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穆秦的脚步停在原地,许久没有迈出去。

直到院子里等了许久的宁知岁跑了过来,微微带着些气喘地问他:“怎么了?”

“无事。”穆秦冲着宁知岁笑了笑,“只是突然有些情况耽误了片刻,你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宁知岁狐疑地目光落在江胡安身上,片刻后又转到了穆秦脸上,点头笑着说了一声:“好。”

穆秦看着宁知岁的背影,微微皱眉,低声同江胡安说道:“这番话再不能让第二个人知晓。”

“是,属下明白。”江胡安低头,毕恭毕敬。

穆秦便再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他随手拿起自己的佩剑,转身出了门。

他如同往常一样,说了一番军心壮士气的话,便率先上了马。

宁知岁看到穆秦在将士面前讲话的时候便已经拽着顾敛去找了徐良等人。

宁知岁认为,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的目标暂时是一致的,所以也没有必要搞出两个首领来。她命徐良等人直接听命于穆秦,而她与顾敛则作为机动人员,哪里需要哪里去。

最主要的,宁知岁需要找到宁知月在进行一番试探,而这一切她需要顾敛在一旁相助。

然而,宁知岁这边刚跟徐良等人说完话,一扭头就看到穆秦的马屁股都冲出去好远一段距离了。

宁知岁忍不住皱眉:“怎么回事?”

“王爷这一次似乎走的很着急。”顾敛站在宁知岁身侧,一同望着穆秦的背影,“他不是一直都希望你与他一起吗?”

“男人的话,哪能当真呐。”宁知岁有些无所谓地笑了笑,结果徐良递过来的马鞭翻身上了马。

宁知岁一直跟在穆秦的身后走了许久,才终于狠下心来咬牙追了上去:“穆秦,你有心事?”