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翊的心里渐渐生出了几分不妙的预感。

陆离微笑着,看向门口:“母后,大家都在等您了。”

殿门开处,苏轻鸢抱着陆钧诺,缓缓地走了进来,开口便是一声冷笑:“这延德殿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几百号人,个个都是瞎的吗?连一个孩子都看不住?”

“母后,是钧儿自己溜出去的,不关皇兄他们的事!”陆钧诺抱着苏轻鸢的脖子,脆生生地道。

苏轻鸢抬起手在那小家伙的脑门上敲了一记,弯腰将他放了下来:“磕头去!”

陆钧诺迈着两条小短腿跑到祭台前,“咚咚咚”磕了三个头,又转向陆离:“钧儿不乖,母后已经骂过我了,皇兄就不要责罚了吧?”

“下不为例。”陆离伸手将他拉了起来。

苏轻鸢皱了皱眉头:“有你这么当长兄的吗?好好的孩子,硬是被你给宠坏了!”

陆离向她拱了拱手,笑道:“钧儿还小,调皮贪玩都不算罪过。母后若是生气,儿臣愿代钧儿受罚。”

落霞从外面跟了进来,笑道:“太后息怒吧,王爷也不是为了贪玩才溜出去的,您当真忍心责罚么?”

苏轻鸢叹了一口气,一脸无奈:“罢了,你们都要做好人,把大白脸的角色留给哀家一个人唱,哀家可不上你们的当!”

“多谢母后!”陆钧诺笑逐颜开。

苏轻鸢微笑着向殿中打量了一圈,目光落在小枝的身上,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小枝?你怎么会在这里?”

小枝在苏轻鸢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吓得呆了,此时仍旧目光发直,神情恍惚:“太后娘娘……”

苏轻鸢瞪圆了眼睛,怒容满面:“刚才在陵园里,淑妃四处寻你不见,急得什么似的,原来你自己倒先溜回来了!奴才服侍主子出游,半道上却丢下主子自己跑了,这是谁家的规矩?”

“我……”小枝仍然答不出话来。

苏轻鸢立时转过身,向小林子喝道:“带一队人到地宫那边把淑妃请回来去,就说她的奴才找到了,叫她不必在外头吹冷风了!”

“母后不必担忧,朕已经叫人到地宫附近去找了。”陆离从容笑道。

苏轻鸢的脸色缓和了些:“幸好皇帝有先见之明。淑妃身子弱,胆子又小,若是在陵园里迷了路,吓坏了可怎么好!”

“并非是朕有先见之明,”陆离微微眯起了眼睛,“刚才有人闯进殿来,言之凿凿说母后在地宫断龙石前服毒自尽了!”

“哦?”苏轻鸢低头扫了小枝一眼,目光又回到了陆离的身上:“有人说哀家自尽,你就信了?”

陆离的神色有些尴尬:“儿臣关心则乱,一时不察,险些闹了笑话,还请母后责罚。”

苏轻鸢发出一声冷笑,目光有意无意地在苏翊的脸上掠了一下:“只怕未必是你‘一时不察’,而是有些人‘煞费苦心’吧?这一个月以来,芳华宫抓到的刺客一只手都数不过来,哀家心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么?”

“母后明白了什么?”陆离立刻配合着问。

苏轻鸢冷笑着,又向旁边脸色铁青的苏翊看了一眼。

后者将心一横,硬着头皮向前跨出一步:“微臣苏翊,参见太后。”

苏轻鸢微挑眉梢:“苏将军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是要同皇帝一起主持祭典么?”

“太后说笑了。这样大逆不道的罪名,微臣可承担不起。”苏翊说着,给了苏轻鸢一个警告的眼神。

苏轻鸢面露微笑:“哀家开个玩笑罢了,将军何必动怒?适才哀家来迟了些,想必将军正在同皇帝商讨大事吧?可惜哀家不便过问政事,否则倒真想听一听,什么大事不能在朝堂上说,偏要到此处来惊扰先帝魂灵?”

崇政使薛厉向前跨出一步,拱手道:“苏将军方才说的不是朝政大事,太后听一听倒也无妨。”

“薛卿!”陆离沉下了脸。

苏翊原本已经站在苏轻鸢的面前,此时干脆再向前走近几步,几乎与她贴面站着了。

苏轻鸢下意识地想退开,却听苏翊压低了声音快速地说道:“你有身孕的事已经瞒不住了,薛厉想把秽乱宫闱的帽子扣到你的头上!为父方才竭力保你,可是局势依然不妙。一旦罪名证实,恐怕苏家也会跟着你一起陪葬!鸢儿,如今你必须一口咬定是被陆离逼奸,如此方有一线生路!”

“看来,父亲直到此刻依然执迷不悟。”苏轻鸢冷笑。

“鸢儿!”苏翊的脸色难看起来。

苏轻鸢冷冷地看着他,同样压低了声音:“父亲,从你决定杀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已经放弃苏家了。”

“鸢儿,你在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苏翊有些气急败坏。

这时,薛厉又向苏轻鸢拱了拱手:“太后,到了这个份上,您再同苏将军串供已经来不及了!此刻先帝英灵当在、列圣魂魄不远、诸位大人都是见证,请太后明明白白地说清楚——您腹中的那个孽种,究竟是什么人的?”

苏轻鸢正要答话,苏翊又压低了声音急冲冲地道:“你要想清楚!薛厉是陆离的人,可他根本没打算保你,你还不明白吗!你勾引侍卫秽乱宫闱的谣言本来就是陆离派人散播出去的,你到现在还要执迷不悟吗!”

苏轻鸢缓缓地摇了摇头,沉声开口:“不行,我不答应。”

“太后,您‘不答应’什么?”薛厉听到了这句话,立时在旁逼问道。

苏轻鸢转过身来,冷冷地横了他一眼,缓步走到祭台前站定:“你们两拨人在朝堂上对咬的时候,哀家自然管不着你们的事;你们要咬到先帝的灵前来,哀家也不敢多说一句。只是——你们咬你们的,扯上哀家做什么?你们如此信口雌黄,捏造谎言令先帝蒙羞,难道这也是为人臣子的本分吗!”

苏翊重重地跪了下来,哀声号哭:“太后,事已至此,您再忍下去已经没有意义了!明明您才是被逼迫受屈辱的那一个,他们却要把罪名全栽到您的身上、把污水全泼到您的身上,您还要维护那个恶徒吗!您一直说隐忍不言是为了天下安稳,可是那恶徒逼迫您的时候,何曾想过天下安稳!悖伦辱母,神灵不佑,南越皇朝的天下,已不是您忍辱负重就能安稳的了,您醒醒啊——”

苏轻鸢“呵”地笑了一声,面向灵位跪了下来。

苏翊立刻停止了哀号。心存狐疑的群臣也霎时安静了下来,屏息凝神紧张地看着好戏。

苏轻鸢仰起头,幽幽地笑着:“先帝,你瞧见了吗?你走后,这南越朝堂成了个什么鬼样子!我不知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他们一个个都要逼死我……我不怕下去陪你,可是如今我若死了,污名就再也洗不清了!我是你的皇后啊,他们竟然污蔑我怀了别人的野种……他们在骂你呢,骂你是一只长满绿毛的老乌龟,你听见了吗?你还不管吗?你就这样眼看着你的皇后被人欺辱吗……”

一声“先帝”出口,她的眼中已滑下泪来。再往后越说越哭,最终跪伏在地上,泣不成声。

群臣见她哭得哀切,心中不免都有些恻然。

陆钧诺跑过来傍在苏轻鸢的身旁跪下,“哇——”地一声哭了出来:“父皇,他们都欺负母后,还有坏蛋想杀了母后、伪装成自尽的样子陷害皇兄,芳华宫的宫女和太监夜里都不敢合眼……您要是再不回来,母后迟早要被他们给害死了!”

“钧儿,地上凉,你先扶母后起来。”陆离在旁冷声命令道。

陆钧诺昂起头,瞪圆了眼睛看着他:“我扶不动!你自己为什么不扶?你怕旁人说你的坏话,所以宁可让母后受委屈,是不是?”

陆离略一迟疑,俯下身去双手将苏轻鸢扶了起来:“母后请稍安。朕相信朝中百官并非眼盲,是非清浊,他们自该有所判断。今日……是时候还您一个公道了。”

话音刚落,小路子忽然奔了进来,附到陆离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陆离沉声道:“带进来吧。”

群臣诧异地看向门口,却见小路子快步奔出去,又同淡月一起架着昏迷不醒的苏青鸾走了进来。

“淑妃怎么了?”陆离拧紧了眉头。

淡月跪地哭道:“太后和淑妃娘娘本来好好地在地宫门口看翁仲的,跟着淑妃娘娘的小枝忽然不见了,太后又着急回来,就命奴婢跟着服侍淑妃娘娘,没想到一个眼错,淑妃娘娘竟然也不见了……奴婢吓得半死,又不敢惊动旁人,找了半个多时辰才在地宫里见着娘娘,然后小路子公公就来了……”

“你说谎!”小枝抬起头来,嘶声怒吼。

淡月大惊失色:“小枝?你怎么会在这里?一开始你明明是跟在淑妃娘娘身边的,为什么到了翁仲那里你就不见了?”

小枝脸白如纸,只会摇头,竟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苏翊“呼”地站起身来,怒声喝道:“照你的说法,后来淑妃身边只有你一个人跟着?既如此,你如何证明淑妃昏迷不是你搞的鬼?”

淡月高高地昂着头,丝毫不惧:“将军说这话可就不对了!整件事情的起因是小枝先消失了!如果后来发现小枝被人支开或者被人制住,您可以疑心是我、甚至是太后用了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可是现在小枝却比我们所有人都先到延德殿!一个正常的奴婢若是早知道主子遇险,难道不该拼死护主吗?她怎么会自己先跑掉了呢?再退一步说,如果小枝是侥幸从我手中逃出来的,她出现在这里应该是向皇上告状搬救兵吧?请问在场的诸位大人,小枝姑娘在殿中跪了多久了?她可有一个字提到我淡月谋害了淑妃娘娘?”

群臣齐齐皱眉,一时有些闹不清状况。

苏轻鸢轻敲供桌,沉吟道:“小枝带回来的话,是说哀家已在地宫断龙石前自尽,如今淑妃却恰好昏迷在地宫……莫非是有人想在地宫谋杀哀家,却不慎误杀了淑妃?”

“小林子,快去传太医,淑妃娘娘可能中了剧毒!”落霞立刻高声吩咐道。

苏轻鸢快步走过来,抱着苏青鸾哭道:“都怪我!如果我多点耐心陪你而不是独自赶回来,如果我没有让淡月跟着你,他们或许就不会弄错——他们想杀的是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