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在这之后的几天,陆离都没有到芳华宫来。

陆钧诺渐渐地恢复了活泼好动的本性,每日缠着苏轻鸢陪他玩耍嬉闹,全然忘记了前些日子的恐惧和苦恼。

苏轻鸢本来也是个爱玩的。可是如今,她常常笑着笑着就发起呆来,谁也不知道她的心思飘到哪里去了。

又或者,人人都知道,但谁也不敢说。

淡月疏星二人每日忧心忡忡,却也渐渐地不太敢劝。她们甚至隐隐觉得,自己从小服侍到大的这个主子,如今竟变得有些陌生了。

苏轻鸢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她只是忽然没了玩心,开始喜欢一个人静静地呆着了。

有了“生病”这个极好的缘由,芳华宫闭门谢客,着实过了几天清净日子。

沈素馨每日都来请安,程太妃也遣人来问候过好几次。苏轻鸢完全没有见人的兴致,就都叫落霞她们打发了。

这些日子,宫里很热闹,宫外更加热闹。而苏轻鸢对那些热闹一无所知。

作为父亲的棋子、陆离的玩物,她是不需要有任何好奇心和行动力的。

如今,她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活着。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约有六七天,陆离终于又出现了。

再次看到他的时候,苏轻鸢不受控制地打了个寒颤。

陆钧诺更是一头扎进了苏轻鸢的怀里,说什么也不肯出来。

苏轻鸢坐在门前的石阶上,仰头看着陆离,一语不发。

陆离伸手把陆钧诺拎出来,丢给了朱嬷嬷。

然后,弯腰抱起吓呆了的苏轻鸢,直奔内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