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午膳之后,苏轻鸢的劫难并没有结束。

小英子把今日的奏章搬了过来。陆离开始批奏章,而堂堂皇太后竟被当成小宫女使唤,在旁边给他端茶倒水、摊纸磨墨。

内殿之中服侍的宫女和太监不少,却没有一个人对此提出异议,仿佛这些差事原本就应该是皇太后的职责。

只有在朝臣过来议事的时候,苏轻鸢才可以坐到陆钧诺的身旁,假装哄他睡觉或者陪他玩耍,像个真正的端庄稳重的皇太后一样。

等到大臣离开之后,她又不得不丢下陆钧诺,乖乖地回到陆离的身边去。

每当这个时候,陆离总会意味深长地瞅她一眼,显然是嘲讽她在人前道貌岸然的模样。

苏轻鸢心中恨极,却毫无办法。

她毕竟不能像他一样肆无忌惮——她可以不要颜面,却不能不要性命。

陆离就是吃定了这一点,所以才越来越放肆。奏章批完之后,他竟干脆当着殿中小太监的面,对她动手动脚起来。

苏轻鸢非但不敢声张,反而要竭力掩饰,生怕被人看出什么端倪。

每当她费尽心思遮掩的时候,陆离却总是越发变本加厉,必定要逼得她手忙脚乱糗态百出才肯罢休。

如是几次之后,苏轻鸢已经精疲力竭,几乎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酉正时分,外殿的小太监进来提醒,说是晚间举哀的时辰快要到了。苏轻鸢如逢大赦,跳起来拉着陆钧诺便往外面跑。

陆离“好心”地叫住了她:“你打算就这样出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