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十一月初六,太后寿诞之日。

虽然不是整寿,却是入宫以来的第一个寿辰,自然要好好庆贺一番的。

故而,虽然皇帝病中不能起身,文武百官却还是自觉主动地送上了贺礼;各家的命妇和小姐们更是争先恐后地送了拜帖,进宫来贺。

芳华宫中,淡月清点着那些礼单和拜帖,冷笑连连:“这门面工夫倒都做得不错!”

苏轻鸢慢吞吞地从帐中探出头来:“苏家有消息没有?”

淡月头也不抬:“怎么没有?不单有贺礼,还送了老长老长的一篇贺寿表文,一会儿阮姨娘还要亲自进宫来贺呢!”

“送的什么?”苏轻鸢漫不经心地问。

淡月也同样随口答道:“一对玉雕的凤凰,虽然是好东西,但混在一大堆奇珍异宝中间也不起眼。”

“不错了,”苏轻鸢笑道,“我本来以为他会送一把刀子过来。”

落霞帮苏轻鸢取来了今日要穿的衣裳,笑道:“我刚刚大致看了两眼,倒是定国公府送的那架十六扇的琉璃屏最为贵重,也不知一向清贫的程家怎么舍得拿出那样的好东西来!”

苏轻鸢皱了皱眉头,冷笑道:“‘重’倒是‘重’的,‘贵’不‘贵’就不知道了。我不喜欢琉璃的东西,叫库房里收着吧。”

落霞小心地提醒道:“定国公府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这屏风要不要摆两天,一会儿嫔妃们过来请安的时候也好看。娘娘不是要抬举娴妃么?”

苏轻鸢走到妆台前坐下,笑道:“国公府送进来的东西,我可不敢用。再说了,我若把国公府的琉璃屏摆在这儿,那几个嫔妃多半会疑心我是因为收了国公府的重礼,拿人的手软才抬举娴妃的!”

“姐姐如今是太后,再重的礼也收得,怕什么议论呢?”门外传来一声笑语,却是苏青鸾扶着一个小宫女的手,缓缓地走了进来。

淡月抬了抬头,阴阳怪气地叫道:“哟,淑妃娘娘病了那么些日子,赶上了太后的寿辰,病就好了?”

苏青鸾像是没听出她的嘲讽一样,得体地笑着:“是呢。病了这么些日子,还是托了姐姐的福才好了。”

苏轻鸢吩咐小宫女替她设了座,笑问:“内廷司给你送过去的奴才们可还听使唤?若有不好的,记得回头叫他们换去,不必忍着!”

苏青鸾抿嘴笑道:“姐姐特地关照了的,他们哪敢拿刁钻古怪的奴才来搪塞我?都是最好的,姐姐放心就是。”

苏轻鸢在镜中看着她的脸色,微微有些诧异。

如今延禧宫使唤的已经都换成了陆离这边的人,青鸾旧日的心腹一个都没有了。在这样的境地之下,她居然还能笑得这样从容,倒也不简单呢!

正说话间,外面小太监报说是各宫里的娘娘们来了。

落霞叫她们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直到苏轻鸢换好了衣裳、妆扮停当了,才将她们唤了进来。

这是苏轻鸢第一次看见陆离的嫔妃们,心里的滋味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首先进来的那一个是苏轻鸢认识的——定国公府的三小姐程若水,如今的永福宫娴妃。她一向喜欢素淡的颜色,今日却穿了一件鹅黄色缎面的衣裳,外面罩着大红猩猩毡斗篷,显得明艳而贵气。

苏轻鸢看见她,便笑了起来:“今日有那么冷吗?”

程若水带着另外两个嫔妃跪下来,庄庄重重地行了大礼,抬头笑道:“夜里飘了几片雪花,觉得寒津津的。太后若要出门,可也要多添件衣裳才行。”

苏轻鸢笑着应了,叫丫头扶她们起来,三人却又向苏青鸾行下礼去。

依旧是程若水带头说道:“一向知道淑妃姐姐病着,不敢上门去扰,不想今日姐姐竟比我们先来,倒是做妹妹的失礼了。”

苏青鸾忙起身还礼,神情有些无措。

程若水身后那个穿淡粉色宫装的女子眉眼弯弯,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听说淑妃姐姐有孕在身,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啊!”

苏青鸾低下头去,脸色苍白。

苏轻鸢淡淡道:“才三个月,她又瘦巴巴的,哪里能看得出来呢?”

“原来是这样!”那粉衣女子掩口一笑。

落座之后,程若水细细地叹了口气:“淑妃姐姐是个有福气的,早早地得了皇上眷顾,刚一进宫便怀了龙胎。不像我们,还不知道有没有福分见着皇上呢……”

落霞送上燕窝粥来,苏轻鸢皱了皱眉头,放在了桌上:“日子还长,急什么呢?”

那粉衣女子端端正正地坐着,一脸不悦:“可是我们进宫就是来侍奉皇上的,如今都三四天了,却连皇上的面都没见着……太后这里又不准我们常来请安,难道我们每日里便只能在自己的宫里闲坐发呆么?”

“你是谁?”苏轻鸢拧紧眉头,沉声问。

那女子愣了一下,嘟起了嘴。

程若水忙替她答道:“这是良嫔妹妹,京兆尹岳大人之女。”

良嫔压了压怒气,低头道:“臣妾的叔父镇北将军昔日曾在苏将军麾下效力,臣妾与太后也算有几分渊源的了。”

“原来是征北将军的侄女。”苏轻鸢用指尖轻敲着手炉的盖子,若有所思地感叹了一句。

这时,苏青鸾忽然在旁插言道:“与苏将军有渊源,又不是与太后有渊源!更何况——与苏家有渊源的人那么多,太后岂能一一认识!”

苏轻鸢抬起头来,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

这个好妹妹倒是懂她。只是,她心里的话,有必要这样明白地说出来么?

这是明目张胆地在帮她树敌了!

看着殿中神色各异的几个美人,苏轻鸢勾起唇角,微笑起来:“淑妃还是那么口无遮拦。不过,这话倒也有那么几分道理。宫中女子,最忌讳的就是与朝中勾勾扯扯,跟着朝堂上的那帮老东西一起拉帮结派。你们要记着,进了宫门,便不必再记得从前跟谁家有过渊源、又跟谁家有过仇怨。你们一样都是侍奉皇帝的人,不要把自己牵扯进朝堂的恩怨之中去!”

程若水忙站了起来,恭敬道:“谨遵太后教诲。”

苏青鸾和另外两个女子也只好跟着站了起来。

苏轻鸢招呼她们坐下,笑道:“倒也不是为了教训你们,只是如今宫里只有你们几个,可想而知今后你们必定是陪伴皇帝最久的人。规矩要从你们这里立起来,以后再进宫的新人才不至于放肆胡来,乱了分寸!”

“太后思虑周全,我等万万不及。”程若水依然恭恭敬敬地应着。

苏轻鸢微笑着看了她一眼:“你也不必谦逊。你的才华品性有目共睹,自然是个有后福的。我知道如今你们的心里都有些嘀咕——一进宫偏巧就赶上了皇帝生病,确实难免有些扫兴。可是你们要记着,沉得住气,才能熬得过后面的日子!”

苏青鸾低着头,自言自语地道:“后面的日子只得一个‘熬’字,又有何意趣呢……”

苏轻鸢沉下脸来:“前面不修福泽,后面自然只剩一个‘熬’字了!你执意要种一园子的苦瓜,就不要抱怨后面没有收获到石榴!”

“可是太后自己又种下了什么呢?”苏青鸾抬起头来,嘲讽地勾起了唇角。

苏轻鸢正待皱眉,门外已传来一声冷笑:“太后种下的,自然是千秋万代的福泽!怎么,淑妃对此有所质疑不成?”

殿中众人齐齐一愣,三个刚进宫的嫔妃立刻露出了喜色:“皇上,是皇上!”

苏青鸾的脸色立时惨白了。

苏轻鸢依然在软榻上坐着。陆离走进来,规规矩矩地向她行了祝寿的大礼。

几个嫔妃又忙着向陆离行礼,殿中一时倒是热闹非凡。

苏轻鸢看着刺眼,便低下头去,端起那碗已经凉透的燕窝粥,喝了。

那边好容易恢复了安静,陆离便笑道:“母后的脸色不太好看,莫非朕来得不是时候?”

苏轻鸢放下碗,平静地看着他:“听说你今日早朝依然没去?”

“没去。”陆离一点都不觉得心虚。

苏轻鸢淡淡道:“连着这些天不上朝,政事必定已经堆积如山。这会儿你不赶着往御书房去,倒在我这里耽搁什么?”

“今日是母后寿辰,政事自然要先放一放,陪伴母后才是第一件大事。”陆离笑吟吟地道。

苏轻鸢叹了一口气,半是嗔怪半是无奈:“你是想让朝堂上那帮老东西骂死我!”

“母后多心了。”陆离微笑着,一点也没有受苏轻鸢的脸色影响。

苏轻鸢的心下越来越烦躁。

陆离却又站了起来,向她伸出了手:“清音池馆的戏已经唱了三天,母后只在第一天去坐了半个时辰,这会儿那几个戏班子的人都在委屈呢!您若是再不去,他们怕是要惶恐得食不下咽了!”

苏轻鸢扶着他的手站了起来:“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病着,我为什么不去听戏?”

陆离低下头,微微一笑:“所以,今日我陪母后听一天的戏,算是赔罪,如何?”

“我看,是皇上自己想听戏吧?”淡月冷笑一声,在旁边嘲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