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喝了药的宁知岁便觉得一阵困意袭来,她猛地往后倒去,手里的药碗落在地上。

清脆的碎裂声里,穆秦霍然扭头看向骆太医。

骆太医还是老样子,抄着手一副神叨叨地模样看着宁知岁。感受到了穆秦的目光,骆太医才转头看了穆秦一眼,轻咳一声上前给宁知岁诊了诊脉。

“王上,宁夫人这都是正常反应,她醒来也许还会有一阵时间分不清现实还是幻梦,您无需担心。”骆太医收了手,冲着穆秦拱了拱手,收拾起自己的东西便溜走了。

一炷香过后,宁知岁幽幽转醒。

她双眼没有焦距落在远方,突然哭了起来。

“阿岁,你怎么了?”穆秦有些担忧地凑了过去。

“啪——”

宁知岁抬手狠狠的一巴掌落到了穆秦的脸上:“你为何还不肯放过我?难道我这一生的悲苦还不够吗?”

穆秦愣了许久,才哑声说道:“你记得了?”

“记得?我分明时时不敢忘却!”宁知岁咬牙瞪着穆秦,眼神中透露出来的寸寸皆是恨意,“穆秦,我只恨当日没有亲手杀死你!父兄的血就洒在我的眼前,你却口口声声说着爱我,将我囚禁于你的王府!穆秦,若阿月有什么三长两短便是同归于尽我也不会放过你!”

这……

穆秦眯了眯眼睛,这分明是当年陈国刚灭时,宁知岁在王府中醒来时的模样。

她的记忆,果然开始出现混乱了。

连接半月,宁知岁时昏时醒,醒来的时候,有时候会靠在穆秦的肩头,充满憧憬的描绘未来的时光。有时候,便是与穆秦不共戴天的仇人,恨不得立时跟他同归于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