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几轮举哀结束之后,苏轻鸢已累得头晕眼花。

旁边有人伸手将她扶了起来。苏轻鸢以为是淡月,便压低了声音道:“快走,别等他又过来!”

“四姐姐。”那人怯生生地开了口。

苏轻鸢定了定神,回过头去:“青鸾,怎么是你?”

苏青鸾细声细气地道:“我不放心你,所以一早求了静敏郡主带我过来的——马上就该出宫去了。”

苏轻鸢握着她的手,叹了口气:“你一向怕见外人,又何苦为我费这番周折?我在宫里,境遇再坏也坏不到哪里去!”

苏青鸾垂下眼睑,低声道:“我总要来看一眼才能放心。先前外面的传言很吓人,我真害怕……幸好你没事。”

苏轻鸢安抚地拍拍她的肩,露出笑容:“既然放心了,就快些回去吧!这些日子父亲要在兵部值守,你在家要好好帮着姨娘料理家务。记得嘱咐府里的人尽量少出门,遇事能忍则忍、不能忍的要尽早告诉父亲。”

苏青鸾一一应下了,又从怀中摸出一本书来,塞到苏轻鸢的手里:“这是上次从你那里借来的,我看完了。”

“你收着就是了,一本闲书也值当特地带进宫来还我?”苏轻鸢有些哭笑不得。

苏青鸾嗫嚅道:“若是寻常的书也就罢了……这一套《风尘豪侠传》,原是你花了许多心思才淘来的……若是残缺了,岂不是我的罪过?”

苏轻鸢侧过身子遮住旁人的目光,把书塞进了袖子里:“也罢了。如今我身份有些尴尬,不便送你,叫淡月陪着你出去吧。”

苏青鸾点了点头,一直挂在眼角的泪珠终于落了下来:“四姐姐,你千万要保重……”

“放心吧,”苏轻鸢向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你姐姐我的命硬着呢!”

苏青鸾低头敛衽,郑重地行了个礼,跟着淡月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