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芳华宫内殿,轻纱半掩,寂无人声。

苏轻鸢沉沉地睡着。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来,在素白的纱帐上留下斑驳的光影,她自是浑然不觉。

梦中,眼前的光影忽然凌乱起来。她的身子仿佛被什么东西紧紧地缚住,又像是压了一块大石,闷得她喘不过气。

正无助间,却有无数猛兽冲上来向她撕咬,身下某处剧痛如割,似乎有什么东西残忍地钻了进来。

被征服、被掌控的绝望感压在心头。此时叫天不应、唤地不灵,她只得拼尽力气,抵死挣扎——

蓦然惊醒,苏轻鸢的视线对上了一双熟悉却又无比陌生的眼睛。

“你,还是来了……”她定了定神,涩涩地叹了一声。

陆离气喘吁吁,一面动作,一面在她耳边冷笑:“怎么,不装睡了?”

苏轻鸢偏过头去,重新闭上了眼睛。

噩梦还在继续,痛苦有增无减。

苏轻鸢紧紧攥着被角,暗暗祈祷他快些结束。

几番昏沉欲死之后,耳边又响起了他的声音,讽意十足:“刚才不是叫得挺好?这会儿又想装死,算是什么招数?忽然想起立牌坊了?”

“陆离,我想杀了你!”苏轻鸢咬牙嘶吼。

“这句话,你刚才已经说过了。”陆离的语气依然轻飘飘的。

苏轻鸢反而有些无措。

这句话,她说过?

刚才?梦里?

她忽然自嘲地笑了起来。

原来,短短数日,她竟已恨他入骨!

苏轻鸢转过脸来,睁开眼睛定定地看着他:“我确实会杀你的——你若不想死,就先杀了我吧。” “母后说什么呢,儿臣怎会做出‘弑母’那样悖逆人伦的事来?”陆离停止了撕咬,凑到她的耳边轻声笑道。

苏轻鸢不受控制地颤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