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阿敛,我梦到王兄了。”宁知岁的眼角坠下大颗大颗的眼泪,“我梦到王兄浑身都是血,他要我好好活下去,要带着阿月好好的活下去。阿敛,王兄呢?”

“太子殿下自然是在陈国。”顾敛回答。

宁知岁皱眉:“那么我们这是在哪儿?穆秦为什么不肯告诉我?”

顾敛疑惑地看了穆秦一眼,微微笑着同宁知岁解释:“这里是晋国,在西堰山的东面,我们来到晋国需要很长时间,穆……晋王是怕你想家,才没有告诉你。”

“可……”宁知岁皱了皱眉,“可我还梦到了阿月……我梦到我亲手杀了阿月。”

“那只是个梦。”顾敛握紧了拳头,脸上依旧不动声色地笑着。

宁知岁摇头:“那种感觉太过真实,可是我怎么会杀阿月?她是我的亲妹妹啊,她从小就娇俏可人,单纯无邪,我究竟是发了什么疯,就算是做梦,我也不该杀了她啊。阿敛,我有些怕。”

“你怕什么?”

“我怕这个梦是什么预示……”

“阿岁,是你病了太久,在屋子里呆的太过压抑了,明日我带你出去散散心就好了。”穆秦出声打断了宁知岁。

先前不管他怎么问,宁知岁都不肯开口。

如今听了她同顾敛的对话,穆秦才明白,宁知岁所谓的梦境,才是真实。

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宁知岁便会将那些事情全部记起来,莫说他们之间有无可能,便是宁知岁自己只怕都无法承受这样的记忆,只怕当真会油尽灯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