往人堆里扎——他就应该防着这一出的!

现在怎么办?

陆离忽然有点想逃。

小太监把收拾干净了的野鸡用签子串了,苏轻鸢便接过来给了陆离一只:“看着点,别烤糊了!”

“我也要!”静敏郡主厚着脸皮伸出了手。

陆离迟疑了一下,把自己手中的那一只递了给她。

苏轻鸢顿时觉得没趣,随手把自己手中的那一只丢进了炉子里:“懒得吃了!还不如烤喜鹊呢!”

陆离忙捡了出来,看看苏轻鸢的脸色又觉得不对,忙顺手又递给了静敏:“你拿着吧。”

静敏郡主糊涂了。

陆离往苏轻鸢的身边靠了靠,低声道:“静敏跟你是一样的脾气,你从前尚肯让她几分,如今怎么越发耍起小孩子脾气来了?”

苏轻鸢闷声不语,倒是静敏郡主抬起了头:“喂,谁要她让了?”

陆离忙笑着提醒她:“烤鸡糊了。”

静敏郡主重重地将签子丢进炉子里,站了起来:“让奴才们来烤不好吗?我又不是来做苦力的!”

“你们玩吧,我累了。”苏轻鸢站起身,拉开门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