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噩梦。

又是噩梦。

苏轻鸢再次尖叫着从噩梦中醒过来,身下的褥子已被冷汗浸透。

肚子里的小家伙有些不安分,她不得不一手抱着肚子,一手扶着手边的什么东西,猛喘粗气,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苏轻鸢抬手擦了擦额上的冷汗,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她的左手里抓着的,既不是帷帐,更不是墙壁,而是——

苏轻鸢缓缓地偏过头去,看见了一张似曾相识的谦卑的笑脸。

是昨日的那个人!

苏轻鸢只觉耳中“嗡”地响了一声,整个身子霎时失了倚仗,如坠深渊。

那人的笑容加深了几分,柔声开口:“太后不是又要翻脸吧?”

苏轻鸢用力掐着掌心,不许自己昏死过去。

那人皱了皱眉,似乎十分不满意似的:“太后似乎还不太懂得,一个动不动就翻脸的女人,是不会讨人喜欢的。”

苏轻鸢勾了勾唇角,抬手捏住了那人的下巴:“你大概还不太懂得,一个奴才是不配被人喜欢的。”

那人非但不恼,反而眯起眼睛笑了。

苏轻鸢露出一个轻蔑的冷笑:“我的男人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你想教我取悦男人?可惜的是,我并不想取悦你这种分文不值的狗奴才!” 那人的脸上仍然带着笑,可是苏轻鸢敏锐地察觉到,他的眼神变了。

苏轻鸢的手肘上稍稍用了几分力气,将那人按倒在枕上。

那人的眼中重新有了笑意:“太后不想取悦奴才,那就让奴才来取悦太后,如何?”

苏轻鸢俯下身去,故意用手肘狠狠地压住那人的胸口,尖锐的手指甲毫不留情地掐着他的下巴:“这张脸勉强能看,可惜仍然不讨人喜欢。看在你还算安分,没有吵醒我睡觉的份上,这条命先留着。”

“多谢太后。”那人拉长了声音,语气十分令人作呕。

苏轻鸢缓缓地用指尖在他的唇上摩挲了几下,微微露出了笑容。

那人伸出舌头舔了舔被苏轻鸢摸过的地方,笑得意味深长:“清早阳气生发,最宜阴阳调和。太后是不是有兴致——”

他的话未说完,苏轻鸢已带着迷离的微笑,缓缓地俯下身去。

那人似乎有些诧异,便没有动,安静地等着苏轻鸢的动作。

苏轻鸢没有让他久等。

她的温软的唇瓣轻轻地落在那人的腮边,然后又缓缓地滑到颈下。

那人发出一声低笑,双手扶住了苏轻鸢的肩。

就在这一瞬间,苏轻鸢忽然张开嘴,狠狠地咬了下去。

“嘶——”那人猛地吸了一口冷气。

竟然没有喊。

他甚至没有对苏轻鸢动手,连推一下都没有。

倒是苏轻鸢怕他反击,这一下咬实之后立刻便松了口,同时右腿膝盖对准那人的胯下狠狠地撞了上去。

那人的反应依旧平淡。

苏轻鸢忐忑地盯着他看了很久,他只抬手擦了擦脖子上流出来的血,并没有其余的动作。

察觉到苏轻鸢的目光,那人垂下眼睑,语气平淡:“太后还是翻脸了。”

苏轻鸢拧紧了眉头:“你不疼吗?为什么不反击?”

“太后教训奴才是应该的,奴才不敢反击。”那人的态度十分谦卑。

苏轻鸢的眼睛亮了:“真的?”

那人点了点头。

苏轻鸢立刻扬起巴掌,往他的脸上狠狠地招呼了两下。

那人果真没有躲。

苏轻鸢“呼”地站了起来,对准那人两腿之间的位置,狠命地踩了下去。

那人似乎缩了一下,却仍然没有躲。

苏轻鸢愣了半天,忽然灵光一闪:“太监?”

“奴才是宫里伺候的,当然是太监。”那人的语气依然没什么波澜。

苏轻鸢眨了眨眼睛,忽然毫无预兆地捧腹大笑起来:“哈哈……我道你有多大能耐,原来是条骟了的废狗!哈哈哈……‘清早阳气生发’?‘最宜阴阳调和’?‘阳气’这种东西,你有吗?笑死我了哈哈……”

这场大笑畅快淋漓,笑得她肚子和腮帮子一起疼,眼泪流了满脸还停不下来。

那太监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神色平淡,似乎并没有觉得受到了侮辱。

苏轻鸢笑了很久,满心里俱是绝处逢生的茫然的欢喜。

终于笑累了停下来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正坐在那人的胸膛上。

那又如何呢?一条阉狗罢了!

苏轻鸢再次俯下身,捏着那人的脸,越看越觉得好笑。

就是这么个不阴不阳的东西,险些将她吓了个半死?

现在想起来,她昨日那口血真是吐得冤枉!

“太后捏够了没有?”那太监的语气有些无奈。

他不问还好,这一问出口,苏轻鸢干脆两只手齐动,把那张脸捏成了奇怪的形状:“我真想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爬到我的床上来?又是谁给你的勇气说要好好‘服侍’我的?”

“太后不用担心,奴才有的是办法,定然不会让您失望的。”那人的嘴巴被她捏着,说话的声音有点奇怪。

苏轻鸢愣了一下,笑眯眯地低下了头:“你有什么手段啊?”

那人正要回答,苏轻鸢扬起巴掌“啪”地一声扇在了他的脸上:“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我也是你能戏弄的?”

“太后这样的性情可不好,”那人抬手摸了摸脸,“没有男人会喜欢的。”

苏轻鸢“嗤”地一声笑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没有男人会喜欢?你又不是男人!”

那人微微抽了一下眉心,随手将苏轻鸢捞起来放到一边,翻身坐了起来:“看来太后已经休息得差不多了?既然如此,该学的东西,便从现在开始学起来吧!”

苏轻鸢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那个人的手已经顺势摸到了她的腰上,轻柔地摩挲着。

苏轻鸢尚在发愣,便听他悠悠地道:“太后的资质不错,但若不加修习,便如同璞玉未琢,‘宝’则‘宝’矣,终究不能时时佩戴把玩——珠玉珍宝若不戴在身上,纵然价值千金万金,又有何益?太后莫非甘心独处幽室,蒙尘纳垢被人遗忘么?”

苏轻鸢觉得他这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十分有趣,便笑嘻嘻地听住了。

那太监皱了皱眉头,双手抓住苏轻鸢的肩膀扶她坐正:“太后这般随意散漫,虽是一派天真,终不是长久之计。自来女子得夫主爱重长久者,必定身怀媚法,心相如愿、香身如意、体净无瑕、惑心有术……”

“这些鬼话,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苏轻鸢只觉得好笑。

那太监正色道:“太后不必问,只管用心记着奴才的话就是了。”

“你能教我什么呀?”苏轻鸢笑眯眯地看着他,意有所指。

那人板起了面孔,一副严肃认真的模样:“太后需要学的实在太多:“第一层要学净息、吐纳、驻颜。这一层学成之后,香身明净如玉,留形驻颜,形神俱妙……”

苏轻鸢渐渐地听得有些烦了:“这是第一层,难道还有第二层、第三层、第四层不成?”

那人正色道:“媚术修习共有八层,包含起坐行止方方面面,处处不可轻忽——第二层是抟身、润节、锦身,学成之后可和谐身心,如意回春;第三层是房中秘术之精髓所在,展窍、养神、缩阴回春,丰挺如意;第四层是天地交感,习得纵横如意,水火既济,阴阳水火交通无碍,根脉柔润通达;第五层明心见性,识得真空妙有之道,方能心力成就,媚力、魅惑皆赖心力所成……”

“打住!”苏轻鸢苦了脸,无力地趴了下来。

那太监皱了皱眉:“学到第五层,已是人间极品,但媚术一途神妙无比,太后玉体温润、资质得天独厚,更不该止步于此。第六层主修静而慧动之法,轻身如意,久习有身轻如燕,掌上飞燕之功;第七层修习媚力眼、婀娜身、拂柳掌,由静化动,举手投足,风情无限;第八层出神入化、魅惑众生。八法修炼有成,不止关节柔润、身柱挺拔、肌肤光润,更有变易形貌之说,神韵透射、气韵天成,非言语可述。”

苏轻鸢彻底倦了,蜷着身子缩到了枕头上:“谁要学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下三滥的狐媚之术,若是真有那么神奇,你不如去随便找个女人教了,让她去勾引陆离好了,又何必一定是我?”

“你若不肯用心修习,我会考虑这么做的。”念姑姑推门走了进来。

苏轻鸢下意识地绷直了身子,好一会儿才回过神,缓缓地坐了起来:“若是可以随便找一个人,你又何必等到今日?”

念姑姑淡淡地道:“第一是因为那个小畜生今年才刚刚登基;第二是因为别处找来的女孩子终究不如自己的女儿贴心,何况他对你又有旧情在——怎么,你准备打退堂鼓了?”

苏轻鸢转了转眼珠,笑着扑过去抱住了念姑姑的肩:“不是我自己愿意打退堂鼓,只是……那个什么见鬼的‘媚术’那么啰嗦,我怕十年八年都学不完!就算侥幸学成了,人也已经徐娘半老,那时纵有一身本领,只怕也无用武之地了!”

念姑姑拍了拍她的手:“还没开始学,就要打算偷懒了?女孩子最好的年纪只有那么几载,你肯学十年八年,我可没那么多工夫让你耗!小李子只教你前面三层,后面的内容你只要记下秘诀,以后慢慢自行修习就好。”

苏轻鸢缩了缩肩膀:“真的要学啊?”

念姑姑白了她一眼,抬头向那个名唤“小李子”的太监问道:“依你看,凭她的资质多久能成?”

小李子沉吟道:“太后根骨极佳,玉体丰润,仪态上也颇为合度,前面两层有一两日练习便足够了。只第三层需要费些工夫——总要有七八日辛苦,方能算是入门。”

“可以。”念姑姑平淡地道。

苏轻鸢的脸色难看起来。

第三层?

她虽不懂什么“展窍、养神、缩阴回春”之类的怪名词儿,但“房中秘术”四个字还是有所耳闻的。

她为什么要学那些恶心的东西!

念姑姑看着她,目光有些阴沉:“你推三阻四,莫非是不想学?昨日我对你说的话,你半点都不放在心上,是不是?”

苏轻鸢进退两难,一时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念姑姑把小李子支了出去,沉下脸来:“真不想学?莫非你当真以为在宫中得宠,凭你这点儿可笑的天分就足够了?”

“娘,我饿了。”苏轻鸢扁了扁嘴,委屈兮兮地道。

念姑姑冷哼了一声:“你休想转移话题!你是不是以为娘要逼你学一些下三滥的东西?你也不想想,我要你倾覆天下、颠倒众生,怎舍得让你自轻自贱、自降身份?”

苏轻鸢低着头,始终不肯与她目光对视。

念姑姑攥着她的手,叹了口气:“也怪我自幼没有陪在你的身边,好好的一个女儿,让将军府那帮蠢货给我教坏了!鸢儿,你听着——‘媚术’不是你以为的那种秦楼楚馆里放纵滥淫的下贱手段,而是天下女子修持肉身以期天人交感的至高无上的术法,于你有百利而无一害!你若能学有小成,再配合咱们巫族世代相传的秘术,足以操纵天下人心,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巫族秘术又是什么东西?”苏轻鸢越听越觉得头大。

念姑姑笑了:“那是上苍独独恩赐给咱们巫族的荣耀,是流淌在咱们血脉里的珍宝!寻常人若无巫族血脉,便是得知了修炼之道也毫无用处。咱们巫族的血脉得天独厚,所谓的天下之主会降生在巫族这种说法,也不是毫无根据的。”

苏轻鸢是不信这一套的,但她还是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巫族的秘术若是学成了,有什么用处呢?”

念姑姑神秘地笑了:“我一个无财无势的寻常宫女,却能得到宫中上下那么多人的敬重,你真以为靠一点儿小小恩惠便能做到?”

苏轻鸢悚然心惊:“所以,宫里人人对你敬若神明,其实是只是你用巫术控制众人心神的结果?”

念姑姑微笑不语,算是默认。

苏轻鸢怔了许久,苦笑道:“既然有这样的手段,你又何必在我的身上费那么多工夫!直接用你的秘术控制我就是了!”

念姑姑的笑容渐渐变得有些僵硬。

苏轻鸢能想到的事,她自己如何会想不到?

问题是——

她试过很多遍,都失败了。

偶尔有几次能看到一点点效果,却也是反反复复,没个定数。

比如现在。

昨晚明明已经收到了一些成效的,可是天亮之后所看到的结果,又与她原本推想的大不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