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宁知岁的眼中盛满了柔情,看着穆秦,就像是看着自己此生所有的依靠。

她笑眯眯地缩在他的怀里,看着天上的雪一片片落下。

她抬手接住晶莹的雪花,笑容澄澈,目光明净。

穆秦心底突然一阵燥热,忍不住将宁知岁拦腰抱起压到了床上。

宁知岁红着脸看着他:“大白天的,你不用处理公务吗?”

“什么公务都没有你来的要紧。”穆秦说着低头吻住了宁知岁的唇。

他霸道的索取着她口中的甘甜,每一个吻落下都像是最后的离别似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情,分明这一次,他再也不会失去宁知岁了才是。

第二天一早,骆太医便候在了殿外。

穆秦起的很早,他看了一眼熟睡的宁知岁,皱眉起身来到了殿外。

“王上,这是最后一剂药了。”骆太医端着药碗上前。

穆秦点了点头,将药碗接了过来。

进门之前,他叹了口气:“厚葬他。”

“是。”骆太医点头。

“他……算了,终究是我欠了他。”穆秦摇了摇头,没有再问下去。

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任何必要了。

顾敛以命换取宁知岁此后余生的喜乐太平,不管他心中到底是如何想,这到底还是给了穆秦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

他不得不珍惜。

宁知岁醒来的时候,带着一如既往的迷茫。

她看了穆秦好一会儿,才端起了药碗:“穆秦,我很想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