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秦冷冷地看着穆铮:“这件事情就不劳烦王兄挂心了,来人,请王兄回宫。”

穆秦的脸上再无一丝温情,他看着穆铮被带走的背影,整个人如同一棵孤傲的松,巍然伫立在那儿。

不管这里前一刻经历过怎样的肃杀,如今烽烟消尽,不过一片凄清。

有太医小心翼翼地上前来给宁知岁诊治止血,也有几个太医去探宁知月与徐良的脉息。

确定宁知月与徐良身亡后,便有主事来请示穆秦。

“王爷。”顾敛突然出声。

穆秦皱眉看向他:“说。”

“我们已经做到了对王爷的承诺,您想要如今已经尽在掌握。如今,我希望陈国的人能够葬回陈国的土地,望王爷恩准。”顾敛顿了顿,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包括阿岁,也希望王爷能够放她离开,这一直都是她的心愿。”

穆秦看着他,眼底藏着深深的愤怒。

顾敛便又继续说了一句:“灭魂军从今往后都归于王爷亲卫队中,我只要带走阿岁。”

“凭什么?”穆秦咬牙。

“王爷,您心知肚明,阿岁在您身边根本不快乐,您心中对阿岁也有着诸多怀疑,您又何必将你们之间那点情分全部折腾干净呢?”顾敛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这些日子我看的最明白,阿岁怀揣着对您的爱,始终活在陈国亡国的痛苦中,而王爷您怀揣着对阿岁的爱,在这条争权夺位的路上走得颇为尴尬。王爷您扪心自问,当年您会昏倒在阿岁面前,当真是个意外吗?”

穆秦沉默。

当年的一些事,他永远不愿意去回想。

这许多年来,穆秦都深信他与宁知岁有着天注定的姻缘。

纵然他们之间出现了很多的问题,产生了很多的矛盾,可穆秦从不相信,他和她的缘分就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