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轻鸢做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梦。

梦里,一条绳索紧紧地套住她的脖子,勒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跪伏在冰冷的地面上,艰难地向前爬行着。

周围是不绝于耳的嘲笑和谩骂声,不住地有人对她指指点点,说着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话。

她试图将自己蜷缩起来,却忽然发现,自己竟然是衣衫不整的。

她羞愤欲死,不由自主地呜咽起来,喉咙里发出的却不是自己平常的声音。

最初的诧异之后,她惊恐地发现——那是属于某种犬类的哀鸣。

她愈发惊慌失措,拼尽全力咬住绳索,试图将自己解脱出来。

可是,那绳子好硬好硬,怎么也咬不断。

这时,她的头顶传来一声嘲讽的轻笑,格外刺耳。

她下意识地仰起头,看到了牵着绳子的那只手,也看到了发出笑声的那个人。

那张脸似乎是陌生的,却又隐隐有些熟悉。

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为那个狰狞的笑容。

那张脸越来越近,她看到一只手落在她光裸的脊背上,轻柔地抚摸着。

耳边,是一个让她不寒而栗的声音:“想吃东西吗,母后?”

“不要,我不是……”苏轻鸢在梦中拼命哭喊着,仿佛已经预感到了厄运的到来。

“母后,母后……”声音从四面八方压迫过来,让她避无可避。

苏轻鸢将自己蜷成一团,拼命摇头:

“不要了,会死的……”

“我都照你说的做了,你说过会饶我的……”

“我是……我是野狗……”

“陆离,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