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这一晚,陆离没有来。

苏轻鸢好容易哄睡了陆钧诺,自己回帐中躺下,却辗转难眠。

这几日发生的事反反复复地在她的心中煎熬着,让她苦不堪言。忆起昔日曾经有过的美好憧憬,再想想将来可能遇到的种种不堪……今时今日,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作“寸心如割”。

如此辗转反侧到了后半夜,她干脆披衣起身,从桌上拿起苏青鸾还回来的那本书,胡乱翻看起来。

却是看不进去的。那些细细的蝇头小楷,在她眼中似乎变成了一只只长了腿的蜘蛛,爬来爬去的,看得人眼花缭乱。

陆离。

她只能认出这两个字,不管这两个字中间隔着多少行、隔着多少页。

陆离。

她怨他、恨他,却又偏偏不能不想他。

他今晚竟没有过来。是因为有事绊住,还是正在酝酿新的手段来折磨她?

心神恍惚的时候,苏轻鸢常常听到他的声音在她的耳边轻唤:“阿鸢,阿鸢。”

可是,她知道那都是她的幻想。

那个人……他再也不会那般温柔地待她了。

她其实很想问问他:那样折磨她的时候,他的心里,真的高兴吗?

看到如今的她,他是否还会记起从前的温情缱绻、岁月静好?

应该不会吧?

如今,苏轻鸢甚至已经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记忆了。

那些模糊得如隔云雾、已记不清细节的往事,会不会只是她闺中无聊时做的一个漫长的美梦呢……

三更过后,苏轻鸢终是丢下那本书,放任自己的意识沉入了黑暗。

而此时在朝乾殿,午夜的举哀已经结束,夜里的正差事算是完了。几个上了年纪的太妃渐渐地有些昏昏欲睡,随侍的宫人们自然乐得清闲,谁也不会多事去叫醒她们。

内殿还亮着灯。

陆离斜靠在软榻上,手里握着一只做工十分粗糙的荷包,掌心早已攥出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