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没有……”苏轻鸢的脸色立时涨红了。

陆离将她抵在长廊的柱子上,沉声追问:“你没有什么?”

苏轻鸢避开他的目光,垂眸不语。

“皇上……”小路子在后面怯怯地唤了一声,似乎是在向陆离提醒什么。

陆离忽然勾住苏轻鸢的腰,拖着她折进了旁边的一间耳房。

苏轻鸢吓得大气也不敢出,站在门口只顾发愣。

陆离重重地将她按在墙上,低头咬住了她的唇。

没错,是咬。

他的手双手紧紧地箍住苏轻鸢的腰身,却没有更多的动作。只有唇齿在她的唇上粗暴地肆虐着,似乎要将她的嘴咬烂一般。

幸好这样的折磨并未持续太久。片刻之后,吓呆了的苏轻鸢听到了他喑哑的呢喃:“味道不错,可惜今日不得空闲,正餐只好留到晚上了……”

苏轻鸢抬手擦擦嘴角,手背上出现了一道清晰的血痕。

陆离看着她红肿流血的唇,沉沉地笑了一下,忽然又抬起手,娴熟地解开了她领口的两颗纽扣。

“你刚刚说要到晚上……”苏轻鸢急了。

陆离没有接话,只是用力按住她的肩,低头在她颈下吮咬了许久。

“皇上,苏将军……”小路子的声音在门外惶急地响了起来。

陆离终于放开了苏轻鸢。看着她手忙脚乱地系纽扣的样子,他愉悦地笑出了声。

两颗纽扣,苏轻鸢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扣了上去。

陆离没有继续为难她。

他温柔地将她拥进怀里,凑到她的耳边笑问:“你刚才是想说,你没有上过龙床?这倒是朕的疏忽了,竟让母后留下了这样的遗憾——母后今晚请到养居殿来,让儿臣在龙床上好好‘孝敬’您一番可好?”

苏轻鸢闭上眼睛,无力地靠在了墙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