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轻鸢抬手擦了擦唇角,垂眸不语。

苏翊踏着台阶走了上来,居高临下地逼视着她:“上次我嘱咐你的那些话,你全当耳旁风,是不是?钧儿和苏家的性命前程都在你的手上,你不想着筹谋出路,却只贪图自身淫乐,做出这等龌龊之事来——我怎么会养出你这么个不知廉耻的贱种!”

“‘贱种’二字用得极恰。”苏轻鸢面无表情地道。

苏翊神色一厉,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

苏轻鸢昂起头来,冷冷地看着他:“父亲要打死我,不妨即刻动手——可不要装模作样,撑空架子吓唬我!”

苏翊黑着脸盯了她许久,最终还是挫败地放下拳头,长叹了一口气:“鸢儿,这件事……到底是你太胡闹了些。”

苏轻鸢靠在墙上,冷笑起来:“究竟是我胡闹,还是你自己胡闹?你明知陆离是属狼狗的,偏把我吊在他的嘴边上,等他抓耳挠腮心痒难耐了,又冷不丁地把我给了别人,让他怎能不恼?我若不曾爬到他的床上去,只怕这会子钧儿和整个苏家都已经在他的砧板上躺着了!是,我目无人伦、我不知廉耻!可是你——你有什么资格来骂我?”

苏翊的脸色黯淡下来,许久才叹道:“纵然有些难处,你也不该……”

苏轻鸢发出一声低低的冷笑,遥遥看向远处的宫墙:“我累了。父亲若无别事,这就请自便吧。”

“鸢儿!”苏翊向前跨出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