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来了!娘娘,朝乾殿的李公公来了!”小宫女淡月慌里慌张地从门外闯了进来。

苏轻鸢霍然站起身,又咬紧牙关强迫自己坐了下去,稳稳地吐出一个字:“传!”

话音刚落,李全忠已走了进来,在外殿正中央昂然站定:“圣上口谕!”

苏轻鸢正襟危坐,沉声开口:“李公公,‘圣上’是谁?”

李全忠扯扯嘴角,皮笑肉不笑地道:“除了临川王,还有谁堪承大统?”

苏轻鸢下意识地攥紧了双拳,许久才涩声追问:“不是有太子么?”

李全忠“嘿”地一笑:“奴才是个内臣,不敢过问天下大事——苏四小姐一介女流,似乎也无权干涉政事吧?”

淡月柳眉一竖,站了出来:“李公公的称呼是不是错了?我家主子是有凤印金册在手的皇后!即使临川王即位,也该尊我家主子为皇太后,这‘苏四小姐’四个字从何说起?”

李全忠不屑地横了她一眼,甩一甩拂尘尖声宣道:“圣上口谕:‘上将军苏翊第四女苏轻鸢,性情乖戾、德行有亏,不堪为天下之母!念其祖、父之功,特赐毒酒一杯,留其全尸,以嫔妃之礼下葬,钦此!’”

苏轻鸢坐着没有动。

一个小太监捧着个小小的茶盘走了进来。茶盘中那一杯清酒,倒映着满屋子鲜红的颜色,像血。

“苏四小姐,上路吧。”李全忠的语气轻飘飘的,拖着长长的尾音。

苏轻鸢抬起头来看着他:“陆离当真希望我死?”

旁边的小太监立时白了脸色。

李全忠沉下了脸:“竟敢直呼当今圣上名讳——只这一条已是死罪了!”

苏轻鸢起身接过那杯酒,顺手泼在了小太监的脸上:“叫陆离自己来见我!”

小太监吓得面如土色,忙抬起袖子在脸上乱擦乱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