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原来如此。”宁知岁冷笑。

顾敛看着这番变故有些微微回不过神来。

“我说怎么徐良他们这样的灭魂军还能够如此听从穆秦的调遣,原来,他的主子是阿月。”宁知岁拍了拍顾敛的肩膀,“你瞧瞧,便是连你这个大将军都没有发现吧?我们的小公主心思缜密地紧呢。”

顾敛愣了愣神:“什么意思?”

宁知岁瞥了他一眼,舒了口气,笑道:“我一直在想,阿月一个深宫里的小姑娘哪来那么多路子知道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看到徐良我就懂了。阿敛,你难道从来不好奇,徐良见到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你那么激动?”

顾敛一阵气结。

这如何能够相提并论?

这世上谁见了宁知岁也不会像他这样激动啊!

且不说他一直爱慕她,便是他九死一生的经历也与旁人不同。

宁知岁拿着个来证明什么都会让他觉得难以接受。

顾敛想要同宁知岁争辩什么,却突然后知后觉地发现宁知岁将眼前这一幕看做了一场运筹帷幄的笑话。

她根本没有将徐良放在眼里,甚至对于眼前的这一场混战,宁知岁显得颇为气定神闲。

顾敛蓦地想到了穆秦的挣扎,看向宁知岁的目光中也带上了几分狐疑。

宁知岁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等到顾敛的回应,忍不住扭头看了他一眼。

就这一眼,便让宁知岁愣住了。

“怎么了?”宁知岁拍了拍顾敛的肩膀,“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你是担心我?”

“阿岁,你同我说实话,你对王爷……”顾敛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宁知岁一把推开。

宁知岁似笑非笑地接下了穆铮攻过来的一击,嘴角噙着一抹寡淡的笑意:“哟,怎么你这是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只敢躲在别人身后的臭虫如今能够冒出头来,我心甚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