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五天之后,穆秦集结大军兵临晋国王都。

穆铮似是早已料到这天似的,一脸冷傲地站在城楼上,望着城墙下密密麻麻的人头。

穆铮的目光落在宁知岁身上,突然笑的诡异:“陈国公主,我这里还为你准备了一份大礼,你要不要来亲自收下?”

穆铮的这番话说的奇怪,宁知岁没有吭声,只是转头看向穆秦。

穆秦也正在看着宁知岁,对上宁知岁看过来的目光,穆秦有几分纠结地皱了皱眉:“你可要去?”

“嗯。”宁知岁点头。

她今日没有见到宁知月,她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

如今穆铮说有份大礼,宁知岁一下子便想到了宁知月身上。

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所以在穆秦应允之后,便独身进了皇城。

顾敛皱眉:“王爷怎么能让殿下一人涉险?”

“你心疼了?”穆秦斜睨了顾敛一眼,忽然出声,“灭魂军听吾号令,围攻皇城。”

“殿下还在里面!”顾敛惊呼。

穆秦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阿岁心里清楚。”

顾敛一时愣住,有些不确定地问:“王爷的意思是说这是您跟殿下的计谋?”

穆秦没有回答,而是结果了江胡安递过来的弓箭,拉满了弓直射皇城牌匾。

大军瞬间攻进了皇城,穆铮在亲卫的保护下不知躲到了哪儿去。

穆秦抬手拂过龙椅,脸上的神情带着几分恍惚与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