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年后,宁知岁生子,穆秦再一次大赦天下。

满月酒的那一天,骆太医正式请辞。

宁知岁十分不舍:“本宫的身体一向是骆太医在调理,你这一走,本宫这心里竟觉得有些空落落的。骆太医可想好了,以后要去哪儿?”

“回王后的话,微臣听闻神农尝百草,十分向往。西堰山中有珍贵药草,昔年微臣得一挚友听闻进入西堰山的方法,想要去一探究竟。”骆太医说完便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宁知岁的神情。

宁知岁并没有太多表情,只是惋惜骆太医的离去而已。

宁知岁新生的那个小殿下被穆秦立为了太子,又力排众议只有宁知岁一人为后。

骆太医毫无牵挂,独自一人整理行囊去了西堰山。

转眼又是七年过去,骆太医……现在应该是骆知州骆大夫了,他在原陈国王都顾城偶遇了一支车队。

听人说,那是大晋的王后,回来省亲的。

骆知州大惊,宁知岁怎么会想到回顾城省亲?她分明应该什么都不记得了才对。

她回到顾城,莫非是想起了过往种种?

骆知州想方设法想要见宁知岁一面,却被侍卫队拦住。

无奈之下,骆知州回到了晋国。

站在皇城脚下,骆知州心中情绪翻腾。

他等了许久,只等来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