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宁夫人与花嫣夫人一母同胞,亲密无间,怎么会轻易反目?只怕就连顾将军都被蒙在鼓里啊!”江胡安大呼。

“荒谬!”顾敛皱眉,“阿岁是什么样的人,穆秦你难道还不清楚?”

顾敛情急之下直接喊出了他们的名字,在不带一丝敬语,他说:“你摸着自己的良心问问自己,阿岁待你哪有过一份隐瞒虚假?她爱你时用尽全力地爱你,恨你时也是真心实意地恨你。因为你,阿岁无时无刻不活在痛苦之中,她想要爱你,却不敢爱你,无法爱你。难道就因为阿岁的这些矛盾,在你眼里,便成了一种可能的背叛与虚假吗?穆秦,我真是好奇你的心究竟是怎么长得!”

顾敛吼完便走。

身后穆秦沉声问:“你心里没鬼这么急着离开做什么?”

“王爷怕是忘了,阿岁是为了您进入了这皇城,如今她同穆铮一道消失,我不能放心。”顾敛说完冷笑一声,“王爷大可放心,这一次顾敛绝不会在给人机会陷害阿岁。”

顾敛离开的脚步飞快,穆秦只愣了片刻便追了上去。

“皇城我比你熟,我带你找。”穆秦说着闪身进入一条密道,“这里通往城外,你万事小心。”

“王爷不跟我同去?”顾敛皱眉。

穆秦看着那条密道,也不知道前方究竟是什么状况,他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

带着深深的怅然,他缓缓开口:“皇城诸事未定,我暂时不能走开。顾敛,你若是见到了阿岁,请让她耐心等我,我定不负她。”

“若是……阿岁已经遇险呢?”顾敛问。

“不可能!”穆秦想都不想就回答,他看着顾敛,神情严肃,“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阿岁。”

“即便阿岁果然骗了你?”顾敛又问。

穆秦转身,走出了一段距离才陡然停住脚步,说了一句:“即便她骗我,也要我来惩罚她。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