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顾敛沉默了很久,才轻声回了一句:“打完了。”

“啊,那就太好了,阿敛你得胜回朝,父王一定会嘉奖你。阿敛,你快同我说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奖赏?”

宁知岁的声音带着无忧无虑的天真烂漫,竟令穆秦走向她的脚步迈的无比艰难。

可不管再怎么样的艰难,穆秦还是出现在了宁知岁的面前。

宁知岁脸上还带着一丝虚弱的苍白,眼睛却是穆秦许久不曾见过的明亮。

她的目光落在穆秦身上,微微颦起了眉头。

“阿岁……”穆秦低声开口,语气轻柔的怕碰碎了什么似的。

宁知岁看着穆秦,眼中一片迷茫:“你是谁?”

话音刚落,宁知岁便忍不住打量了一番屋子里的陈设,接着皱起了眉头。

“阿敛,这不是我的寝殿,这是哪里?”

顾敛看向穆秦,没有吭声。

宁知岁顺着顾敛的目光看了过去,无声地发问。

穆秦喉中涩然,却还是努力对着宁知岁笑了笑,他说:“你这算是在惩罚我吗?阿岁,你若是果真忘却了一切,为何还记得顾敛?别闹了,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阿岁,我们还有漫长的一生,我可以一点一点向你赎罪,你……”

“你在说什么?”宁知岁皱着眉头打断了穆秦的话,扭头看向顾敛,“阿敛,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顾敛深深地叹了口气,眉目染满了悲伤,他轻轻开口:“阿岁,陈国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