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秦摇头。

骆太医的神情便越发严肃了几分:“忘魂的药引,是采药者的血。”

穆秦皱眉,有些不解。

骆太医便解释了起来。

传说里,忘魂乃是忘川神水孕育出来的神草,本应存于阴阳两界。却因为神女有情,将忘魂从阴阳两界带出,植入了西堰山。为了能够心爱的人,神女用鲜血饲养忘魂草,令爱人忘却前尘,开始了新的人生。神女死后,化身为西堰山的山水瘴气,护佑着西堰山的种种生灵。

无人知晓这个传说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流传的,只是游医们都知道如果真的有人能够活着找到忘魂草,那么这个人也是要死的。

因为采摘了忘魂草,便注定了他的血要成为忘魂的药引,要让他救的那个人忘记所有,也会忘了他。

他的生死,对于活下去的那个人来说毫无意义,却是最为关键的一环。

骆太医从未见过像顾敛这样的人,言辞中也尽是惋惜:“这样的一个人,真的可惜了,王上,顾将军如此为夫人着想,咱们也得对得起他的付出才是。”

“你想说什么,尽管说吧。”穆秦也被顾敛的抉择镇住,看向骆太医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

骆太医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我也没什么想说的,只是顾将军临走之前留了一句话,说是如果他不能活着回来,希望我能够尽力挽留宁夫人的性命。王上您该清楚,宁夫人的病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反复,若有朝一日夫人记起了往昔,还望王上能够念在顾将军一片忠义的份上,放宁夫人自由。”

穆秦沉默了好一会儿,沉着脸离开了太医院。

七日后,顾敛风尘仆仆回到了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