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顾敛无所谓地点了点头,起身的时候身形有些微微的摇晃。

穆秦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又快速放开:“阿岁知道你回来了,你要不要再见见她?”

“当然。”顾敛点头。

他的生命已经开始了倒计时,他自然要在最后的时间里,尽可能多去看她几次。

每一次,都是不舍和痛苦。

宁知岁并不知晓忘魂的事情,只是在看到顾敛苍白的脸色时,有些心疼地问穆秦:“你这是给他安排了什么任务,怎么让阿敛这么累?阿敛,你有没有受伤啊?”

宁知岁说着就要撸起顾敛的衣袖,被穆秦一把拦住。

穆秦带着些许玩笑的意味问道:“你又忘了你已经是出嫁的人了?”

宁知岁反应过来穆秦的意思,登时有些不好意思,她咬了咬嘴唇,有些尴尬地解释:“我以前同阿敛惯了,军中男儿多,也没有那么多的规矩,我不知道……”

“我不是怪你。”穆秦宠溺地揉了揉宁知岁的额头,“只是希望你能够顾及一下顾将军的面子。”

宁知岁娇俏地吐了吐舌头,转头冲着顾敛说道:“阿敛你也该成亲了才是,将来生个儿子继承你顾将军的名号,也好保卫晋国和陈国。”

顾敛脸色一白,躲开宁知岁的眼神,应了一声:“好。”

“阿敛你瞧着累坏了,快回去休息吧,我也没什么事儿,只是好些天没有见你,又听说你才回来这才想着看看你过得好不好。”宁知岁看着顾敛的模样,还是有些不放心,“等一下让太医去给你看看,有什么事儿可千万别硬撑,你来同我说就是。”

“我都知道,阿岁你跟穆秦在一起过得开心吗?”顾敛突然问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