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朝乾殿外乌泱泱一片,不知跪着多少人。

苏轻鸢的到来,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一道道利刃似的目光刺在她的身上,仿佛要将她就地凌迟一般。

“扫把星”、“妖孽”之类的尊称不住地飘进耳朵里来,苏轻鸢也顾不上理会。

她快步闯进殿中,逮着一个小太监急问:“太子怎么了?人在哪里?”

小太监未及答话,旁边已有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何人在此胡言乱语?圣上尚无子嗣,哪里来的‘太子’?!”

苏轻鸢自知失言,心中不免有些发慌。

说话的这个人是崇政使薛厉,一向与苏家不睦的,她自然认识。

此刻也算是狭路相逢。苏轻鸢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薛大人不是崇政院的么?什么时候调到礼部当差了?”

薛厉认出了苏轻鸢,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原来是苏四小姐——怎么,你苏家还惦记着扶那黄口小儿登基不成?”

苏轻鸢脸色微变,身后已有人替她斥道:“薛大人慎言!钧诺是大行皇帝的血脉,即便不是太子,少不得也要封个亲王。你为人臣子,对天家贵胄出言不逊,似乎不太妥当吧?” 薛厉冷哼一声,不情愿地拱了拱手:“原来是定国公世子。你倒是懂得怜香惜玉,不好好在灵前跪着,却巴巴地跑过来替一个妖女解围!”

程昱掸了掸丧服衣袖上沾到的香灰,露出一个温文尔雅的笑容:“薛世兄不在灵前跪着,却跑到殿中来为难当朝皇太后,又是什么缘故?”

“皇太后?”薛厉大笑:“她算哪门子的皇太后?一个无福无德的妖女罢了!死到临头,还在做母仪天下的春秋大梦呢?”

“何人在外喧哗?”殿内传出一声喝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