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顾敛摆了摆手,打马扬鞭而去。

日头渐渐西沉,穆秦终于带着宁知岁回到了王宫。

骆太医守在椒房殿门口,本打算将顾敛的事情告诉宁知岁,却在看到宁知岁的神情后沉默了起来。

穆秦皱眉:“你怎么在这儿?”

“回王上,微臣在此是为了给夫人请脉。”骆太医回道。

穆秦点了点头,让骆太医来给宁知岁号脉。

片刻后,骆太医便收了东西,冲着穆秦和宁知岁说了一句:“夫人身体在逐渐好转,王上无需担心。”

穆秦挥了挥手,让骆太医退下了。

宁知岁长长的松了口气攀住穆秦的脖颈笑了起来:“这下子你总能舒心了吧?我知道你们都担心我,穆秦现在骆太医都说了我的身体逐渐好转,你就不要每天都皱着眉头了。”

“嗯。”穆秦点头,顺势搂住了宁知岁的腰,“只要你好好的陪在我身边,我便知足了。”

宁知岁眯着眼睛餍足地叹了口气,将头靠在穆秦肩上,呢喃了一句:“三哥。”

穆秦浑身一震,不可置信地低头看着宁知岁问道:“你刚刚喊我什么?”

宁知岁笑的眉眼弯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以前我就是这样喊你似的。我们以前就认识了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