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苏轻鸢在滚烫的热水里泡了整整一个上午,刚刚出浴没多久,就有小宫女报说程太妃来了。她只得强装出笑脸,起身相迎。

程太妃一进门便攥住了她的手:“听说你病了,传太医了没有?”

苏轻鸢茫然地摇了摇头。

程太妃叹道:“你就是太要强了。身子不舒服就该好好歇着,你偏跑到朝乾殿去守灵……那殿中阴气森森的,你心里又有事闷着,哪有个不生病的!”

前边的话,苏轻鸢并没有十分在意。唯有“心里有事闷着”这一句恰恰戳中了她的心事,竟吓得她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程太妃见状只当她身上发冷,忙回头去呵斥淡月:“你们都是死人吗!主子病成这样都不去传太医?”

苏轻鸢忙道:“我没事的……”

程太妃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叹道:“你也不必瞒我,我都知道。”

“不会的……你怎么可能会知道!”苏轻鸢吓得面无人色,连声音都发颤了。

程太妃皱了皱眉头,神色有些疑惑:“我自然知道。你这么要强的性子,若不是实在撑不住,怎么会误了早上举哀?”

苏轻鸢呆站了好一会儿才明白,程太妃所“知道”的,并不是她所担心的那些内容。

是她自己心里有鬼,所以才会杯弓蛇影了。

苏轻鸢勉强扯扯嘴角,坐了回去:“今日已是第三天了,我以为早上不用举哀的……偷了个懒而已,倒让太妃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