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轻鸢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红。

看到陆钧诺已经平安地溜了出去,她才昂起了头,强作镇定:“钧儿是我的儿子啊,有什么不对么?”

陆离习惯性地伸出手来勾住了她的腰:“你是越来越糊涂了!咱们的儿子不是还在这里么?”

苏轻鸢立刻挣脱了他的手,脸色难看起来。

陆离一怔,拧紧了眉头:“怎么了?”

苏轻鸢避开他的目光,淡淡道:“没事。钧儿不过是跟人学舌而已,你不要放在心上。外面那些谣言,一时也成不了气候……”

“阿鸢,你有心事。”陆离再次伸出手,不出意外地又被苏轻鸢躲了过去。

苏轻鸢低下头,语气平淡:“没什么心事。我只是有些累了。”

陆离的心中生出了几分怒气:“见苏青鸾的时候不累,见娴妃的时候不累,见钧儿的时候也不累,唯独见我的时候,就累了?”

“我觉得,此时你应该没有时间来见我才对。”苏轻鸢靠在枕上,依旧不肯与陆离对视。

陆离俯下身子,揽住她的肩:“先前为了政事冷落了你,是我不好。如今我已把事情全都丢给那帮多事的老头子了,从今以后,我每天只陪着你。”

苏轻鸢缩了缩肩膀,第三次避开了他的手。

这一次,陆离真的有些恼了。

苏轻鸢干脆缩进被子里,闷声道:“多事之秋,浪费时间来陪我是最不明智的选择。如今外有西梁、北燕虎视眈眈,内有我父亲狼子野心,宫中还有一个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的念姑姑……需要你操心的事太多了。我帮不上你什么忙,至少应该在巫术一途上下点儿工夫,说不定能把藏在宫中的那颗毒瘤拔掉……”

“总之,你就是不喜欢我陪着你。”陆离替她作了总结。

苏轻鸢在被子里抱着自己的肩膀,没有说话。

陆离的脸色立时沉了下来。

不说话是什么意思?默认?!

“你给我出来!”陆离粗暴地掀开被角,抓住了苏轻鸢的肩。

苏轻鸢忽然发出一声尖叫,蜷着身子缩到了角落里。

陆离皱了皱眉头,放下了手中的被角:“阿鸢?”

苏轻鸢闭上眼睛,缓缓地呼出一口气:“你不要过来。”

陆离在床边站了许久,终于叹道:“娴妃是占卜师,昨晚她请我过去,只是因为卦象有异,并没有别的缘故。”

“我知道。”苏轻鸢的声音隐隐有些发颤。

陆离的眉头拧得更紧了:“至于苏青鸾——我以为你更应该相信我。你那个妹妹是什么样的人,你的丫头应该已经告诉你了。”

“我知道。”苏轻鸢还是那三个字。

陆离向前倾了倾身子,果然看到苏轻鸢又缩到角落里去了。

他挫败地叹了口气:“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有可能得罪你。如果你担心的是钧儿……我当初既然放过了他,今后自然更加不会轻易对他动手——你到底在别扭什么?”

“你没有得罪我,”苏轻鸢抬了抬头,“是我不好。”

“过来。”陆离伸出了手。

苏轻鸢不肯动,陆离就一直伸着手,看着她。

迟疑许久之后,苏轻鸢终于还是把手伸了出去。

陆离从那个角落里将她拉了出来,手上攥得很紧:“你又听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娴妃的占卜术并不算到家,她只能看出你我将来有分离之虞,却没说咱们注定要劳燕分飞——你在怕什么?”

苏轻鸢苦着脸试图辩解:“与娴妃的占卜没有关系,我只是觉得……”

“你只是觉得现在是多事之秋,你和我都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陆离替她接上了后面的话。

苏轻鸢怔怔地点了点头。

陆离手上用力,将苏轻鸢拽进了自己的怀里:“你当我是傻的?你不许我抱不许我碰,连牵一下手都要犹豫那么久——真的只是因为‘忙’?”

苏轻鸢无言以对,心虚地低下了头。

被陆离圈在怀中,她的整个身子都是僵的。

陆离故意将手指伸进她的衣衫里面去,在她的腰眼处若即若离地画着圆圈。

肚子里的小家伙不安分地动了几下,苏轻鸢却只是紧绷了身子,一动也不敢动。

陆离故意低下头,促狭地用鼻尖碰了碰苏轻鸢的额头,不出意料地察觉到她慌乱地攥紧了被角。

他终究没忍心再吓唬她,只得静静地拥着她的身子,许久无言。

苏轻鸢渐渐地放松了下来。

她放开了被角,又抓住了陆离的衣袖,无意识地揉搓着。

陆离拥着她一起躺下,尽力放软了声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吧?”

苏轻鸢沉默良久,终于还是低声叹道:“我都想起来了。”

陆离一惊,坐直了身子:“记起来了?”

苏轻鸢看着他,点了点头。

陆离迟疑着,不确定地问:“所以,你这样抗拒我,是因为恼我先前待你不好?”

苏轻鸢缓缓地摇了摇头。

“那……”陆离已经不知道该从何处问起了。

苏轻鸢翻了个身,窝进了陆离的怀里。

陆离悄悄地松了一口气。

但,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他分明感觉到,苏轻鸢是在害怕。

她在害怕,却与程若水的占卜无关、与苏青鸾的心计也无关。

陆离努力地思忖了很久,忽然有一个清晰的念头冒了出来。

他攥住了苏轻鸢的手腕:“你怕我?是因为念姑姑?阿鸢,你不该相信她!她不可能是你的母亲,她把你掳走、逼你修习那些莫名其妙的术法,都是为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你想想她从前对你所做的那些事,哪个做母亲的忍心那样对待自己的女儿?你一向很清醒理智,如今什么都想起来了,怎么会反而糊涂了呢?她到底对你说了些什么?”

苏轻鸢仰起头向陆离看了一眼,随后又低下了头:“这些道理,我都懂。”

“那你……”陆离愈发不解。

苏轻鸢紧紧地揪住他的衣角,迟疑许久,始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陆离低头迎着她的目光,心中一酸,忙道:“先不要想了。”

苏轻鸢咬着唇角,怔怔地落下泪来。

陆离攥着她的手腕,手上紧了紧,却不敢问。

苏轻鸢也不言语,只管用手按着心口,不住垂泪。

那些原本已经忘掉了的事,如同暗夜之中的海潮,一浪一浪汹涌而来,带着灭顶的窒息和冰冷,没有给她留出半分躲避的空间。

上一次,她可以失忆、可以疯癫,可以把那些事当成一场噩梦,糊里糊涂地混过去。

可是这一次,她却一直无助地清醒着。

他能求助的人,只有陆离。可是……

那样不堪的事,如何能对他说?

她倒不是不信他,只是,她自己一个人痛苦已经够了,难道还要让他也跟着一起痛苦难过吗?

何况,一道原本已经愈合的伤疤,实在也没道理再把它揭开来看。

苏轻鸢的心里,是不想说的。

可是如果不说,她该如何向陆离解释自己今日的反常、该找什么理由抗拒他的亲近?

地道之中的那几日,已经成了苏轻鸢的心病,不是说好就能好的。理智是一回事,潜意识里本能的反应,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苏轻鸢始终找不到解决之法,只好仰起头来,可怜巴巴地看着陆离。

陆离叹了一口气,拥着她起身:“你是不是又没有好好吃饭?我听见你的肚子叫了。”

苏轻鸢脸上一红,心里反倒没那么堵了。

她勉强扯了扯唇角:“午膳的时候没什么胃口,后来就忘了……”

“你饿着孩子了。”陆离在她腰上捏了一把,笑道。

苏轻鸢瞪了他一眼,坐直了身子向外头扬声叫道:“落霞,传晚膳来!”

陆离只得陪着她一同起身,等小太监们陆续将饭菜摆上桌,便挑了几样她素日爱吃的放到了她的面前。

苏轻鸢擦了擦眼角,笑道:“竟然要劳烦皇帝替我布菜,真真折煞我了!”

陆离白了她一眼,在她身旁坐了下来:“再让我知道你不好好吃饭,下一顿就没你吃的了!”

苏轻鸢一脸委屈,陆离也不安慰,只管板起面孔,不住地夹菜给她。

谁知这晚膳竟仍然吃不安顿。

一个小太监在外面闹着要见陆离,说是良嫔又发起了高烧,要他去看看。

苏轻鸢放下筷子,抬头劝道:“她纵然有错,毕竟也已经受了那么多苦了,你就去看一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