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秦突然伸手将宁知岁紧紧的嵌在怀中,浑身微微颤抖。

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简直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告诉宁知岁,陈国已经亡了,她要护着的那些都死了。

可是他不敢。

他将脸埋进宁知岁的发间,深深地叹了口气。

宁知岁拍了拍他的后背,有些担忧地问:“你这是怎么了?是我说的那些话让你觉得太过压抑吗?都过去了呀,穆秦,现在不是都过去了吗?我们在一起,我们会好好的在一起。从今往后,我在不需要独自背负那些。从前王兄也是像你这样,觉得我想的太多,不该是一个女孩子去想的。他总是担心,我以后要孤独终老,穆秦,我想如今王兄再不会担心了。”

宁知岁说着,便有些遗憾:“我先前想要回陈国去也是一时着急,我怎么就忘了,你身为一国之主如何能够让我随意离开呢?穆秦,你不必担心我。”

她冲着穆秦笑的越是坦荡,穆秦的心底便越是酸涩。

他看着宁知岁,蓦地生出了几分逃离的心思。

他甚至开始思考,顾敛的提议是不是真的可以。

他是不是真的应该放手了?

穆秦这么一想,便觉得心底泛起一阵细密的疼痛。

他好不容易走到今天,怎么就不能跟她再走下去了呢?

穆秦陡然起身,对上宁知岁疑惑的眼睛,努力笑了笑:“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晚些时候在来陪你。”

“好。”宁知岁点头,笑着送穆秦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