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宁知岁的目光随着顾敛的离开,变得有些迷茫。

在这个地方,她其实只认得顾敛而已。

他们都说她已经嫁给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即便宁知岁心底对这个男人有些熟悉,可终究她还是觉得陌生。

她手足无措地坐在床头,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穆秦也跟着沉默。

他从未想过,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他和宁知岁之间最大的问题不过就是陈国国灭和她至亲的死亡。

而今,宁知岁竟将这些尽数忘却,这岂不是上天给了他们一个重来的机会?

穆秦按下心底的激动,柔声说道:“阿岁,让太医来给你看看,如何?”

宁知岁点头,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我先前得了什么病?”

“不是什么大病,许是水土不服才让你昏沉了许久。”穆秦摸了摸宁知岁的头,笑得十分温柔。

他将宁知岁的被角掖了掖,扬声唤了太医进来。

来的这位太医姓骆,正是先前那位陈太医的对头。

在宁知月看似受宠的那段日子里,像骆太医这样耿直的人被陈太医打压了许久。以至于很大程度上,骆太医的心底对宁知岁都有着万分的同情。穆秦与穆铮在王府一战时,骆太医曾十分遗憾自己没能在场为宁知岁诊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