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轻鸢再也睡不着了。

外面,因为火灾而起的那一阵喧闹已经过去,耳边只听到“呼呼”的风声。

辗转反侧到了后半夜,苏轻鸢终于披衣起身,走到窗前挑了挑灯花,翻出一本书看了起来。

心中仍然闷得厉害,书上的文字仿佛变成了一只只四处乱爬的蚂蚁,再也排不成行。

修习巫术一途,心神不宁是最忌讳的。她努力辨认着书上的文字,试图转走自己的注意力,却不想心中越来越乱,胸口渐渐闷胀起来,浑身上下一阵冰凉、一阵滚烫。

“陆离……”她低低地唤着,却无人应。

那书上的文字,先前总是辨认不清,此刻却又像是忽然活过来一样,争先恐后地钻进了她的眼睛里、钻进了她的脑海中。

“好痛……”苏轻鸢双手抱着头,痛苦地呻吟。

那些文字像是忽然长出了翅膀,在她的脑海中盘旋奔突,撞得她又麻又痛,苦楚难当。

好容易痛楚轻了些,她又不由自主地翻到了下一页。

于是,新一轮的痛苦又开始了……

清晨,淡月进来服侍洗漱,看到趴在桌上似乎不省人事的苏轻鸢,不由得大吃一惊。

闻讯而来的落霞也吓坏了,忙遣了小宫女去请太医,又叫人报给陆离知道。

太医倒是来了,可是到朝乾殿传信的小太监却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说是今日没有上朝。

“什么叫‘没有上朝’?”苏轻鸢睁开眼睛,哑声问。

小太监吓了一跳,忙跪下来禀道:“朝乾殿那边还在等,据说是皇上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晚一点儿才到。”

“他如今在哪儿?”淡月冷声追问。

小太监面露难色,不肯回答。

落霞皱眉:“你没跟小路子说娘娘病了吗?”

小太监忙道:“已经说了。”

落霞打发了人下去,小心地劝慰苏轻鸢道:“皇上极少误早朝的,今日必定是有要事了。娘娘先歇一歇,无论如何,散朝之后一定能见着的。”

苏轻鸢没说话,只闷闷地苦笑了一下。

太医诊过脉,皱眉道:“娘娘并无大碍,只是孕中劳心太过,未免于凤体不利。请娘娘善自珍重、保养身心。”

苏轻鸢叫小宫女打发了太医,却又忍不住拿起先前那本书,继续往下看。

落霞来劝过几次都不见效,最后只得将她手中的书夺了下来。

苏轻鸢争不过,却也没有坚持,只是沉默地拉过被角盖住了脸。

这一次,却很容易就睡着了。

梦里没有人,也没有什么景致,只有漫天漫地的大水和烈火,避无可避,逃无处逃。

又是一场可怕的煎熬。

醒来时已是午后,她的额头烫得厉害。

居然真的病了。

因在孕中,太医不敢轻易用药,只好慢慢地调养,于是这病就愈加难熬。

陆离在她的床边坐着,面露愁容:“好端端的,你怎么又把自己熬成这个样子!”

苏轻鸢迷茫地盯着他看了许久,缓缓露出了笑容:“你不是也一样吗?”

陆离下意识地抬手揉了揉眼角,随后无奈笑道:“你又跟我比?我又不曾怀着孩子,也没有太医嘱咐我保重身体。”

苏轻鸢垂下眼睑,低笑:“太医不嘱咐,你就不珍重了么?”

“你这人好奇怪……”陆离走过来,笑着牵起她的手。

随后,他的脸色变了:“你的手,怎么会这样冷?”

苏轻鸢缓缓地将手抽了回来:“我累了。你也该回去歇着了——我很好,你不必担心。”

陆离狐疑地看着她。

苏轻鸢对上他的目光,面色平淡,无波无澜。

她当然还记得陆离。她只是觉得,看见他这样愁容满面的样子,有些好笑。

于是,苏轻鸢淡淡地笑了笑:“我真的没事。你去忙你的正事吧。”

“阿鸢?”陆离的眉头拧得更紧了。

苏轻鸢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陆离却不肯走。

他试探着扯了扯苏轻鸢的被角,轻声道:“昨晚若水有些急事找我,没来得及向你解释,早上又耽搁了些工夫……害你担心了,是我不好。”

“正事要紧,我都明白。”苏轻鸢淡淡道。

陆离的心里愈发不对劲。

但苏轻鸢已经把自己整个人包在了被子里,摆明了不想再说话。

陆离略一迟疑,轻手轻脚地走了出去。

小路子正在外面急得团团转,见他出来,忙压低了声音道:“苏将军今日没有出府,但他的几个幕僚都进去了,看样子是有要事商议。”

陆离点了点头,许久才道:“嘱咐芳华宫的人好好照顾阿鸢,有事一定要尽早告诉我。”

小路子低头应下,陆离便加快脚步,沿着回廊走远了。

御书房中,定国公和大司马还在等着他。

苏轻鸢听见脚步声走远,便从被窝里探出头来,有些茫然地看着帐子。

小路子躬着身子蹭了进来,小心地道:“近日朝中事务繁多,按下葫芦浮起瓢,皇上难免有些顾不上来。请娘娘千万保重身子,莫要让皇上挂心。”

“事务繁多?他在忙些什么?”苏轻鸢闷闷地问。

小路子迟疑了一下,笑道:“年关将近,六部难免都要盘点一下这一年的功过;各国使臣已经陆续进京,街面上的安宁更要加倍小心;再加上那些老臣又不肯安分,朝堂之上吵吵嚷嚷没有一日安宁……都是些琐碎的事,却桩桩件件都要皇上费心。”

苏轻鸢细想了一阵,叹道:“既然这样,他身边定然缺人使唤,你还不快去!”

“是,奴才这就去。”小路子应了一声,转身要走。

苏轻鸢忽然叫住他:“你认识念姑姑吗?”

小路子忙道:“早先奴才跟着皇上见过几次,接触不算多。”

“把手伸给我。”苏轻鸢掀开了帐子。

小路子迟疑着,果真把手伸了给她。

苏轻鸢抓过来细细地看了一阵,又盯着小路子的眼睛看了几眼,笑了:“没事了,你下去吧。”

小路子不敢多问,揣着一肚子疑惑退了下去。

苏轻鸢唤来落霞,伸出了手:“把书还给我吧。”

“娘娘,如今您不能费神!”落霞低眉顺眼,态度却很坚决。

苏轻鸢冷冷地逼视着她的眼睛。

落霞打了个寒颤,跪了下来:“奴婢并非有意冒犯,只是皇上此时已经无暇分身,您若是再让他操心,只怕……”

“落霞,你若是真为了他好,就把书给我。”苏轻鸢的脸色沉了下来。

落霞迟疑不肯。

苏轻鸢牵过她的手,低声道:“你的心里很清楚,如今陆离很需要我的助力!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三番两次地阻止我看这些书?昨日你偷偷把我正在看的那一本藏了起来,我还没有问你,今日你干脆便要明抢了么?”

落霞凛然一惊。

苏轻鸢看着她的眼睛:“落霞,陆离看重你,是因为你聪慧过人,遇事一向冷静。所以,我认为你应该相信你自己的分析判断,而不是相信什么‘直觉’——只有淡月那种没头脑的丫头,才会选择靠直觉做事!”

落霞快步走到外殿,将先前藏起的两本书拿了回来,放到了苏轻鸢的床边。

苏轻鸢满意地笑了。

落霞却站在床边不肯走。

“你有话说?”苏轻鸢抬头问她。

落霞略一迟疑,跪了下来:“奴婢斗胆请问娘娘……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这些日子您看的都是巫族秘术的书……”

苏轻鸢虚扶了她一把,让她起身。

落霞迟疑着,目光有些闪烁。

苏轻鸢勾起唇角,笑了笑:“你也不必过分慌张。我确实发现了一些了不得的东西——连你我在内,也包括陆离……这宫里所有的人,身上都有巫族秘术的痕迹。也即是说,你们称为‘念姑姑’的那个女人,她没有打算放过任何一个人。”

落霞脸色大变。

苏轻鸢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我说了,你不必过分慌张。你既然能被陆离另眼相看,自然是因为你有过人之处。巫术虽然玄妙,却毕竟是人力;既然是人力,就有力不能及的时候。”

“奴婢……会像小钟子他们一样,背叛皇上吗?”落霞一脸惶恐。

苏轻鸢抿嘴笑道:“当然不会。你心志坚定,又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魔障,巫术不可能完全掌控你。只要你不再相信那些莫名其妙的‘直觉’,你就仍然是你。”

“真的?”落霞的眼睛渐渐地恢复了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