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芳华宫内,苏轻鸢仍旧坐在那张软榻上,心神恍惚,目光茫然。

陆钧诺从外面跑进来,重重地跪在了她的脚下。

苏轻鸢忙伸手扶他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陆钧诺哭道:“钧儿向母后请罪!嬷嬷们说,母后心里正难过,钧儿不该任性撒娇,惹母后烦心……”

苏轻鸢费力地把他抱起来搂在怀里,本想安慰两句,未曾开口却先湿了眼角。

她这一落泪不要紧,陆钧诺心里一慌,干脆放声大哭起来。

殿中的宫女和嬷嬷们谁也不劝,竟齐齐退出门去,任由那一大一小在殿中对哭。

苏轻鸢强忍住喉头的酸痛,拍着陆钧诺的后背涩声道:“钧儿,你还小,真的不需要太懂事……五岁的时候不任性不撒娇,等到了十五岁的时候,便是想任性撒娇也没有人疼了。”

陆钧诺并不懂她这番话的意思。

他只懂得努力忍住哭声,抬起小手帮苏轻鸢擦泪。

苏轻鸢不想哭,眼泪却分外不争气。

陆离同余太医一起过来的时候,她隐隐存了一丝奢望,竟以为他的心里还是有她的。

她多么希望他肯关心一句,问问她是不是累了、是不是怕了、是不是想家……

可是,什么都没有。

他明知她是真的病了,却完全不放在心上,甚至还要变本加厉地威胁她、欺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